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3章 是可忍,孰不可忍!

第3章 是可忍,孰不可忍!

    ()    早在chūn秋战国时期,便形成了一条不成文的外交原则:两国交锋,不斩来使。

    朱由检知道,英扎吉更理解。

    至于朱由检全国通缉英扎吉,当然不是将他抓捕入狱,更不会午门问斩,那样的话,肯定会被清国以此为借口,对明朝发动大规模战争。老朱的目的很简单,将在大明朝从事间谍活动的英扎吉遣返而已。

    而英扎吉之所以东躲xī zàng,倒不是怕被明朝遣返,却是因为他涉嫌玄武庄灭门案,怕被江湖好汉追杀。

    这次他明知玄武庄少主西门町就在京城,并且,很受老朱赏识和重用,却还敢冒险潜伏回京城,主要有四个原因:

    这第一个原因,正是利用“两国交锋,不斩来使”的外交原则,希望通过刘锦等人的传话,能得到明zhèng fǔ庇护;二是从他政客身份的角度考量,必须回京城。大清现在强势崛起,大明朝却rì渐式微,岌岌可危,他作为“堂堂”大清使节,必须得有气势和威严,如果因为怕死而一直做缩头乌龟,肯定有失大清国的尊严,会被其在国内的政敌攻击,影响他在清国的政治前途;第三个原因,却是交接的问题了。皇太极当然清楚英扎吉在明朝的遭遇,还让他继续充当间谍显然不现实,也不明智,因此,皇太极照会朱由检,将另派使节撤换英扎吉;而最后一,自然是因为京城是他的根据地,环境熟悉,也有很多人脉资源。

    因此,英扎吉又回来了。

    不过,在新的使节没来之前,在朱由检没保证他的人身安全之前,他必须得低调,必须得潜伏。

    而他现在潜藏的地儿,烟花巷,正是他谨慎考虑后的最佳选择。

    首先,这烟花巷是西厂的地盘;其次,烟花巷乃京城第一繁华之地,人来人往,鱼龙混杂,藏身其中不易被发现;最主要的,烟花巷也是京城第一风流去处,jì馆歌楼鳞次栉比,大街巷四通八达,更背临浑河,不但从陆路,也可从水路脱身。

    的确,英扎吉藏身在那画舫已经两三天,还真没引起别人注意,更没被有心人发现踪迹。

    如若英扎吉今儿跟前几天一样,躲在船舱内喝喝茶,听歌女唱唱曲,也是没事的,坏就坏在邛忍同志“J”痒难耐,搞基搞得太high了,刘锦又叫得太惨了,让英扎吉实在是听不下去而走出了船舱。

    这个时候,正有一艘雕栏画栋、绮窗丝障极其奢华的大画舫从这艘画舫旁边驶过,其中有一个窗口珠帘半卷,一个女子倚窗而坐,露出半张俏脸,很是随意地瞄了一眼刚迈步而出的英扎吉。就这两船交汇间短暂的一眼,顿时让这个女子浑身一震,随即隐身窗后,拉下珠帘……

    英扎吉也注意到这艘豪华的画舫从身前驶过,但船体太大,他却是没注意到画舫上有个窗口珠帘半卷,更没想到自己已被窗口内的一个女子认出来。

    英扎吉长相特征鲜明,长面直鼻,肤sè雪白,下巴上一大篷胡须,只要见过一面,基本上很难忘记,而船舱内的这个女子对英扎吉可谓是记忆深刻,念念不忘,因为她不是别人,正是坤仪公主朱微如。

    锦衣卫可没有一天放松过对英扎吉的追捕,但至今没有任何消息,却不料……正应了那句话,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今儿终于能发现英扎吉行踪,还多亏了朱微如这几天糟糕的心情,尤其是今天。

    因为,西门大官人的宝贝儿子和花无语驾到,让这厮的心情是异常的激动和兴奋,这让公主殿下朱微如情何以堪?!

    放下身段去“热烈欢迎”妖女驾临京城是不可能滴,跑去西门将军府“观赏”西门大官人与花无语享受天伦之乐更不愿意,但又无法阻止这种情况的发生。

    她在翊坤宫里转来转去,烦躁难安,满脑子都想象着西门大官人与花无语恩爱的画面,心里越来越郁闷,胸口越来越堵得慌,渐渐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连朱微如自个都惊讶于自己这种后宫争宠的吃醋心态竟如此强烈,实在无法让自己的心态平复,便想着出宫去透透气,散散心。

    恰好长平公主朱微娖这几天正考虑组建女子蹴鞠队的事宜,也想出宫去找闺中好友商谈,姐妹俩一拍即合……如此,烟花巷花魁,紫薫依的这艘画舫上,便聚集了几个京城爱好蹴鞠的女子。

    诚然,一众女子讨论组建“红袖蹴”,朱微如是没有心情参与的。

    而她仍化名柳如如,是以江湖女子的身份接受长平公主所邀,只是来打个酱油而已,其他几个女子便没有强求于她,听凭她独自倚窗而坐。

    顺便插一句,朱微如为了显示自己的确是江湖中人,临时将在京城有知名度的威龙镖局的大姐宇文凤拉来作伴,她却是对“红袖蹴”表示出了很高的兴趣,积极投入到讨论的氛围中,也没有陪在朱微如身侧,跟她拉呱拉呱。

    因此,朱微如落寞的游河途中,便意外地发现了英扎吉,顿时让她忘却了心头的烦闷。

    对英扎吉,朱微如是切齿痛恨,但心里很清楚,这个人杀不得,大明现在的国力尚不足以跟清国撕破脸决斗。不过,从老公西门町的立场考虑,这个人又必须得死。

    她第一时间决定,赶紧将这个消息告知西门町,跟老公好好商量商量。

    悄悄安排人盯住那艘画舫,尤其是船上的人,一身劲装打扮的朱微如“硬着头皮”来到了西门将军府。

    作为**神尼的爱徒,貌似也是西门将军府女主人的有力竞争者之一,府里上下对朱微如可是熟悉的很,也尊敬的很。

    故此,朱微如进出西门将军府可谓是通行无阻,根本无需通报,也不用人带路,她一路穿廊过堂,直奔内院……不过,问明了西门大官人身在南楼正陪着花无语母子后,朱微如去了无人居住的北楼,她可不想给别人留下一个花无语刚来就跑过来跟她“争宠”这种既丢身份又丢面子的悍妇形象。

    她让丫鬟传的话,也是谦和温良,没有流露出一丁是前来“争宠”的意思:“打扰西门少主与无语妹子母子的欢聚,实在是情非得已,这件事非同可,也情况紧急,希望少主可以抽一时间移驾前来一唔。”

    但事情的发展往往出乎预料,朱微如的确没有来争宠的意思,花无语却是要凭着跟西门町别胜新婚的热乎劲,以及手上的“王牌”——禽兽来压她一头,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

    ********

    Ps:为了咱家钓鱼-岛,现在必须抵-制rì货,俺倡议。。。宁可夜夜打飞-机,也不看岛国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