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170章 都是除雪惹的祸6

第170章 都是除雪惹的祸6

    ()    周延儒怎么也想不通,他告诫刘锦要想方设法保住自己,千万别被牵连进去,到最后,竟然是自个被牵连进去,并且,这黑锅背得,让周延儒感觉比窦娥还冤,比孟姜女还苦。

    他或许只有到yīn曹地府,才能解开赖水强诬陷他,置他于死地的原因。

    因为,他早已忘了,世上还有一个叫谭义旺的人。

    而这个叫谭义旺的人对周延儒,可是恨之入骨,恨入骨髓,恨不得食其肉啖其血!

    谭义旺是谁?

    这便要从本书卷一第四十一章通过坤仪公主之口挖得坑起了:赖水强与谭孝旺是亲兄弟,但为何谭孝旺不认赖水强这个弟弟?两兄弟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现在咱家来填坑。

    不错,谭义旺者,赖水强也。

    三十几年前,在江南宜兴一个镇上,同时出现了两个神童,周延儒和谭孝旺。

    两人年纪相若,聪明相当,打皆文名四扬,才华横溢,都在十八岁时,便连中会元,状元,授修撰……一路晋升。(ps:顺便插一句,当年二人一起参加会试,成绩并列第一,皆获会元;而一月后参加殿试,竟然又是并列第一名,都成为状元。这可是大明数百年来未曾有过的事情,立时传为一段佳话。)

    正所谓一山不容二虎,这样两个人,不用父母提醒,也会暗中较劲,力争将对方压下去一头。

    而谭孝旺xìng格沉稳,周延儒却是个xìng张狂,从办事能力和可靠度而言,谭孝旺便稍稍强于周延儒。

    正因为此,谭孝旺在升迁的官路上,便终于将周延儒甩在了身后。

    周延儒岂能自甘他后?

    奋起直追的同时,yīn谋和阳谋也是必要的手段之一。

    而这个时候,谭孝旺的弟弟,谭义旺登场了。

    或许这兄弟俩的聪明都被哥哥一个人占去了,谭义旺打就笨,一念书就头疼,看到字就犯晕。

    当然,老天是公平的,既然哥哥生了个聪明的脑袋,就给了弟弟一副漂亮的皮囊。

    这绝不是瞎吹,即便谭义旺后来成了太监赖水强,那也是相貌堂堂,很具有男子汉气概。并且,为了改变容貌,故意将原本白嫩嫩的皮肤晒成了猪肝红。

    可想而知,这货年轻时候绝对是一表人才,风度翩翩,极具勾引大姑娘媳妇的能力。

    而这货不爱读书,却是爱习武,将身板练得钢钢的,健美的很,跟身材瘦的谭孝旺一比,就是武松跟武大郎的区别。

    却那一年,谭孝旺才二十有二,已掌管司经局,也算是功成名就,事业有成,家里便开始张罗着为他cāo办婚姻大事。

    这样一个年轻有为,前途不可限量的钻石王老五,谭家刚放出风声,媒婆便蜂拥而至,几乎踏破了谭家的门槛。

    其实根本不用选,因为谭孝旺的恩师,当时南京翰林院詹事詹斌,已放话有意将爱女詹璐璐许给这个得意门生。

    谭孝旺听到这个消息,差激动的流鼻血:詹璐璐可是金陵一枝花啊……

    也在司经局任职,却是谭孝旺副手的周延儒听到这个消息,差郁闷的挥刀自宫:娶不到詹璐璐,要**何用?!

    正是在这一年,谭义旺习武归来,投奔哥哥。

    接下来的故事便有老套了。

    一个偶然的机会,谭义旺见到了未来的嫂子詹璐璐,立时惊为天人,都不会话了。

    而詹璐璐见到谭义旺,彷如被干露露附身穿,恨不得脱光光来媚惑这个叔子。

    很快,俩人眉来眼去,郎有情妾有意起来。

    不过,谭义旺虽然浑,却打敬重哥哥,每次私会詹璐璐都能恪守底线,只要看看她,听她话,最多摸摸她手就满足了。实在憋不住冲动,他就会落荒而逃,找个地儿冲凉水澡。

    但谭义旺毕竟是个血气方刚的壮年狼,让他把对詹璐璐的痴恋深埋心底,绝对是难为他了,多少个白天黑夜,每当想起詹璐璐,都会让他打-飞机打到抓狂,直到jīng疲力竭,差@尽而亡。

