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167章 都是除雪惹的祸2

第167章 都是除雪惹的祸2

    ()    宫里大大的太监、宫娥,一个个被传唤,问话,特别是居住在午门偏殿附近的人,更是重问询对象。

    当然,这问询是从chūn子被绑架那晚问起,当时你在干什么?有谁证明?有没有听到什么?有没有发现谁谁谁有不寻常的,让你可疑的举止?等等等等……

    而为了能找到有用的线索,打破一些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想三缄其口”的心理,联合重案组对凡是能提供命案线索者,一概重奖(包括升职)!

    一时间,宫里被一股极其压抑,也极其紧张的氛围所笼罩,大家伙话都是压着嗓子,提心吊胆,很是担心自己被平rì结怨的家伙出卖,让那凶手的名额落在自己头上。

    而经过认真排查,也是因为重赏之下,终于在临近傍晚时分,有三个嫌疑人浮出了水面。

    一是负责每rì击鼓,传讯文武百官进殿上朝的殿上太监张燕平。

    他是最早被控制起来的,因为……他房中摆放着两张床,且都备有床褥,中间仅隔着一道屏风,原本有一个老太监与他同住,但已告病还乡多rì,敬事房也没安排别的太监入住,那床便一直空着。

    虽然无人证明张燕平昨晚是否一直在睡觉,但另一张床上的棉被却是不见……正是包裹chūn子的棉被。

    面对质问,张燕平却无法解释,只自己很久没注意屏风那边的床,也不知道床上的被子是何时丢失。

    这种解释当然不过去,拿下再,等着他的肯定是刑讯逼供了。

    第二个嫌疑人,是昨晚半夜换岗,在附近休息的侍卫黄永。

    他就被同房休息的伙伴出卖了。

    是在凌晨时分,睡得迷迷糊糊中,发现黄永蹑手蹑脚出了房间,也不知道他何时回屋;而黄永被传讯的时候,却是自己一直在屋里睡觉,即便当面对质,也绝不承认凌晨溜出去过,是同伴做梦而已。但同伴显然为了重赏要跟他翻脸,一口咬定他就是出去了,并且清楚地记得,当时黄永开门的时候,刮进来一阵风雪,让他还情不自禁裹了裹被子,翻了个身。

    如此,黄永也被拿下……

    而第三个嫌疑人,却是非同可。

    论身份,论地位,论权势,在宫内十二监中也算是巨头,不比赖水强、刘锦等差多少。

    正是昨晚督值的御马监提督,符兴生。

    他还有一个身份,便是西厂副厂主,算是皇上为御马监制衡司礼监而设置。从这来,符兴生为争权夺利,当少不了与刘锦明争暗斗。

    而他不但被列为嫌疑人,还是被列为头号嫌疑犯。

    因为,当重案组亮出一截明显是从旧衣上撕扯下来的布条而制作的布绳时,有一个太监……正是伺候符兴生的太监胡兵,很快想起,符公公昨天上午抱着一团旧衣进屋,那布料和颜sè跟制作布绳的旧衣很像,自己当时还奇怪地问了一句,“符公公,您拿这旧衣衫作甚?”但符公公却是斥责了我一句“多事!”便进了里屋。

    不过,符公公看到那布绳,却是一副压根没见过的态度。即便魏友亮提醒……有人看到他昨天抱着一团旧衣进屋,也是矢口否认,举报者是栽赃陷害。

    当然,去符公公屋内搜查,啥线索也没搜到,哪怕是一根旧衣上扯落的线头。

    对待符兴生却是不能马上将其拿下,再大刑伺候,要动他,还真的要真凭实据,不能光凭太监胡兵一面之词,尤其是经过了解,符兴生平rì里对胡兵吆来喝去,动辄拳脚相加,还真不能排除是胡兵借机报复,从而诬陷符兴生。

