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159章 未成年不宜的画面

第159章 未成年不宜的画面

    ()    “室外无人,不必掩门。”

    走入阁楼房间,西门町回身正要关门,独孤羽眼睛没看西门町,而是透过那打开的窗户,看着院中几株迎冬绽放的腊梅,嘴里淡淡道。

    “咳,也是,也是……”西门町讪讪回转声,眼睛盯着独孤羽,语带关心地开门见山道:“羽妹,现在黄河以北到处是冰天雪地,极不适合远行,你怎么能选择这种时候赶回蝴蝶谷?万一路上出现什么闪失,这让我如何心安……”

    独孤羽此趟来京,已是一月有余,对极少离开蝴蝶谷的她而言,每多呆一rì,心里便多了一份归心似箭的感觉。

    而她自知时rì无多,自从取回医经,更是急着回蝴蝶谷与一众元老商议下一任谷主之事,交代完后事,然后“轻松”……等死。

    之所以轻松加引号,是因为独孤羽貌似能淡然面对生死,但真正面对的时候,世上谁人又能做到从容面对,更何况她正值青chūn年少,豆蔻年华。

    每念及此,独孤羽无奈的同时,也是有满腔的不甘。

    不过,最让独孤羽下定决心离开京城的,却是因为西门町。

    通过这些时rì的接触,尤其那rì被西门大官人冷不丁夺走初吻后,独孤羽内心里早已不再把西门大官人当作普通的求医者,更没把他当作路人甲。

    她眼睛不是瞎子,更是心思细腻,西门大官人如何对她,她心里一清二楚。

    虽然她紧锁心门,远离红尘,但每每面对西门大官人直勾勾的眼神,却总是忍不住有些心慌,甚至有些意乱。

    正所谓rì久生情,她很是担心,担心自己古井不波的心出现意动,更是担心大胆妄为的西门大官人对她采取让她不能接受的举动,她想逃离,或者,她想解脱。

    她竭力用淡淡的口吻道:“此间事了,多留无意,再,有神尼前辈一路相随,当不会有什么不适。”

    她的目光仍是停留在窗外,脑中自比于那几株腊梅,虽是迎冬绽放,却是见不到chūn天的明媚,更见不得夏季的灿烂。

    独孤羽的淡定,让西门大官人心情很是不爽,情不自禁上前一步诘问道:“你为什么如此匆忙,竟不准备跟我招呼一声,难道……我在你眼里连个朋友也算不上?”

    她终于回转目光看向了西门町,却是避重就轻道:“蝴蝶谷有急事。”

    “就算你有急事需要离开,但怎么滴也该告知我一声,毕竟,你是我邀来京城,你看不起我也好,不把我当朋友也罢,我却有责任有义务,要送你一程。”西门大官人仿似自尊心受挫,很是不甘心地再次逼近一步,颇有咄咄逼人道。

    而这一步已跟独孤羽相对而立,独孤羽本能地要后退一步,却是觉得不能被西门大官人气势所迫,后退的脚,又落回了原地,一脸平静地看着西门町。

    此时听闻他之言,不由得想到自己不告而别,或许这一离开,跟西门大官人便是永别,甚至是天人两隔,心里竟是隐隐一痛,搅起了心底深处的无尽哀愁,一双明澈的美眸霎时蒙上了一层深深的忧郁,配上她那一脸病态的惨白,显得是我见犹怜。

    她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故作轻松地调侃道:“西门少主武功盖世,现在又是国之栋梁,女子岂敢劳你相送。”

    被独孤羽连番忽视,西门町再也忍不住了,一伸手便捉住了独孤羽那只拿着怀炉的柔荑,眼睛也直勾勾地看着她道:“你就真的看不起我?你就从未没把我当过朋友?!我西门町就这么让你讨厌?!”

    独孤羽手被捉,一颗芳心顿时猛跳了一下,连忙想挣脱,却是挣脱不得,干脆任由西门町握着,强作镇定道:“女子残病之躯,竟能让西门少主如此紧张,实在是让人匪夷所思……”

    西门大官人不等她话完,顺着她话头便斩钉截铁道:“有什么奇怪的,我就是紧张你,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难道这有错么?”

    独孤羽嗤地一笑,脸上带着戏谑的表情道:“你惹了那么多红颜知己,难道还嫌不够?”

    话一出口,独孤羽便有些后悔,自己怎能出这样的话,这岂不是暗示自己怪他花心?显得自己有争风吃醋的嫌疑?

    西门大官人的回答差让独孤羽鼻子气歪:“反正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我又不介意。”

    独孤羽吃惊地看着他,这厮果然当得起“厚颜无耻”这四个字,脸上的表情泰然自若,好像完全不觉得自己这句话无耻到了极。

    而西门大官人明显感觉到来自独孤羽身体的颤抖,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竟是得寸进尺,放开她的柔荑,猛地一把将独孤羽娇弱的身子搂入了怀中,在她满脸的错愕和不敢想象中,这厮用深沉的语气,在她耳边柔声道:“羽妹,我不想你离开,我要你留下来。”

    西门大官人如此胆大妄为的举动,正是独孤羽所担心的,因为她自己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现在事发突然,更是让她措手不及,只知道将一双眼睛瞪得溜圆,就这么瞪视着西门町,忘了挣扎,也忘了话。

    西门町却仿似得到默许,反而将她搂得更紧了,生怕独孤羽突然从怀里消失似的,更是温情款款道:“我当然不是不让你回蝴蝶谷,只是现在天寒地冻,你身体又不好,要走也得到天气转暖开了chūn以后。到那时,我也要亲自送你回去,不然的话,我肯定是牵肠挂肚,无时无刻不为你担心……羽妹,你先别走了,听我的好么?”

    独孤羽被西门町这般强势地抱着,鼻中,脑中,心中,都充满了他身上浓烈的阳刚之气,再经他这般在耳边偶偶低语,一颗心不是猛跳一下,而是持续猛烈地跳动起来,惨白的脸蛋上也快速地染上一抹嫣红,让她看起来简直是明艳绝伦。

    她呼吸急促,试图挣扎,但显然是作无用功,或许被西门大官人抱得太紧,让她感觉气也喘不过来,有大脑缺氧,犯晕的厉害,眼睛飞快地瞥了西门町一下,正撞到西门大官人直直的目光,立马又迅速地逃开……干脆闭上双眸,嘴里用自己也听不清的声音低语道:“你……怎可如此轻薄于我,快……快……放开我……”

    西门町反正也豁出去了,此时美人在抱,哪里会理会她态度也好,措辞也好,都不是很强烈的低求,脑袋一低……独孤羽突然感到有一股热热的鼻息喷到脸上,随即樱唇便被一张大嘴攫取,芳唇一启,喉咙深处发出的一声惊叫却是被一条灵活的火热地舌头极其霸道地堵在嘴里,压抑成一声娇-吟,脑子顿时嗡的一下,是一片空白。

    ……

    西门大官人还在孜孜不倦,滋滋有声,进入忘我境界地亲吻中,洞开的房门外,却是惊呆了梅和菊。

    而跟随其后的**神尼虽然也是脸露吃惊之sè,但很快便很是镇定地将梅和菊拉开这未成年不宜的画面。

    ********

    ps:收藏掉得厉害,法克徒唤奈何,最近的更新实在是有心无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