    随着谭孝旺与詹璐璐的良辰吉rì渐渐临近,谭义旺那一份压抑和抓狂也愈演愈烈,但他却是不敢在家人面前有任何的表露,只能是偷偷买醉来麻醉自己。

    又是一次偷偷买醉,却是让他遇到了同是天涯沦落人,也来买醉的周延儒。

    周延儒作为读书人,本是看不起谭义旺的,平rì里见到,只是表面上打个招呼而已,从未想过与他交往。

    但那晚,也是鬼使神差,让两个醉鬼喝到了一起。

    虽然周延儒也喝醉了,但这个人很有自制力,城府也很深,不然的话,他也不会爬上现如今这个高位。

    有意无意中,周延儒便将喝得烂醉的谭义旺心底的秘密套问出来……顿时让他酒醒了一半。

    从第二天开始,周延儒便开始刻意结交谭义旺,隔三差五地请他吃个饭,喝个酒,按个摩,捏个脚……将他引为生平唯一知己。

    而谭义旺因为敬重哥哥,连带着对读书人也是打心眼里佩服的,更何况是跟哥哥一时瑜亮的周延儒?对于他的“折节下交”,谭义旺感觉是诚惶诚恐,荣幸非常。

    在谭义旺面前,周延儒当然以兄长自居,时不时地给这个弟灌输一些前卫的爱情观,纠正他一些“偏执”的道德伦理。

    这就让谭义旺同学纠结了,到底要不要为了终身幸福考虑,跟哥哥打一场爱情保卫战,关键是,璐璐妹纸是喜欢自己的啊。

    当谭家大院张灯结彩,一对新人拜堂成亲之rì,谭义旺的爱情保卫战终于爆发:再不下手,被哥哥攻占了一垒,啥都晚了。

    而给他撑腰打气,扫清他心底最后一丝纠结情绪的,自然是周延儒这yīn货。

    上司大婚,周延儒当然要来参加,不过,他不但带来了贺礼,也带来了谭义旺爱情保卫战的导火索——极品chūn-药,如来大神棍。

    最开始周延儒给他出的主意,是让他在哥哥拜堂时,凭着他不错的武功,将新娘子抢走,然后远走高飞。

    但谭义旺不想这么高调,更不愿让哥哥难堪。所以他选择在亲朋好友都散去,哥哥入洞房之前,再偷偷将嫂子带走,从此去过二人的幸福生活。

    周延儒充分“尊重”了谭义旺的意见,很是欣赏他如此顾全大局,甚至还提醒他,为了不让你家人担心,你最好留书一封明……不懂写?为兄替你代劳。

    事情的发展,完全出乎了谭义旺的预料,不但没能守住爱情,还让家人蒙羞,哥哥受辱,自己更是身败名裂,成了禽兽不如之徒……

    因为,还没等参加婚宴的人散去,喝了不少酒壮胆的谭义旺突然感觉自己浑身燥热难耐,体下肿-胀如铁,满脑子都想着抢先攻占璐璐妹纸的一垒。

    眼看着谭义旺面红如血,跌跌撞撞而去,滴酒未沾的周延儒露出了胜利者的微笑,以尿遁尾随而去。

    远远地看到谭义旺倒了新房门前的侍女,近乎发疯的冲了进去,周延儒不急不慌地回到了酒宴,突然急吼吼地大叫道:“不好啦——不好啦——我看到有歹徒闯进了洞房——”

    他嘴上着,人已经率先撸起袖腕,抄起一张凳子,便向门外冲去。

    这还了得?!

    谭孝旺正挨桌敬酒呢,顿时酒杯一扔,就跟着冲了出去,一众亲朋好友当然也是满目愤慨,一路呼喝着向洞房跑去。

    “哐当——”

    大伙儿都有喝高了,下盘不稳,周延儒今儿手脚可是特别灵活,一马当先,一脚将门踹开,双手举凳便冲了进去。

    呼啦啦,紧跟着冲进来的人群,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也看呆了……在场所有人都平生第一次看到如此jīng彩的现场直播。

    后面发生的事,就不多了。

    谭义旺羞愧而逃。

    詹璐璐羞愤自杀。

    谭孝旺一蹶不振。

    周延儒官场得意。

    ……

    谭义旺不是傻子,回想周延儒折节下交的一幕幕,终于明白了其险恶用心。

    也正是这件事以后,让谭义旺长了脑子,竟是发奋学习,不但熟读经书,还写了一手好字。

    他没脸再见兄长,却也没去刺杀周延儒,因为……杀之不足以泄恨,必须让他身败名裂!家破人亡!!

    但周延儒的官越做越大,权势也越来越大,想要搞臭他,搞死他,何其之难。

    想到这一切都是**惹的祸,谭义旺毅然决然挥刀割J,也改名换姓:让你在宫外嚣张,老子入宫收拾你。

    起来,谭义旺,现在是赖水强,还是很有做太监的天赋,甚至可以,他就是为太监而生。

    进宫没多久,便得到上司赏识,爬升的飞快。

    而太监坐久了,或者,官场混久了,脸皮也渐渐厚了,赖水强终于敢有脸去见兄长了。

    那年他刚任东厂厂主去找谭孝旺,也是感觉凭一己之力很难搞定深受皇上宠信的周延儒,便想联手兄长……

    无奈,谭孝旺绝不再认他这个弟弟,他只能是单兵作战,也因此抱上了周皇后这根大腿。

    事情已过去近二十年,周延儒现在高高在上,早将谭氏兄弟抛到了脑后,倒是能偶尔想起两江总督谭孝旺,却再也想不起谭义旺这个人了。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周延儒每次见到赖水强,总是很奇怪,为何他看向自己的眼中,总感觉有一股浓浓的杀意呢?

    *******

    Ps:本准备结束“都是除雪惹的祸”章节,也是结束第二卷,马上进入第三卷,但写着写着,把控不力。。。还得搞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