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155章 你……不是对手!

第155章 你……不是对手!

    ()    廖道延三十出头,猛一看,浓眉大眼,棱阔分明,是个粗线条的人,但眉宇之间却是透着一股jīng明和狠辣,而他的脸颊上有一道凌厉的剑伤,没让这张脸变得狰狞,反而增加了几许沉稳和桀骜不驯的味道。

    仅剩这最后一个挑战者,西门大官人也是来了jīng神,准备好好玩玩。

    他看了一眼廖道延腰下佩挂的军刀,脸露欣赏之sè道:“本官听,尿道哥曾经凭着手中一把刀,从京城南杀到京城北,所向披靡,无人能挡,今rì本官也想领教领教。”

    廖道延微微露出诧异之sè,这已是几年前的事了,正是那次发狠,才结束了京城黑势力庞光列一家独大的局面,也牢固树立了今rì黑老大的地位……没曾想,这帅哥大人竟然也知道。

    他一身功夫都浸酝在刀上,原本带刀登台,就是想在兵器上挑战西门大官人,现在西门大官人主动提出,他当然是心中暗喜。不过,他看西门町身上没带兵器,不由得微一皱眉道:“呃……不知大人用什么武器?”

    嗯,还蛮有风度嘛,倒不愧是带头大哥。

    西门町赞许地看了他一眼,伸手从衣领后抽出折扇,轻握折扇举在胸前,另一手负后,微微一笑道:“本官便用这折扇接你几招,还是那句话,只要能将本官逼退一步,御军指挥使的位置就归你。”

    靠,既然你自恃能耐,那就别怪老子占你便宜。

    廖道延神sè一凝,深深地看了西门町一眼,缓缓抽出了腰下的跨刀。

    而这时候,一众围观者再也不敢瞧西门大官人,都煞是紧张地看着台上二人。

    廖道延一伙马仔当然是期望老大能把狂妄自大,却又看不透功夫深浅的西门大官人击败;而其他人则相反,是紧张西门大官人几乎是赤手空拳,可别被尿道哥击退了。

    其实,尿道哥比任何人都紧张,指挥使的宝座啊,一步登天啊,成败在此一举啊……

    他手握军刀,一脸谨慎地看着西门大官人,却出乎意料地后退了一步,又后退一步……

    西门大官人知道他是以退为进,为自己找到最佳的攻击距离,不由得露出欣赏的目光。

    不过,西门大官人向来以静制动,更是没将在江湖上完全排不上号的廖道延放在眼里。

    他脸上依旧挂着微笑,身体姿势也是保持不变,迎风而立。

    廖道延又是后撤一步,已距离西门町有十步之遥,几乎站在了台边,随即又向前跨出一大步,随后,借着寒风吹来之势,他的步幅越来越快,向西门大官人急冲而来。

    尿道哥虽然在江湖上排不上号,也没有什么成名的刀法,但从混黑社会,战斗经验十足,他的刀上功夫是经过无数次的实战总结而来,没有花里胡哨的空架子,一招一式都是简单的砍人。

    他jīng确地计算出了自己的每一步,力求在抵达西门大官人身前,他的身体达到最佳的状态,凝聚全身力道,用最巅峰的力量完成他的第一次砍人。

    终于,在廖道延距离西门町还有三步距离的时候,他手中的军刀猛地高举,同时,嘴里爆发出一声大吼:“嗨!”

    这声大吼不仅仅是为了壮威,也让他的血液沸腾,身体每一部分的肌肉都充分调动了起来,让他的力量全部灌注于手中的刀上。

    但见寒光闪动,劈开空气,发出尖锐的呼啸之声,直向西门大官人头砍下。

    眼见刀锋临头,西门大官人却是好整以暇地身子一侧,刀锋贴着他的前胸唰地劈过。

    一刀落空,廖道延变招极快,丝毫没有停顿,充分展现了他丰富的实战经验,身体不动,腰身一扭,带动手腕一转,劈到中途的军刀划了一个半圆又横劈而来,声势不但没有减弱,刀锋夹带着上一刀之威,反而发出撕裂空气的丝丝声响。

    西门大官人这次不再闪避,而是举起手中的折扇,貌似轻轻地向刀锋去。

    看到西门大官人如此举动,廖道延双目jīng光爆shè,你丫如此自大,竟然以竹制折扇来阻挡灌注我全部力量的军刀,那就别怪老子心狠手辣,劈你个骨断筋折!

