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161章 初-血之花

第161章 初-血之花

    ()    室内熙暖如chūn,暗香浮动。

    西门大官人静立在床前,看着甜睡中的独孤羽,久久不忍侵犯心目中的女神。

    或许,独孤羽感觉有些热,翻了个身后,盖得严实的被子被她无意识中蹬下去不少,不但将秀美的颈项完全露了出来,更是将香肩和欺霜赛雪的玉臂露出一截。

    而她脸朝床外,侧身而卧,虽是在暗夜中,西门大官人却也是清楚地看到,独孤羽jīng致的锁骨下,有一片yīn影柔美而深邃,在她白花花的胸口处异常惹人注目,不用,这片yīn影,当然是两座雪峰之间的峡谷。

    西门大官人的目光当即深陷其中,不能自拔,原本还敛神静气的他,也渐渐变得呼吸沉重起来。

    这就是身体素质太好的坏处,无论什么时候,只要受到刺激,就会有反应,更何况是近距离面对,曾经让这厮鼻血狂喷的画面。

    他终于不再淡定,也终于下了决定,双手撑在床沿,慢慢弯下腰,鼻中独孤羽的体香越来越浓烈,让他的心跳越来越快,某处的反应也越来越大,一张大嘴将快触碰到独孤羽肩头的肌肤时,却是突然停住了。

    靠,肯定是要霸王硬上弓,难道还指望羽妹配合来一段温柔的前-戏?!

    这厮稍一犹豫,猛地直起腰身,很是果断,也极其麻利地将自己剥了个jīng光,然后深吸一口气,轻轻掀开被子,腾身便钻了进去。

    独孤羽仅着亵衣亵裤,沉睡中忽地感到被子里钻进来一股凉意,并且,有东西贴近了自己,一下子惊醒过来。

    而让她彻底清醒,也是刹那间惊恐万状,毛骨悚然的是,没等她明白怎么回事,肩头被人一推,仰面而躺的同时,也有一具凉飕飕,貌似**裸的躯体压了上来。

    独孤羽夜不能视,第一时间张嘴便要发出绝对不低于100分贝的尖叫,当然,即便看到是西门町,她也会尖叫。

    但西门大官人哪里会让她发出尖叫,他看得分明,眼疾手快,抬手便捂住了独孤羽张开的膻口,紧跟着在拼命扭动娇躯的独孤羽耳边道:“羽妹,夜半三更的,你千万别叫,吵醒人家不好。”

    西门大官人第一次干采花的勾当,很是不懂得威逼,恫吓,或者,干脆闭嘴,直接硬上。他话不但带着商量的口吻,并且,这话得,让独孤羽情何以堪?人家都要被你强暴了,还不让人家叫?人家当然要叫,还要大声叫,最好把所有人都吵醒,让你的兽行不能得逞!

    独孤羽虽然听出是西门町,浑身倒竖的毛孔和内心的惊恐却没有减少,万万没想到,如论如何也没想到,西门大官人竟敢胆大妄为到强了自己!!!

    她苦于嘴被捂住,不能话,只能在嗓子里发出沉闷的“唔唔……”声,身子也扭动得更厉害,表示极其强烈的抗议。

    独孤羽身子极其柔软,像是装满了水,即使是肩胛骨的位置,也软软的好像没有骨头,触手都是温软如棉,就像一团棉花,一捏一揉都感觉让人陷进去似的。西门大官人一覆身上去,立马便将开始那份不忍亵渎的念头抛到了爪哇国,随着独孤羽在身下扭动,立时便有无数只蝌蚪往脑子里爬去,他冰凉的躯体也很快火热起来。

    他哪里有空理会独孤羽的抗议,已完全沉迷于身下的躯体,只觉得芳气喷袭,肌理腻洁,拊不留手。

    一路蜿蜒而下,轻抚柔摸,一抹柳腰,曼妙**,虽然隔着一重薄绢,犹能感觉到肌肤的温润和柔腻,从腰肢往下,优美的弧线急剧扩张,那是丰圆的臀-丘,弧线继而收缩,已到了浑圆的大腿……

