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168章 都是除雪惹的祸3

第168章 都是除雪惹的祸3

    ()    天空蔚蓝透亮,万里无云,像是一块巨大无比的蓝宝石,通体上下都没有一丁儿的瑕疵。

    雪后的京城,空气质量又提高不少,都能够闻出一阵清澈入肺的感觉来,不过,清澈中会当夹杂着寒气入肺。

    此时在宽敞的联合重案组办公场所,更是感觉冷飕飕的,除了没生起火盆,还因为四周被森严的氛围所笼罩。

    大殿之上,已摆放着七张案牍,西门大官人作为组长居中高高而坐,左右手下,分别坐着大理寺、刑部、都察院、锦衣卫、东西二厂推荐的副手。

    实话,这联合重案组,算是集合了当今大明刑狱方面的砖家,西门大官人前世身为大律师,对审理、断案更是jīng通,

    但现在西门大官人却像个看客,极少话,眼睛眯着,貌似有魂不守舍,心不在马,完全将审讯之事交给了六个副手。

    而六个副手中,东厂推举的理刑百户刘木辉官职最,比西厂推举的掌刑千户彭崇善还低了一级,跟刑部推荐的魏友亮,都察院推荐的左副都御史黄帅,锦衣卫推举的佥事吴帆可是差了好几级,至于大理寺……更是寺卿宋磊亲自出马。

    现在东、西厂在朝中rì渐势微,这种情况下,刘木辉一个东厂百户就该学人家西厂的彭千户,摆出一副听审的姿态谦逊地坐在那儿一声不吭。

    但此时,这厮却口沫横飞,气势凌人,俨然一副主审的架势。

    “好一个凶徒,到了此时还敢狡辩……”刘木辉啪地一拍案牍,怒喝道:“来人,大刑伺候——”

    “慢着!”刘木辉话音刚落,始终沉着脸没话的吴帆却是在椅子上坐直腰身道。

    “佥事大人,锦衣卫出现如此凶残之徒,下官理解你的心情,不过……”刘木辉抬头看了一眼坐在对面的吴帆,冷冷一笑道:“现在人证物证俱在,难道还冤枉了他不成?”

    吴帆却是没理他的讥讽,而是扫了一眼案牍前刚刚呈上来的“物证”——一件破烂不堪的血衣,嘴里淡淡道:“这虽然是chūn子死前所穿,也确是从黄永房-中搜出,但此事疑颇多,本官倒宁愿相信他刚才申辩所……是被人栽赃陷害。”

    “栽赃陷害?”刘木辉闻听之下,却是笑了起来,“呵呵……下官倒是希望黄永不是凶手,此事也跟你们锦衣卫无关,不过,那人证罗国可是你们锦衣卫的人,据了解,他跟黄永向无仇怨,关系也一直不错,那他为何指证黄永呢?难道他为了重赏是诬陷黄永?如果是这样的话,那……”

    这厮着,故意叹息一声,摇了摇,意思很明显,你们锦衣卫的人……人品真不咋地。

    显然,“人证”戳中了吴帆的软肋,顿时让他哑口无言,只能是爱莫能助地看了一眼跪在案前的黄永。

    黄永脸sè苍白,浑身血迹,当是经过了一轮或几轮的大刑伺候,此时看到吴帆投过来的眼神,顿时眼中闪过一丝失望和恐慌,朝心目中一贯铁面无私、公正严明的魏友亮连连叩头道:“的冤枉,的冤枉,的绝没有杀害chūn子……”

    “你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本官倒要看看你嘴硬到几时?”一脸冷峻的魏友亮还没话,刘木辉已是喝道:“来人——”

    这次吴帆没再阻拦,而其他人也无意阻拦。大伙儿心里都明白的很,这次的案件用屁股想想也知道……是宫廷争斗的产物,到底,不过是个无足轻重的太监罢了,到最后,这件事十有仈jiǔ要成为一桩无头案。不过呢,既然皇上大发雷霆,组建联合重案组责令要查出凶手,那只好找个替死鬼……就看谁倒霉了。

    而大伙儿之所以都愿意当“看客”,反而让官职最的刘木辉“主审”,却是都抱着一样的心思:既不得罪人,又不树敌。最关键的,万一出现什么差错,自己大可以推脱。

    也正因为此,虽然从黄永房=中搜出“物证”很是蹊跷,甚至是疑重重,完全禁不起推敲,可大伙儿都选择了默认。

    要知道,黄永所谓的“房-中”,只是宫中轮值侍卫临时休息的地儿,几乎不可能是杀死chūn子的“作案现场”,而如果是在别处杀害chūn子,完全没有必要冒着被同伴发现的风险将血衣带回屋里掩埋,大可以就近处理……退一步,即便是在屋里作案,他为何不将血衣和chūn子一起丢进枯井?反而埋在屋里,等着别人挖出来指证他么?

    很遗憾,因为一起站岗放哨的好兄弟罗国的“出卖”,黄永便被大伙儿默认为“替死鬼”,也懒得发出质疑之声了。

    很快,走出两个抬着一副刑具的侍卫到了厅前,不等人吩咐,已将跪爬在地的黄永拽起,将他的双手从那刑具的两边眼里塞了进去,扣住,然后各执刑具两端的把手……等着一声令下,就将黄永两只手从指尖开始切成一片片的。

    刘木辉又是一拍案牍,喝道:“黄永,本官再给你一次机会,你招是不招?”

    “我冤枉……”

    刘木辉不等黄永完,顿时两眼一翻,叫道:“用刑——”

    两侍卫刚要压下低端锋利的把手,黄永突然嘶哑着嗓子大叫道:“我招——”

    这一声大叫,把今天坐在案牍后,一直在想心思,注意力很不集中的西门町也吸引过来,睁大双眸看向了黄永。

    黄永像是下了决心,强忍着身体的疼痛,从地上挣扎而起,脸上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但语音却是颤抖道:“我……我前晚……确是出去过,不过,我不是去弃尸,而是去……去……私会宫女琴。”

    话一完,像是解脱一般,一下子瘫在了地上。

    不怪他瘫在地上,他是什么身份?

    宫中侍卫。

    私会宫女……难听,就是勾引宫女,或是与宫女私通,这还了得?!

    很可能死啦死啦滴!

    不过,也不排除皇上仁慈之心大发,看在他们两情相悦的份上,网开一面,从轻发落。

    正是抱着这样的想法,一开始坚决否认自己半夜出去过的黄永决定“出卖”女友,搏一把。

    开玩笑,若是背负杀害chūn子的罪名,肯定是死路一条,喘口气的机会也没有!

    “笃——”

    刘木辉脸sè一变,再次一拍案牍,却是没等他话,西门大官人已冷冷道:“传宫女琴。”

    ******

    Ps:必须得解释哈子,这几天为评估拍卖的事,整得有脑子进水。。。实在是码不出一个字。。。

    虽然某渣的人品不值一提,但这里还是冒着被口水淹死的风险预告哈子:九月份的更新会很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