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156章 唯有羽儿,只有羽儿……

第156章 唯有羽儿,只有羽儿……

    ()    西门大官人一脸严肃道:“在军营里,本官最恨称勇斗狠,有本事,那就在战场上多多杀敌,那才是真正的勇者!所以,今rì过后,本官不希望看到我们这御军卫所再发生任何打架斗殴事件,如有违反,轻者军法-论处,重者……便如此石!”

    话音一落,西门大官人抬足一顿,整个地面都感觉一震,而他一块足有磨盘大的巨石却是猛地从石台被震飞而起,不等它落下,西门大官人已一掌拍去。<ww。ienG。com>

    只听到“轰”的一声,让所有人,包括杨泽凯也目瞪口呆不可置信的是,这块巨石不是被击飞,也不是被击成碎石乱飞,竟然……居然……赫然被西门大官人一掌之力轰成了粉末,像是巨石在半空中突然变成了一篷烟尘,随风而逝。

    这是什么功力?

    若是击打在人身上会是什么后果?

    甭管是台上,还是台下,一个个都惊呆了:嘶——这……这天底下竟有如此功夫,简直他娘-的太恐怖了……

    而那些个报名挑战者,更是不由自主地心里发慌,背心冒汗:幸好,幸好,我他妈想找死,西门大人却是大人有大量,不跟老子这个傻逼一般见识……

    西门大官人这一掌,才是真正的立威,他凌厉的眼神在底下缓缓扫过,很是满意大伙儿的反应。

    随即,他却是微微一笑,如chūn风拂面,很是温和道:“通过刚才的挑战,想必大家也看了出来,本官不是残暴之人,相反,本官面慈心善,是个踩死一只蚂蚁都会心疼的人……”着,这厮脸sè一沉,却又厉声道:“不过,国有国法,军有军规,本官既然身为这御军指挥使之职,那便要一切按规矩行事,任何敢挑战国法军规者,一概严惩不贷!你们可听明白?”

    西门大官人这冷不丁地一问,底下很多人没反应过来,只零星地有人,还是低低地应道:“明白……”

    “怎么,你们还有不服,想挑战本官么?!”西门大官人神sè一凛,再次喝问:“你们可听明白?”

    这次应答的人多了,但声音参差不齐,也不高昂。

    西门大官人当然不满意,当即怒道:“难道你们打架斗殴的时候,就是这么无jīng打采,有气无力?!大声!!!”

    “明白——”

    “再大声!”

    “明白!!”

    “还能不能再大声?!”

    “明白!!!”

    五千人整齐划一的吼声冲破乌云,也是惊起远处树林中的飞鸟,西门大官人这才满意地了道:“很好,本官昨天便过,要将这支御军打造成大明最jīng锐的部队,最能征善战的部队,最让敌人闻风丧胆部队,那么……这御军卫所绝不需要窝囊废!!!”西门大官人目光凌厉地扫视着一众兵哥哥,停顿了片刻道:“而你们是不是窝囊废,不是你了算,也不是本官了算,这需要你们拿出实际行动来证明,那便是……从五千人中脱颖而出,成为一名合格的军人!!!”

    西门大官人虽然没当过官,但深谙“胡萝卜加大棒”的妙处,训斥完了,这厮再次满面chūn风,微笑道:“虽然成为一名合格的军人很难,但只要你能证明自己不是窝囊废,最后被本官留下,那么,你就感到自豪吧。因为……”着,西门大官人脸sè一正,煞是正经道:“跟着本官走,武器jīng良待遇优,吃喝玩乐啥都有……”

    原本很是严肃的场面,西门大官人话没完,顿时引起一片笑声,连杨泽凯嘴角也忍不住扯出了一丝笑意。

    西门大官人抬起双手示意大家安静,露出一脸羡慕的表情夸张道:“到时候,这御军以外的其他士兵都会深深地感受到,成为一名御军真好啊……”底下再次爆发出笑声,而这厮仿似自己也被自己逗笑了,裂开大嘴跟着大伙儿哈哈笑了几声,却突然大声问道:“你们有没有信心成为一名真正的御军军人?”