    西门大官人可谓花丛老手,独孤羽哪堪他这般抚摸,随着娇躯一阵阵轻颤,沉闷的唔唔声早已不再,变成了鼻息咻咻,睁开的双眸,也变得迷离起来。

    感觉到身下扭动的娇躯变得老实起来,也越发火热,西门大官人抚在独孤羽大腿上的手突然揪住那亵裤,“嘶啦——”一声,已被这厮扯裂。

    独孤羽当即身子一僵,双目圆睁,已从迷离中清醒过来,开始了最为猛烈的挣扎。

    “羽妹,我不想你走,更不想你死……唔,我知道你绝yīn之脉可通过重塑体内经脉救治,你恨我也好,怨我也好,反正我今天要定你了……”

    这厮牢牢压住她两条腿,任其双手在身上又抓又挠,一边絮絮叨叨解释着,一边……又闻“嘶啦——”一声,独孤羽那件浅sè的亵衣也被这厮蛮横地扯落,两只玉兔惊恐地弹跳而出,嫩红的兔子眼睛在一片雪白中,分外夺目,西门大官人吭哧一口,极其成功地将其中一只衔入嘴中,而另一只也没跑掉,被这厮大手一覆,按没进了雪峰里。

    这一下比什么都好使,独孤羽像是突然间被抽空了力气,娇躯连颤,立马老实了,西门大官人手不够用,已经移开了捂住她嘴的手,她也没力气尖叫,反而是娇-喘细细。她也终于明白过来,西门大官人今晚为何如此生猛:他怎知道那救治之法?额……我仅跟神尼过,难道是神尼让他这般……

    独孤羽正想着,忽地感觉到紧闭的双腿被强行分开,一根火热横冲直撞而来,顿时心往下一沉,知道在劫难逃,两眼一闭,嘴里呻吟般低声道:“妾身娇弱,望君垂怜……”

    独孤羽出这句话,也是彻底地放开了自己,就算明天就会死去,这一生也了无遗憾。

    而这话便如最好的chūn药,极大地刺激了西门大官人,根本没管独孤羽身体娇不娇弱,伴随着这厮一声低吼,一朵初-血之花也在独孤羽身下绽放。

    两滴清泪从独孤羽脸颊滑下,而她尘封已久的心门也终于向西门大官人完全敞开。

    西门大官人在独孤羽的娇躯上正激烈的动作着,突然产生了一种奇妙的感觉,似乎与独孤羽血脉相通,感觉到自身的内息仿似不受控制,宛如cháo水般从弟弟涌入独孤羽体内,却是沿着她经脉晃荡一圈,又循环到他的体内,周而复始,生生不息。更为奇妙的是,从他的体内涌出的灼热内息经过独孤羽的体内循环,再度返回的时候会变得如chūn风般和煦。

    西门大官人只感到舒爽无比,哪里有空管是什么原因,更是剧烈地运动起来。

    独孤羽闭着眼睛,脸上cháo红一片,浑身也是泛着一层淡淡的红晕,却神情平淡,不像是行房事,倒像在默默练功。

    她双手轻轻勾在西门大官人后腰处,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两根中指正按压在他的腰门穴上。

    终于,独孤羽感觉到一股热流冲击着她的身体深处,因为极度的快感,让她的娇躯痉挛颤抖,双手变成了紧紧地搂抱,两条腿更是忍不住盘了上来,死死地抵压住西门大官人的臀部,脸上的神情也不再平淡,而是抑制不住的娇羞,像是被前所未有的幸福和愉悦包围。

    睡在外间的梅菊被西门大官人了甜香穴,鼻中发出轻微的鼾声,睡得那叫一个沉,完全不知道自家的姐已被人采了花。

    %%%%%%%%%

    ps:法克只能泪奔。。。本周两去广西,紧跟又是成都封闭学习一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