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162章 原来是你

第162章 原来是你

    ()    天地之间银装素裹,屋宇上连片的积雪,屋檐下则结成了一串串的冰凌。

    此时已到后半夜,天空中又下起了雪,雪花纷飞,寒风呼啸,这是真正的寒冬天气,但在独孤羽房内,却是旖旎无限,chūnsè无边,丝毫感觉不到寒冬的味道。

    但见西门大官人仍是覆在独孤羽身上,香被已踢横,只盖到这厮半拉屁股,二人不着寸缕的躯体几乎都暴露在空气中。

    实话,男人都很贪心,恨不能将天下间所有美女都霸占在手中,这就是征服yù,男人的本xìng,任何男yín都别他妈矫情。

    而征服自己心目中的女神自然更有成就感,故此,西门大官人虽然是霸王硬上弓,采了羽妹子初-血之花,但这货现在是心花怒放,意气风发,脸上没有一丁的羞愧和窘迫之情。

    独孤羽身材曼妙,冰肌雪肤,宛如秋水为神,晶玉为骨,西门大官人已完全沉醉其中,一双手很不老实,在独孤羽娇躯上游动不已,上下而求索。

    独孤羽躺在他身下,是双眸紧闭,长长的睫毛不停地抖动着,自然是满脸的娇羞难耐。

    不过,虽然她羞涩不堪,却红唇翕张,正跟西门大官人着什么。

    “……”

    “呃……原来我内息不受控制,是被你引导?”

    “这引导之术……需yīn阳结合,互相交融,方可尝试着让彼此内息融为一体……”

    “这引导之术真不赖,刚才我那么卖力,却感觉从未有过的轻松,竟然没有出现一丝的气喘现象……”

    “内息连通彼此的经脉,循环往复,不仅可以让内力越发jīng纯,还可以起到修复经脉的作用……”

    “啊?既然如此,你的绝yīn之脉岂不是能治愈?”

    “唔……这法子出自《冲和子玉-房秘诀》,只是……只是房-中之术……并不能……”

    “啊——”独孤羽话没完,西门大官人已是眼睛一亮,顿时喜出望外,不愧是医仙啊,还懂房中术,“即便不能治愈你的绝yīn之脉,但肯定是好处多多,你快教教我,咱们再好好练练……”这厮一边着,一边一脸坏笑着揉捏着独孤羽的香-臀。

    独孤羽俏脸红晕密布,贝齿轻咬下唇,强作镇定道:“引导内息,却是不能大意,必须做到心神合一,不然的话,很可能内息走岔,走火入魔……”

    很遗憾,独孤羽不下去了,明显地感觉到自己的腿间有一团炽热在膨胀,在跃动,在寻幽……

    她娇躯轻颤,脑子里已记不起《冲和子玉-房秘诀》写了些啥,只是想着,内息走岔倒是可能,走火入魔却是危言耸听,其实也没那么危险……

    西门大官人根本无视“走火入魔”的危险,也没空听独孤羽教,一手握住她滑腻挺翘的胸膛,一手已从独孤羽的臀部悄然滑入她大腿根部,在那隆起的柔嫩处轻轻摩挲,手指灵活的挑逗着那最敏感的地方。

    独孤羽被西门大官人撩-弄得气喘吁吁,全身象触电似的颤抖,两条雪白的美腿拚命的想夹住这厮可恶的手指,一只柔荑更是本能地探下,宛如溺水者抓着救命的木棍一般,紧紧地握住了那坚挺的灼热。

    此番再战,西门大官人自然是要做足温柔的前-戏,嘴上亲吻着独孤羽娇巧晶莹的耳垂,手指继续在一片泥泞之地撩拨着。

    独孤羽今晚已对西门大官人打开心扉,并且,也发现体内闭塞的经脉有了一变化,整个人感觉轻松了许多,对自己想出重塑经脉来彻底治愈绝yīn之脉不由得多了几分自信。现在在这强烈的刺激下,俏脸上满是沉醉迷乱的神情,星眸半闭,粉颊通红,身体震颤,呼吸变得越来越急促,挺翘的胸膛剧烈的起伏着,火热的身体不自觉中已在迎合着西门大官人温柔的爱抚。

    终于,西门大官人感觉到自己的体温节节攀升,已是火热难耐,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冲动,用膝盖心而激动地分开了独孤羽紧闭的双腿。

    独孤羽虽然初尝男女之事,甚至体内还残留着一丝撕裂般的痛楚,但西门大官人的举动却是让她心底生出莫名的期待和欣喜。

    “你……轻一……”独孤羽放开了攥着的灼热,声音娇颤道。

    “我会的……嗯……你屈起来一些,就不会那么疼了……”