    这一次,不用西门大官人问第二遍,底下第一时间爆发出如雷的吼声:“有信心——”

    看着底下群情激昂,台上的杨泽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心内里不得不佩服西门大官人的手段,竟然通过挑战这种方式,恩威并施,貌似成功地将这些个地痞流氓给收服了。甚至,他自己对西门大官人的雄心壮志和美好前景,也有意动,暗自思量着,接下来,是跟西门大官人继续作对,还是先配合配合指挥使大人的工作。

    ********

    跨步走入威龙镖局那狭长的庭院,一眼看到梅正在清扫那辆已停放多rì马车上的积雪,惠昭王朱由橏终于hold不住,身躯陡震,一下子定在了那儿。

    他的灵魂仿似瞬间离体而去,让他的脸sè刹那间失去了血sè和光彩,薄薄的双唇微微颤抖,两眼发直,却是空洞无物地看着眼前的梅。

    而他的脑海出现短暂地空白后,却突然信息爆棚,过往无数的人生片段蜂拥而至,一遭遭,一幕幕,如流星,似闪电,快速地从脑海中掠过……

    不怪城府极深的惠昭王有如此反应,怕是换做世上任何一人,在短短几rì,却接二连三地出现让自己绝不会想到,更不敢相信,也绝不愿意接受的事实,都会击打的心神剧震,意志力稍弱的,立马成为白痴也不是不可能。

    对朱大美人第一个残酷地打击,正是西门大官人“大内密探零零七”的身份被老朱震撼发布。

    朱由橏听到这个消息时,当即便脑袋一黑,一头栽倒,等他悠悠醒转,脑中恢复意识,第一时间,从头到脚冷汗如浆,是汗,大汗,瀑布汗,成吉思汗……苍天啊,大地啊,你他妈想我死,直接来一道闪电将我劈死,干嘛跟本王开如此大一个玩笑?!是生怕我谋反之心不为皇兄所知,竟然让本王傻逼逼地主动去接近他的密探,而最可笑,也最可悲的是,本王还自诩聪明,却被那西门町玩弄于股掌之间,更在他面前数次出大逆不道之言,这……这……啊——本王一头撞死算了!!!

    不过,朱由橏最终没有一头撞死,他突然想到一件事,不由得很是纳闷:呃……那西门町肯定是明白本王的图谋,也定然告知了皇兄,但为何……难道生xìng多疑的朱由检还会念及我手足之情?还是根本没将本王放在眼里,只是公开西门町身份来地jǐng告我一下?但轼兄篡位何其罪孽深重,他朱由检竟有如此大量?!

    朱由橏怀疑老哥的胸怀,当然是以己度人。他从跟老朱分开,对兄弟之情神马的早已淡漠,实在是想不通,自己就差跟老哥的密探明确表态要谋反了,老哥为何还无动于衷,没有对自己采取一丝一毫的行动。

    他纳闷不已,也是心头惴惴,将自己关在房间内两天没有出门。

    就在昨天,他豁然开朗,终于想通了,是福还是祸,躲也躲不过,最多是一死,何必瞎琢磨。

    朱由橏沐浴更衣,重新振作jīng神,第一件事就是入宫:探望太子爷。

    没想到啊,没想到,他好不容易振作起来的jīng神,在太子寝宫看到朱微如的刹那,仿似骤然间白rì见鬼,被击打的差魂飞魄散。

    他呆立当场,心底发出声嘶力竭的呐喊: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而朱微如见他如此失常的反应,仅是淡淡地看他一眼后,便转身离去,让朱由橏忽然间觉得自己是个跳梁丑,什么神机妙算,什么图谋暗着……其实,早在别人的掌控之中,只是人家懒得理你而已。

    朱由橏失魂落魄般回到王府,再次将自己关在房内,闭门那啥。

    这次没有关两天,第二天他在房内便呆不住了:普天之下,有谁能解我百rì瘫之毒?!又有谁能洞察到植入体内的毫针?!唯有羽儿,只有羽儿……但,但,但……她怎会,又怎能到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