    故此,放任符兴生离开,却是将胡兵监控起来。不过,他一副信誓旦旦的样子,也不像是撒谎,倒没有对他用刑。

    ******

    坤宁宫。

    周皇后看似懒洋洋地端坐在一张凤椅上,但一双凤目,时而大张,时而微眯,一张一阖中,都从她那深邃的眼底散发出慑人的威严,更伴有幽光闪动。

    而司礼监提督赖水强,体格魁梧,相貌堂堂,虽然是个没鸟的太监,但给人的感觉还有英明神武,不过,此时他战战兢兢恭立在一旁,却是让人有猥琐之感。

    “……枉你还是东厂厂主,办过那么多的案子,却是这么一件事也办不好……”周皇后着,慢慢阖上眼眸,嘴里淡淡道:“赖公公,你太让本宫失望了。”

    “奴才无能!奴才该死!请娘娘息怒……”赖水强口气虽然透着惶恐,但表情却很是淡定,“不过,娘娘请放心,这事儿绝不会牵连到您,甚至也不会将奴才牵连进去……”

    赖水强话没完,周皇后却是凤目微张,冷哼一声打断道:“照你的意思,若是牵连到你,也会牵连到本宫喽?”

    周皇后一声冷哼,已是让赖水强心脏一跳,腿肚子一颤,吓出了一身冷汗,再听到周皇后不yīn不阳的话,顿时让他浑身一抖,双腿一软,跪了下来,神情再也无法淡定,连连自扇耳光道:“奴才万万不敢!奴才绝无此意……”

    虽然耳光煽得啪啪响,但他肤sè黝黑,倒是没显出“五指山”。

    周皇后眯眼看着,隔了半响方轻轻一摆手,淡淡道:“好了,好了,本宫知道你忠心,只是一问而已……”着,周皇后话锋一转,貌似漫不经心道:“对了,本宫听已经拿了两个疑犯……嗯,好像有个叫胡兵的太监也被关了起来,你……谁会是凶手?”

    赖水强先是一愣,但很快明白了周皇后的意思,仍是跪在地上,一副很是笃定的口吻恭声道:“奴才以为……那黄永嫌疑最大,当是杀害chūn子的真凶。”

    周皇后稍不可察地微一头,对老赖能理解自己的意图表示满意,却是轻叹一声,一副忧心的口吻道:“本宫也听,他拒不认罪。”

    “娘娘请放心,如果证据确凿,却是不由他不认罪。”

    “唔……那就好,那就好……”听赖水强这么,周皇后身子雍容地往凤椅上轻轻一靠,再次阖上双眸。

    ******

    敬事房。

    高挑的烛光下,坐着两个人。

    身为司礼监掌印太监的刘锦,在自家地盘却是坐在下首敬陪,因为另一位,正是他紧抱大腿的主——内阁首辅兼吏部尚书周延儒是也。

    此时,周延儒一脸的风淡云清,看着刘锦慢悠悠道:“宫里谁都知道,张燕平是你的人,这件事明摆着有人yīn西厂,你猜测是夏可雄,老夫却不以为然,姑且不论锦衣卫杀害太监的动机,单那黄永也是嫌犯之一,他不可能将自己人也套进去,倒是那符兴生值得怀疑……不过,他自己也脱不开嫌疑……其实,你大可不必惊慌,更无需动怒,这件事反正与你我无关,咱们静观其变就是。”

    “周大人所言极是……不过,咱家也是气不过,西厂现在rì落西山,竟然还有人不放过西厂,要把西厂往死里整,这……损失最大不正是您么。”

    “经济上的损失和政治上的损失不能比……”周延儒摇了摇头,语重心长道:“这件事已经闹大了,你千万别搀和进去,现在张燕平受牵连,如果洗脱不了,该放手就放手,最多让他背黑锅,保住你,保住西厂要紧。”

    “可……”

    “没什么可是……”周延儒断然摆手打断道,“我知道你不服气,也舍不得张燕平,但你等着瞧,这件事不会那么容易就解决,很可能越闹越大,你还是置身事外的好。”

    刘锦沉默半响,低声道:“周大人,那在联合办案组中,我们西厂该怎么做?”

    “多听少,将损失控制到最,而最应该做的,就是想办法保住你自己不被牵连进去。”

    ************

    ps:陪女儿学舞蹈,更新晚了,第三更是没指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