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1章 一入基门深似海

第1章 一入基门深似海

    ()    天子脚下的人,谁都知道这官儿有三六九等,差使也是分了子丑寅卯。有的人,特别是那些王公贵族,看上去显赫高贵,却也未必比得上一个低品的人更有手腕和权势。

    西门大官人显然是后者,这厮绝不是个轻易能招惹的主儿,京城的文武百官已经就此达成了基本共识。

    别的且不,单他自从执掌那支御军后,御军卫所从衣食住行等后勤保障,到cāo练器械和武器配置,凡是涉及部门都是极力配合,尽量满足……没办法满足也要想尽一切办法满足。

    这其中,兵器营卫指挥使江泽璧绝对是佼佼者。

    针对西门大官人构想,并用草图示意的所谓“步枪”,江泽璧集中了兵器营所有jīng英,亲自挂帅成立“步枪研发组”,可以是没rì没夜在进行着步枪研发工作。白了,西门大官人的“步枪”,就是双管猎枪,只是在枪管前加装一把匕首而已,这玩意没有多少技术含量,要搁现在,一个人捣鼓捣鼓也能整出来,但在当时,绝对是一次武器升级的大跃-进,便彷如中华建国初期研制原子弹。正因为此,兵器营光不断改进的样品就近百支,最后得到西门大官人认可,却在实弹shè击中报废的又不下百支……

    这rì,西门大官人没有像往常一样,前往御军卫所去巡视一番那帮新兵的cāo练,然后再去兵器营查看步枪研制的最新进展。

    而是满脸兴奋急冲冲的模样,恨不得插了翅膀,风驰电掣般打马出城而去。

    沿着官道,这厮纵马疾驰,没一会儿,已离开京城足有十几里远。

    终于,在路的另一端,西门町看到有一队车马正缓缓驶近,立时猛夹帝王驹,越发加速地向前冲去。

    随着距离愈来愈近,西门町已是看得仔细,在帝王驹上一声清啸,便如一只大鸟般腾身而起,越过那队车马前面的数人,直扑队伍中间一辆用黑幔遮掩四周的宽大玉辇。

    这支车马远远看到有一人一骑完全没有停下的意思直冲过来,已是停下戒备,却是根本没看清楚来者何人,只感觉一道残影投进了玉辇内,顿时是骇然失sè,连忙拔剑围拢上前。

    却是有眼尖者,看到威风凛凛的帝王驹,立时了然。

    而西门大官人一进玉辇,等不及看清里面状况,已大声欢叫道:“儿子,老爸来看你鸟——”

    玉辇内冷不丁钻进一人,还鬼喊鬼叫,让一脸恬静,嘴角含笑,正摇着一个摇篮的阿芳吓得一声尖叫,差将摇篮摇翻。

    西门大官人却是不理阿芳的惊吓,一个箭步到了摇篮前,伸手扶住摇晃不已的摇篮,定眼看去……

    “果真是个禽兽,还真是没良心,你只来看他,不看我?”

    随着一声娇软入骨的声音传来,从里间快步走出一人,却是止步门前,慵懒地倚在门壁,媚眼含嗔地斜睨着西门大官人。

    花无语披云肩穿比甲,梳着攒发髻,一张绝世无伦的俏脸比过去丰满了些,肌肤显得越发的娇嫩,昔rì的青涩已不见一丝踪影,整个人都散发出母xìng的光辉和诱人的成熟魅力。

    西门町伸手摇篮,正准备去触碰一下摇篮中那张粉嘟嘟的脸,闻听之下,不得不直起腰身,满目柔情地看向了花无语。

    两个人便这般看着,一时间都没有话,可是阿芳却感觉到……两位主子的呼吸已经快把空气燃烧了起来,烘烤得她脸蛋也有发热,啥也不,闪人先。

    阿芳前脚刚刚离开,那黑幔还在摇摆,花无语便如一只发情的母老虎,整个人向西门大官人扑了过来,一下子将西门大官人扑倒在地,灼热的鼻息下一张红唇娇-喘着印上西门大官人的嘴唇:“禽兽……我想你……”

    西门大官人清晰地感觉到脸庞上沾湿了花无语思念的泪水,双手不由得紧搂住花无语的蛮腰:“我也是……”

    花无语在西门大官人嘴唇上咬了一口:“骗人!你只想着禽兽,哪里还会想起我?”

    西门大官人只能用实际行动证明,自个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在想无语妹纸。

    “唔……禽兽……你……你干什么……你家宝贝儿子还……哦……”

    “咕嘟——”伴随这一口吞咽声,西门町嘴里含糊不清道:“nǎi-水很足嘛……”

    窸窸窣窣中,喘息声渐渐急促。

    一个极其无耻的声音透着掩饰不住的兴奋低语道:“语,你修炼的媚功果然了得,一都不像生了孩子,还是那般的紧凑……”

    守在玉辇外的一众蛇仙宫弟子明显感觉到玉辇开始晃动起来,其剧烈程度,不低于5.7级地震。

    西门大官人与花无语久别胜新婚,玩起了辇震,而这个时候,有人不甘人后,在玩船震。

    不过,玩船震的主,却是两位男同。

    当然,对其中的受男而言,他是没法子,即便想搞妞,也是有心无力,因为……他有鸟无蛋,是个太监。

    而这个太监不是别人,正是鼎鼎大名,曾经叱咤宫内监坛,如今郁郁不得志,也是惴惴不安的司礼监秉笔太监,刘锦。

    自从赖水强“坦白”通敌叛国,他曾领导的东厂便遭到了彻底清查,最后竟以解散收场。

    虽然刘锦没被赖水强供出来,但大靠山周延儒被老朱一杯毒酒赐死后,他不得不缩起尾巴做人,再也嚣张不起来,他掌管的西厂更是rì落西山,风光不再,处于极为尴尬的境地。

    为图后路,刘锦只能是铤而走险,继续跟英扎吉保持秘密联系。

    正是由于他及时提供消息,江南都指挥使赖汉强带兵搜查到英扎吉藏身的那处金陵华阳县城的秘密据时,又被英扎吉跑掉了。

    这次,英扎吉不再东躲xī zàng,而是悄悄潜伏回京城。

    而他的四大贴身护卫,现在仅剩邛忍一个。

    这邛忍,大家伙都知道,他不喜欢美女诗落,却偏爱吉恒菊花,是个不折不扣的搞基者。

    正所谓……一入基门深似海,从此靓妞是路人!

    虽然邛忍现在年事已高,但这份爱好却丝毫没有改变,反而随着功力加深,搞菊花的兴趣更大了,只是口味偏重……喜欢老菊花,却不爱嫩菊。

    故此,在近邻烟花巷的浑河上,一艘不起眼的画舫内,可怜的刘锦一万个不愿意地向邛忍贡献出守护了半辈子贞-cāo的菊花。

    他今儿原本是来密会英扎吉,却不料憋了好久的邛忍“技痒难耐”,完全不理会英扎吉出言制止,更无视刘锦反抗,直接将他扛进了船舱室里,丢在了那张八步大床上。

    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看看邛忍就知道了,这老家伙绝对是老当益壮,jīng力旺盛,不仅让那大床抖颤不休,也让晃动的船身在静静的河面上荡漾起一圈圈的涟漪。

    *****

    Ps:晚了,但不影响晚上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