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165章 青眼有加

第165章 青眼有加

    ()    所谓弃市,就是在闹市执行死刑,并将犯人暴尸街头的一种刑法。这在大明朝是很普遍的刑法,为了最大限度地威慑百姓。

    西门町不能斩杀李jīng白和李双喜,更不该弃市,朱微如现在已明白了一些什么,凡事有利有弊,威慑百姓不错,但也会失去民心。

    而西门大官人接下来的话,却是比她想着更远。

    “农民纷纷揭竿而起,表明我大明正渐渐失去了民心,这个时候斩杀二人,并采取弃市之举,微臣以为,这不但更会失去民心,也丝毫扭转不了时下乱局,反而是断了起义军后路,让他们更加团结,铁了心跟朝廷为敌。所以……”着,西门大官人放慢语速,缓缓道:“从大局出发,杀不如放。”

    老子这些rì子担惊受怕,好不容易将他们逮住,你竟然将他们放了?!

    “啊——放了他们?!”夏可雄一下子站起身道。

    靠,如如都没,你丫激动个屁啊,不就是担心白忙乎一场,立的功又废了么?

    西门大官人朝夏可雄摆摆手,微微一笑道:“夏大人这次将刺客成功缉拿,可谓是居功至伟,谁也不能抹杀。而正是因为夏大人擒获了这两个重要的刺客,才让本官所的‘放’更具有意义……”到这儿,西门大官人也不理老夏了,偏转头,神情郑重地对朱微如道:“我所的‘放’,当然不是简简单单地将二人放走了事。而考虑这二人身份,对他们的‘放’,当采取不同方式的‘放’。现下,我朝对起义军仍执行‘先抚后剿’的策略,那么,对闯贼养子李双喜,我们便放他走,不过,却是要让他带着朝廷招安的文书走。当然,招安文书中,必须对闯贼许之以利,甚至可以封他个侯,或是王什么的,这就需要皇上和内阁好好商量了。这么做,一是让闯贼知道朝廷招抚的诚意,从而动摇其造反的决心;二是让天下百姓知道,当今圣上胸怀广博,仁慈治国,如果闯贼还一意孤行,就不能怪朝廷以霹雳手段镇压了。至于对李jīng白……”

    “对李jīng白如何?”朱微如正听得入神,西门大官人却突然停了下来,忍不住出言问道。

    呃……你当我是诸葛亮啊,老公我这不是在想么?

    西门大官人没理朱微如,而是低头沉思片刻,方沈吟道:“李jīng白是因为受阉党牵连而革职入狱,现在事情已过去十几年,而这些年中,他隐姓埋名,在双目失明的情况下,尚能博得‘重剑盲丐’的美名,当吃苦受累不少,也没做过什么恶事,算是为他自己赎罪了。而他乃李岩之父,那么对他的‘放’,微臣有一个大胆的建议……”

    “请。”

    “朝廷诏告天下,为其平反,并且重新录用!”

    西门大官人还真是语不惊人誓不休,让朱微如吃惊得都差蹦起来。

    看朱微如膻口张成O型,瞪大双眸看着自己,西门大官人嘿嘿一笑,很是yīn险道:“其实平不平反只是形式,更不需要真的录用李jīng白,微臣这般建议,却是可以大大地造势。”

    “造势……”朱微如似懂非懂地了头。

    “对,就是造势!”西门大官人显然对自己想出的主意颇为自得,一打响指道,“对李jīng白所谓的‘放’,我们只将他从大牢放出,却是将其软禁在京城内,并且,要造成一个假象,让文武百官纷纷登门拜访,貌似他真的已受到皇上重用。这个消息一放出去,对李岩的影响和冲击绝对是无法估量的,搞不好跑来京城跟李jīng白父子相认也不是不可能……咳咳,即便他不来,你想他还会竭尽全力帮助闯贼对抗朝廷么?我认为……绝不可能!他每做一次决定前,怎么滴也要考虑他父亲的安危,‘身在曹营心在汉’倒是有可能。而闯贼得知后又会作何想?他还会将李岩依为左膀右臂对他言听计从么?我仍然认为……绝不可能!人心隔肚皮啊,谁知道李岩会不会为了向朝廷负荆请罪,将闯贼引入穷途末路呢?”

    这厮对自己这一石二鸟之计很是得意,到忘形,浑忘了面对的是堂堂的公主殿下,你啊我啊,完全不守君臣之礼。

    但很显然,公主殿下对老公的无礼根本没在意,却是对老公的“jiān计”甚是满意,通过离间闯贼和李岩父子的关系,当可以进一步离散贼寇人心,甚至涣散军心,她情不自禁便频频头,眼中更是jīng光连闪。

    而西门大官人的“jiān计”还没完,这厮很是享受老婆大人投shè过来的赞赏和崇拜目光,摸了摸光溜溜的下巴,摆出一副狗头军师的架势道:“如果这种情况下还不能瓦解闯贼,咱们不妨来个……斩首行动!”

    “斩……斩首行动?”对这个新鲜名词,公主殿下即便见闻广博,也是没听过的。

    “就是猎杀,或者暗杀敌军首领,让对方群龙无首。”西门大官人立掌一劈,作了个砍头的手势道,“李岩妄图通过刺杀皇上来扰乱明军军心,咱们便以彼人之道还制彼人之身,去刺杀闯贼,包括他手下大大的头目。你想啊,农民起义军本就是一群流亡的百姓,不是乌合之众,起码没有严厉的军纪,更没有军人的素质,若是没有领头之人,我相信……很快便会成为一盘散沙……”到这儿,西门大官人却是话锋一转:“不过,我个人认为,这斩首行动不到迫不得已,最好不要施行,还是以招安为主,毕竟,我们主要的对手和最大的敌人是外患,是大清国。与其内耗,当然是不如收编,共同去对付外敌。”

    西门大官人这一番献计献策,让朱微如不由得暗叹侥幸,也更加坚定了公主殿下“妻为夫纲”的行为准则:呀——幸亏一大早将他请进宫,不然的话,本宫草草地将二个刺客斩杀只能泄一时之愤而已,哪里能想到放了二人,反而对闯贼更具打击效果……

    而夏可雄这个时候,偷窥到公主殿下一双妙目直勾勾地盯着西门町,是打心眼里佩服西门大人了,这货鬼主意还真多,也的确在理,怪不得能得皇上赏识和器重,公主殿下貌似也对他……青眼有加?!

    ********

    ps:虽然字数少了,但好歹是一更,大伙儿将就着。。。差忘了今儿是七夕,希望兄弟姐妹们今晚千万要悠着,可别爽过头,闪到腰。。。嘿嘿,七夕xìng福啊,法克先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