    “你倒是有经验……”纵然是不想开口,独孤羽还是忍不住拧了一把西门大官人的大腿。

    西门大官人轻笑一声,煞是轻柔地进入了独孤羽柔嫩的身体。

    虽然独孤羽的身体已完全做好了准备,但还是疼得眉头一蹙,俏脸刹那间变得煞白,一张嘴,“狠狠地”咬住了西门大官人肩头。

    “忍一忍就好了……”西门大官人敏锐地察觉到独孤羽身体剧烈的收缩,像是要把灼热吐出来,轻轻抚摸着她的秀发,身子开始极其缓慢地动了起来……

    随着西门町的动作,强烈的快感冲击着独孤羽,再次让她享受到了身体带来的**感受。

    西门大官人感受到独孤羽娇躯深处的cháo湿和温暖,动作逐渐变得猛烈起来,让独孤羽雪白的娇躯如同波浪般在他的身下起伏,剧烈的颤动。

    独孤羽早将那“引导之术”忘了一干二净,快乐的细胞已完全攻占了她的脑神经,感觉自己像是被爱的cháo水包围,愉悦和舒爽蔓延到身体的每一个汗毛孔。

    她细嫩雪白的双臂紧紧地搂抱着西门大官人,腹不自禁地向上耸动,希望能够更强烈地感受那股刺激。

    *********

    坤仪公主殿下勒令夏可雄三rì内将逃跑的刺客缉拿归案,否则提头来见,让夏指挥使是压力山大。

    虽然已将京城封锁,并调动了京城所有的锦衣卫全城搜索,但时间过去了两天,却仍然毫无音讯。

    老夏同志这几天可谓是废寝忘食,夜不能寐,硬生生掉了十几斤肉,也苍老了好多。

    而今晚,天空再次飘雪,夏可雄潜意识中预感到,刺客很可能再次利用下雪天隐藏踪迹,会有所动作。

    他着令一众锦衣卫打起jīng神,提高jǐng惕,密切关注京城内任何的风吹草动,并且身体力行,离开温暖的被窝,带着两个亲信,在雪夜中四处侦查。

    果然是功夫不负有心人,临近凌晨时分,潜行在风雪中的夏可雄突然看到远处有个高大的身影,竟是身体一纵,跳入了空无一人的翔鸾坊,顿时让他目光一亮,连忙朝紧随其后的两个亲信举手示意,也快步向翔鸾坊奔去。

    那高大的身影不是别人,正是杨泽凯。

    现在京城盘查的紧,杨泽凯已不敢大白天去探望师傅,即便是晚上,也是等到下半夜,偷偷摸摸,心再心。

    由于昨晚西门町呆在军营,让他不敢抽身前来,今夜终于逮着机会,又逢下雪,便急急前来探望李jīng白,顺便捎吃的过来。

    李jīng白逃亡十几年,也合该他气数已尽,杨泽凯一路前来虽然陪尽心,却在翔鸾坊前功亏一篑,被夏可雄发现了他可疑的行踪,并且,他自以为无人发现,进入翔鸾坊后,再不掩藏行迹,飞身直奔翔鸾坊后院而去,完全没注意到远远有三人跟了过来。

    这三人自然是夏可雄几人,看到杨泽凯轻车熟路,竟然踏足湖中,飞身上了左侧石山,都是心头一喜,难道刺客躲藏在这石山之中?!怪不得在全城遍寻不得……

    到了那石桥处,夏可雄看着十几米外的石山,思量着自己也不能一纵而至,再向湖中打量,竟是结了一层薄冰,他稍一犹豫,向两个手下打了个手势,让他们就近埋伏,自己则深吸一口气,从桥上向石山扑去。

    “……”

    “他关押在锦衣卫南镇抚司,被严密看守,据誓死也没有招供……咳咳……师傅……徒儿实在不明白,您为何要入宫行刺皇上,往rì里,您不是常现在的皇上是个明君,要我好好报效朝廷……”

    “唉——”李jīng白长叹一声,却是打断道:“现在大明朝百孔千疮,内忧外患,百姓纷纷揭竿而起,他虽然算是个好皇帝,但却是回天无力,大明的江山迟早不保,与其落入外贼之手,不如给我大明有德之人居之。”

    “呃……师傅,您……您口中的有德之人是……”

    “闯王李自成。”

    “啊——你们真是闯贼……咳,闯王派来行刺皇上的?”

    “不错,现在闯王拥兵数十万,从陕西一路势如破竹,已攻至洛阳,相信用不了多久,闯王大军便会攻到京城……为师将你牵连进来,倒是让你为难了,也愧对你爷爷的信任。”

    “师傅……”

    “嘘——”李jīng白突然直起身子,竖耳听去。

    作为一个瞎子,听力总是异于常人。

    看师傅一脸jǐng觉的样子,杨泽凯不由得也脸露jǐng觉之sè,眼睛向门外看去,并随手抽出了肋下的佩剑。

    “既然来了,就不要鬼鬼祟祟,老夫在此,有种便进来。”李jīng白浑身上下还缠着厚厚的绷带,有几处还有血迹渗出,脸sè也是苍白的很,但他的神情却是异常坚定。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你这个jiān贼,到了此时还跟老夫猖狂?”随着一声爽朗的大笑,一个身形瘦高,气势威猛的老者,跨步走了进来。

    这人自然便是夏可雄。

    他艺高人胆大,已听出屋内仅有两人,更因为终于找到刺客,让压在他心头的巨石落地,感觉整个人都轻松不少,连兵刃也没拔,便很是嚣张地进屋了。

    虽然李jīng白在世上销声匿迹了十几年,但夏可雄对李jīng白可是印象深刻,当rì全国通缉李jīng白这个朝廷重犯,夏可雄作为老朱的亲信,可是得力干将。

    此时一看李jīng白,当即让夏可雄愣住了,是满脸的不可思议,隔了半响,方用手指着李jīng白,嘴里发出一阵嗤笑道:“原来……嗬嗬……原来是你……嗬嗬……”

    *******

    呼~~~~终于更新了,法克自己也感到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