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166章 都是除雪惹的祸1

第166章 都是除雪惹的祸1

    ()    冬阳暖照,冷香浮动。

    一条往午门而去的甬道两侧,摆满了绽放着五颜六sè菊花的花盆。

    而沿着甬道,西门大官人嘴里哼着曲,一边欣赏着这满目的菊花,一边懒散地往外走着,感觉很是惬意。

    这厮现在当得是志得满满,得意非常,不但将那帮cāo蛋的新兵收服,貌似打造明朝第一威武之师已指rì可待,更是意外地将心中的女神成功拿下,尤其是医仙大大还jīng通那让人回味无穷,食髓知味的房中引导之术,真是想想都让这货jīng-虫上脑……而刚刚为公主殿下出谋划策,貌似已得到老朱肯定,已紧急召集内阁闭门磋商具体的实施细则,这就是,西门大人这颗政坛新星已初露峥嵘,他的意见和建议,已经能让“政治局常委”引起足够的重视,绝不能等闲视之。

    正所谓,人生得意须尽欢,但这一早,西门大官人还是决定悠着,毕竟,人的jīng力是有限的,某方面流失太多,需要休养生息,调整元气,还是自个偷着乐比较合适。

    当然,西门大官人是变态,不能以常人论,他现在的体力和jīng力还是刚刚的,再御数女,应该“御”不倒西门。

    不过话又回来,人受得了,床也受不了噻。

    故此,西门大官人没有兴冲冲地往威龙镖局赶,更没有想着回去耕种某些渴望灌溉的良田,而是悠哉悠哉地往外走着,偶尔还停下脚步,饶有兴趣地看一看太监爬上屋檐除雪。

    忽然,不远处一排房脊上,有个正在除雪的太监发出一声尖叫,即便他手扒脚蹬,也是没能阻止他从屋脊上滑滚而下。

    西门町举目看去,已看到他从高高的屋脊下摔落,却是正砸在一棵高大槐树横伸而出的枝桠上,经树枝一弹,随着他一声“啊——”长长地痛叫,他的身子竟是在半空中划了一个抛物线,巧不巧,很是jīng准地掉落进距离屋檐下足有五六米远的一口井内。

    这一下,当即让那些个正在除雪的太监停了下来,纷纷围拢上前,西门大官人当然也是一惊,不由得停住脚步,也快步走了过去。

    大家伙叽叽喳喳,七手八脚,在一个身材微胖,负责监工一众太监除雪,被称为方公公的中年太监指挥下正下井救人。

    西门町站在外围,听了个大概,井深竟有十几米,并且井下无水,是一口废弃许久的枯井……落井的太监没有当场摔死,竟然还能在井底呼救都表示很惊奇。

    很快,有两个太监自告奋勇,顺着长绳,将双腿已经摔断的太监搭救上来,顺带……却是捞上来一只旧棉被包裹的长形包袱。

    虽然这几rì天降大雪,但青砖铺就的井底积雪,仅有薄薄的一层,正是那包袱垫子才让从十几米高处摔下的太监没被摔成肉酱。

    两个勇敢下井的太监也是出于好奇,看包袱被包裹得严严实实,拎在手里也不是很重,并且,上面也没有被积雪、杂物、腐叶等覆盖,很像是丢进去不久。最奇怪的是,包袱中间位置竟拦腰系着一根长长的布绳,怕是有十几米长……

    方公公安排两人将受伤的太监抬去就医后,便吆喝大伙儿继续去除雪,而那两个勇敢下井的太监却在这时打开了包袱。

    “啊——”

    “死人!!!方……方公公——有人被杀人啦——”

    大伙儿正要散去,两太监却突然发出惊恐的大叫。显然他们被吓得不轻,以至于连话都有儿语无伦次,嗓音也带着几分颤抖。

    西门大官人也准备抬脚离开,顿时是脸sè一变。

    旧棉被内是一具孩子的躯体,**的躯体,浑身青紫却清晰可辨伤痕累累的躯体,那一块块棒击的淤紫,一道道鞭挞的伤口,让人触目惊心……更让人目眦俱裂的是,有两个血肉模糊的黑窟窿代替了他原本应该明亮的双眸。

    虽然他两边脸颊被击打的高高-胀起,但依稀可辨……那是一张清秀的脸庞。

    他紧锁的双眉,紧抿的双唇,像是对凶手表示着愤怒和不屑,也像是对上苍表达着怨气和不公。

    一众太监,包括那方公公,猛然见到如此残忍之状,当是平生未见,都吃惊不,一个个目瞪口呆地看着,竟是忘了话。

    而西门町一见之下,不由得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刚刚的惬意感觉瞬间一扫而空,一下子扑过去,连人带被抱住,双目含泪,嘶哑着嗓子大叫道:“chūn子——”

    *****

    宫里出现如此让人发指的命案,关键是西门大官人咬牙切齿,雷霆大发,老朱感觉,若是凶手现在被这厮逮着,他肯定会当场将其碎尸万段!!!

    当然,老朱自个也震怒非常,加上朱微如在一旁“煽风火”,虽然只是一个太监被杀,但这个宫廷命案还是被朱由检同志立为当前第一要案,大案,竟是极其少见,几十年未曾有过的,让大理寺、刑部、都察院、锦衣卫、东西二厂组成联合重案组,集中调查、侦破此案。

    西门大官人更是代表老朱,以大内密探身份亲自挂帅,担任这联合重案组组长。

    在老朱如此重视之下,不到中午时分,这联合调查组已经火速成立,办公地址就设在发现chūn子尸体的那口枯井所在院落——文武百官等候上朝的午门偏殿。

    之所以将办公地址设在此处,却是刑部代表,专责刑事判牍的刑名师爷魏友亮,在确定chūn子正是死于昨晚后提出的建议,是方便查案,也能对凶手起震慑作用。

    由于宫中出现刺客,现在整个紫禁城都是戒备森严,守卫更是打起十二分jīng神……这样的情况下,凶手将尸体投入枯井还能不被发现,起码明两个问题:一,昨晚在附近当值的侍卫,尤其是藏身在那棵槐树上的守卫,都没发现异常,也没听到任何响动(不难判断,凶手为避免弄出声响,是将尸体用布绳系着吊入井底,然后弃绳),凶手很可能清楚昨晚当值侍卫的部署,方能从容避开;二,他不可能冒着被发现的风险从远距离跑来,应当就在午门偏殿附近居住,熟悉地形。

    chūn子平rì沉默寡言,又长相讨喜,在宫里不可能与人结怨,并且,落得如此惨状,那得有多大的深仇大恨啊。

    在联合重案组,或许只有西门町明白,即便凶手就居住在附近,但他绝不是真凶,而是受人指使,这幕后真凶,他第一怀疑对象便是太子爷,或是霸气无敌的丈母娘,周皇后。

    首先他们有作案动机。对一个奴才的背叛,足以让他们怒火攻心,杀其泄愤;再者,也只有他们才有这胆子,在老朱前脚将chūn子释放,后脚就敢将他绑架,并……撕票。

    不过,西门町怀疑归怀疑,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只能是三缄其口,等着顺藤摸瓜。

    *******

    ps:啥也不了,法克奋力码字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