    却见折扇刚要触及刀锋时,西门町手腕稍稍一抬,避开刀锋,啪地一声击在刀身上。

    声音不大,力道貌似也不大,但尿道哥只感到刀身巨震,整条手臂第一时间也被震得酸麻,军刀一下子激荡而回,差脱手而飞。

    廖道延应变奇快,连续退后两步,既是站稳了身形,又化解了西门大官人那折扇一之力。

    而到这个时候,尿道哥终于有了切身体会,明白了膀胱哥为啥放弃挑战,这子的功夫还真是深不可测。

    不过,尿道哥信奉“爱拼才会赢”,他不打算放弃。

    既然准备好好玩玩,西门大官人当然不想很快结束战斗,所以,他刚才只用了一成功力,想着把廖道延刀锋震开就可,却是不知道,即便是一成功力,也差让尿道哥hold不住。毕竟,西门大官人一身神力+举世无匹的叉腰神功,绝不是尿道哥一身蛮力可以抗衡的。

    西门大官人自然也没有采取攻势,而是笑嘻嘻站那儿,眼神带着“探询”看向廖道延。意思是,怎么样,还行不行?

    尿道哥读懂了西门大官人的眼神,受此一激,虽然内息还没调整好,还有气血翻涌,但也是不管了,他低吼一声,跨上一步,却是双手握紧军刀对着西门大官人胸腹直刺而来。

    眼看刀尖刺到,西门町却突然腾空跃起,从廖道延头掠过,尚未落地之时,一脚反踢,正中尿道哥后心。当然,力道也不大,只让他身形向前冲了一步。

    而尿道哥反应很快,身子往前冲的时候,腰身已扭了过来,反手一刀,便往后向西门町拦腰劈去。

    现在两人等于换了个位置,西门大官人当然也是不能后退闪避,不等刀身劈到,他突然左手探出,已一把拿住了廖道延的手腕,轻轻一带,竟是连人带刀,扯着他又跟自己把位置换了回来。

    廖道延被西门町拿住手腕,本能地想要挣扎,但却如铁箍加身,丝毫挣脱不得。

    实话,尿道哥已经知道……自己远不是西门大官人的对手,但他还是不打算放弃,要再拼一拼。

    他双手擎刀,却是不再急着进攻,而是围着西门町转了起来。

    廖道延不服输的个xìng再次让西门大官人眼露欣赏之sè,不过,他估摸着时辰不早,也不想再玩下去了。

    他脸带微笑,不但站那儿没动,反而啪地打开折扇,很是优哉游哉地轻轻摇扇,貌似经过一番打斗,有发热。

    西门大官人如此轻松悠闲的样子,自然是激发了廖道延的狠劲,他绕着西门町走了两圈,倒没有从背后攻击,而是转到西门町左侧,暴喝一声,猛地举刀,异常凶猛地向他搂头盖,斜劈而下。

    西门町卖弄了一下铁板桥的功夫……其实,西门大官人腰杆也没那么软,可以玩这种腰身后折的功夫,但架不住这厮超人的反应速度,身子往后一仰,眼看要摔倒,早已合起的折扇一地面,在刀锋擦着鼻尖划过去的时候,这厮又直起身来。

    由于速度太快,大家伙都以为是西门大人铁板桥功夫了得。

    而廖道延的应变能力也很快,攻击落空之后,手中的军刀也不及偏转刀锋,就这么竖着刀身向西门町腰部横拍过来。

    让尿道哥心中一喜的是,这次西门大官人竟然不躲不闪,也没有伸出折扇格挡,反而轻抬左臂,任由他一刀拍到。

    蓬地一声,刀身实打实地拍在了西门大官人肋下,但尿道哥却感觉犹如拍打在敗革上,毫不受力,并且,西门大官人随即左臂一夹,已把军刀牢牢地夹在了腋下,任凭他使出吃nǎi的劲儿,也是不能抽动分毫。

    尿道哥果然是个不到黄河心不死的人,很是干脆地放弃抽刀,一个侧步,已到西门町身后,双手握拳,不由分便向西门大官人后心攻去。

    西门大官人已旁人无法看清的速度,突然向后转,右手折扇挥起霸道无匹的狂飙,后发先至,反手向廖道延的面门横扫而去。

    廖道延明明看到西门大官人出手,也做出了躲避的动作,但偏偏无法躲开这一击,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扇柄拍了过来。

    这一次,他的体会跟庞光列挨西门町那一拳很是相似,强烈霸道的罡风让他的眼睛也无法睁开,内心深处不由自主地升起难言的恐惧,单从折扇夹带的飙风就已经意识到,这比他刀身拍击西门大官人的力道,不知强悍了多少倍,自己的脑袋很可能要被拍碎……他第一次感觉到自己距离死亡竟然如此之近,眼睛闭气的霎那,流露出深深地绝望。

    当然,西门大官人不会厚此薄彼,更不会杀人,如此的雷霆一击,把他震慑住就足够了。

    如此,扇柄距离尿道哥脸颊也是一厘米左右的时候,突然凝滞不动,但卷来的罡风一样让廖道延感到脸上如刀割般的疼痛。

    而这把特意找来的道具——描金折扇,算是圆满地完成了自己的历史使命,在廖道延战战兢兢睁开眼的时候,突然看到折扇像是爆炸开来,变成了千丝万缕,从他的眼前随风飘散。

    西门大官人轻轻一拍手,微微一笑伸出右手食指,在廖道延眼前轻轻摇动了一下,意思是,你……不是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