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158章 请跟我来……

第158章 请跟我来……

    ()    正因为是地痞流氓,所以少不了热血和冲动,也有一股愿赌服输的干脆劲。

    故此,在西门大官人绝对的实力面前,从尿道炎和膀胱裂两位老大,到底下一众弟们,都对西门大官人是心服口服。

    再被西门大官人一忽悠,那是铁了心要跟西门大人混,一个个摩拳擦掌,恨不得马上证明自己不是窝囊废。

    西门大官人虽然初次领军,但凭着自己两世为人的经历,却是豪情万丈,一定要交给老丈人一张意想不到的,让他very,very满意的答卷。

    现在成功地稳定了军心,接下来自然便是选拔的问题,以及后续的治军练兵。

    对这些,西门大官人心中早有打算,但却是要跟马平等几个管理层领导好好合计合计,所以,西门大人宣布散场。

    西门大官人很有责任心,这次来军营,是打算呆个三五天,等这御军卫所一切走上正规以后再离开,没想到菊在于树风陪同下突然找到军营,让他不得不改变计划,火急火燎地赶回威龙镖局。

    虽然帝王驹将于树风和菊远远地抛在身后,急急地往威龙镖局赶,但西门大官人内心里却是对独孤羽满腹牢sāo:羽妹啊羽妹,若不是今儿朱由橏找上门,**神尼怕生波折让菊来找我,你竟打算跟我不告而辞?!我了个擦,枉我对你那么敬重,更把你引为生平知己,你却还是把我当作路人甲,你……你……你也太那啥……高傲了,町哥我,就一入不了你的法眼?

    不过,牢sāo归牢sāo,这厮心里还是很在意独孤羽,不愿意让她有任何的,一丝一毫的闪失。

    他一回威龙镖局,根本不做停留,飞身直奔那栋阁楼而去。

    西门大官人目光锐利,远远地从洞开的房门便看到朱由橏掏出了那支玉笛,他开始还没不知道朱由橏想干嘛,却是见他将玉笛直着放在嘴边,一头稍稍抬起,完全不是吹笛子的姿势,脸上更是露出狰狞之sè,忽地想到朱微如所受的暗算,瞬间明白了朱由橏想干嘛。

    这厮双目陡然一凛,没有人能够形容他的速度,彷如一道闪电直飞而入房中,而随着他冲进屋内,更是有一个物事夹带着凌厉的劲风当先袭来,目标正对玉笛。

    啪的一声,玉笛顿时被击飞,紧跟着当啷啷一声,那物事砸到墙上也掉落在地,正是西门大官人来不及拔出的玄武剑从剑鞘中滑落出来。

    几乎同时,耳力过人的西门町,却是听到一声极其细微“笃”的一声,极目看去,一支颜sè暗淡的金针shè在了楼梯扶手上,偏离了惊愕回身的独孤羽只有不到十公分。而金针虽然细,却是入木三分,露在外面的尾部仅不足半个厘米。

    而此时,西门大官人已到了朱由橏身前,再也不跟他客气,探手之间,已将朱由橏举笛的手腕拿住,一牵一扯,朱由橏胸口门户大开,根本不等他反应过来,一掌正中其胸膛。

    朱由橏闷哼一声,一口鲜血喷出的同时,身体宛如断了线的风筝向门外直飞而出,摔倒在尚未清扫干净的冰雪地面上,顿时又如坐上了喷气式飞机,屁股在地面滑出去足足有十米远,嘭的一声,撞到后方一个花坛,方停止下来。

    但西门大官人的怒火还未熄灭,他冷笑一声,如影相随,朱由橏再次咳出一口血,正抬头看去,西门大官人一拳已如闪电般击向他的面门。

    朱由橏看到是西门町,顿时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西门町——”

    眼看着西门町这一拳要让朱由橏脸上开花,独孤羽突然凝声叫道。

    西门大官人猛地jǐng醒过来,这可是当朝堂堂的惠昭王,老丈人尚且念及兄弟之情不杀他,自己现在混官场,在光天化rì之下击杀他,岂不是跟朱慈烺,田弘遇他们一样目无王法?!要杀也是偷偷地嘛……

    这厮心思转得快,立马化拳为抓,一把捏住了朱由橏的手腕,一推一送,不但让朱由橏手臂当场脱臼,更是将他的腕骨捏碎了,顿时疼的朱由橏“啊——”的一声痛叫,晕了过去。

    “羽妹,你没事吧?”西门大官人也不管朱由橏昏倒在地雪地里,直起身,上上下下看了走到门前的独孤羽几眼,很是关心地问道。

    独孤羽却是没回答他的话,而是看了一眼朱由橏,眉头轻蹙道:“你这是干什么?”

    “呃……”西门町愣了一下,“什么干什么?难道他不该打?”

    这时,从阁楼上,**神尼和梅都走了下来,看着眼前的情景,**神尼也不禁微一皱眉道:“西门少主,你怎么下此狠手,他……”

    西门町明白了,看来她们是不知道朱由橏要暗算独孤羽,当即呵呵一笑道:“你们随我来……”着,一弯腰,将朱由橏拎在手中,举步向屋内走去。

    当看到西门町将那枚极其细的金针从楼梯上取下来,再将那支已经被震断成两截的玉笛放在她们眼前时,独孤羽苍白的脸又白了几分,**神尼则将一截玉笛拿在手中看了几眼,脸sè也yīn沉下来,冷冷地看了依旧昏迷的朱由橏几眼,叹息一声,也不话了。

    她们都没想到,朱由橏竟敢在镖局内,还是大白天对独孤羽动手,独孤羽更是没想到,朱由橏竟然连自己也想杀。

    因此,她才很是放心地一个人下楼见朱由橏。

    而**神尼怕生变故,却是担心朱由橏对独孤羽纠缠不清,非请她去王府做客,而自己顾忌七王爷的身份,还真不好替独孤羽阻挡,这才悄悄地让菊去找西门町。却是歪打正着,西门大官人及时赶到,不然的话,独孤羽中了那枚金针,肯定是死路一条。

    想到这个,**神尼和梅都是一阵后怕,独孤羽却是一阵心冷。

    当然,她们绝没想到,朱由橏是准备杀了独孤羽后,自己也会以身殉情,一掌拍死自己,都感觉朱由橏这货太心狠手辣,太冷酷无情了,西门大官人打得好,打得妙,打得呱呱叫。

    见她们都不话,西门大官人当先打破沉默,却是对**神尼道:“神尼,这惠昭王虽然该杀,但他毕竟是当今皇上的亲弟弟,我看……还是权且饶他一命,您觉得呢?”

    **神尼看了一眼独孤羽,见她低头不语,便轻轻头道:“嗯,只能如此。”

    “那好……”西门大官人轻咳一声,神情很是严肃道:“神尼,现在就麻烦您给他治一治伤,我有件事需要跟独孤谷主单独谈一谈。”

    这厮话一完,也不等**神尼答应,便一本正经地对抬头疑惑看着他的独孤羽道:“独孤谷主,我有要事相询,请跟我来……”

    ******

    Ps:最近都在出差中,更新或早或晚,极不稳定,望大伙儿体谅……咳,哪怕是断更……

    另外,收藏又开始掉了,法克奋力再码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