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4章 禽兽出品,必属精品!

第4章 禽兽出品,必属精品!

    ()    对“三女一夫”这个结果,花无语一直不爽,始终介怀。

    倒不是对西门町,知道不是他的错,他也是被逼接受。

    也不是对轻舞霓裳,谁让人家跟禽兽是指腹为婚,并且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她奏是对朱微如不服,不爽,打心眼里看不起她,觉得她没资格跟自己平起平坐,**神尼的徒弟了不起啊?以江湖正义自居又怎样?难道就不守规矩,不懂得先来后到?这死不要脸的狐狸jīng,多是个三而已。

    她尚不知“柳如如”是堂堂的公主殿下,不过,即便知道,也不一定放在眼里。朱微如是公主,人家无语妹子也是宫主不是?

    故此,朱微如“情非得已”过来找西门町,在花无语看来,便是**裸的挑衅,极其嚣张的争宠行径:此风不可长,必须坚决打击,扼杀在摇篮中!

    如此一来,在北楼内院一脸焦急,转来转去等西门町过来的花无语便看到了一幕极其刺激眼球,震撼心底的画面。

    但见一个妖娆无比的妩媚少妇怀抱一个婴儿,浑身像没骨头似的依偎在西门町身侧,而西门大官人不知是怕她摔倒,还是担心她怀里的孩子会掉下来,是双手伸出,一手轻揽着她的腰,一手扶着她胳膊,显得心翼翼,温情款款。

    花无语眉目含情,脸带幸福的微笑,在西门町搀扶下款步扭腰,若风摆柳,姗姗而来。

    一眼看去,俨然是一对伉俪情深的夫妻。

    这明显是过来示威,看到这副画面,朱微如的嘴角稍不可察地抽搐了两下,眼睛狠狠地剐了町哥一下,要秀恩爱,在你们房里爱咋秀咋秀,用得着在我面前招摇过市么?

    西门大官人当即领悟了朱微如眼神的含义,对此表示很无辜,谁招摇过市了?这不是她非要过来见你么?我还能拦着她不让她来?再了,你们迟早要见面,还不如早见,也好早培养培养姐妹感情,并且,我觉得语蛮好相处的,看她跟圆圆就知道了……

    西门大官人想的很好,但很快感觉到气氛有不对头,花无语和朱微如两眼对视中,似乎有两股电流在纠缠,在厮杀,而俩人之间更似有两大气场在碰撞,在交锋。

    花无语贴在西门町身上更紧了,但下巴却是微微扬起,一双勾魂夺魄的美眸充满着高傲和不屑。

    朱微如转过身正对着二人,轻轻一弹衣袖,这个动作倒不是弹落什么灰尘,只是借这个动作表示自己对花无语的轻蔑,她比花无语稍高,连头都没抬,妙目微睨,强大的气场便蓬勃而出,给人一种不可亵渎的感觉。

    西门大官人顿时像被闪电劈中,僵硬地挺直腰杆,看看花无语,看看朱微如,平rì的伶牙俐齿在这个时候竟是失灵了。

    一时间三个人都没有话,一秒钟就像一个世纪,最后竟然还是花无语撑得住场面,毕竟是孩子他妈了,展颜笑道:“哟,这位姑娘长得可真是祸国殃民,想来是如如妹妹吧?”

    朱微如微微一笑,当然也是话中带刺道:“无语妹妹太谦虚了,你长得如此娇媚入骨,当得是人间祸水,姐姐我庸脂俗粉,哪里能及你万一?”

    “如如妹妹可真会话,不愧是青楼头牌。”

    讥讽人家公主是鸡?简直放肆!

    朱微如目光一凛,但还是忍住了,淡淡一笑道:“惭愧惭愧,江湖中都你是妖女,想来是心狠手辣,功夫了得,以后还要多跟妹妹请教请教。”

    “呵呵,如如妹妹有此雅兴,姐姐我一定奉陪……”

    俩人话巧笑嫣然,但火药味已快速地在内院弥散开来,不但口头上都以“姐姐”自居,压对方一头,竟似准备干上一架,比比谁的拳头硬。

    西门大官人没想到俩老婆一见面就言含讥讽,针锋相对,互不相让,不由得心里哀嚎一声:他nǎinǎi的,这辛亏是我在,若是我不在,这俩娘们肯定是大打出手了。

    “咳咳……你们已经认识了哈,我就不介绍了……”西门大官人不得不插话了,岔开话题直奔主题道:“那啥……如如,你有急事相商,不知是何事?”

    朱微如瞥了一眼花无语,却是没话,意思是有别人在这儿,不方便。

    这一瞥自然是让花无语更来气了,你有个屁的急事,不就是嫉妒我和禽兽在一起,想把禽兽从我身边夺走么,我偏不让你如愿。

    花无语一伸手挽住了西门町的胳膊,还是死死地挽住,然后故意在西门大官人耳边亲昵道:“夫君,语有些不适应这京城的寒冷,想来宝也不适应,你先扶我们母子回去,然后再来跟如如妹妹商谈急事。”哼,你就在这儿等到天黑吧。

    靠,你不适应京城的寒冷?刚才是谁巴巴地非要跟过来的,来了又走……还要我送?!这他娘的不是让如如难看么。

    西门大官人很是无语,看朱微如嘴角含笑,淡淡地看着自己,脸sè尴尬地冲她笑笑,一时间不知啥好,心里却希望朱微如,行吧,你先送她们走,我在这儿等你。

    花无语却似乎半也没看到西门大官人的脸sè比死都难看,竟然把孩子往西门町怀里一塞,然后双手搂住西门大官人的胳膊,一副绝不放手的架势,再用充满挑衅的口吻对朱微如道:“如如妹妹,你就再等一会儿,我们先走了啊。”着,也不等朱微如话,便拉着,推着,拽着,西门町回转身要向院门走去。

    西门大官人是不想走的,悲催的是,宝贝儿子在手上,还真怕他冻着了,腰上也不知被花无语掐了多少把,只好被动地,勉强地迈步,但一步三回头,脸上带着歉意的表情看着朱微如。

    朱微如表现的很是淡定,轻抬皓腕,将眉角一缕发丝撩到耳后,举手抬足间流露出难以描摹的风情和妩媚。

    实话,女人身上的这种味道最容易激起男xìng的yù望,也最容易让男人内心升腾起怜爱……朱微如毕竟在级jì校混过,就是不一样。

    她轻启朱唇,像是自言自语道:“英扎吉到了京城,这次可不能让他跑了,我得赶紧过去……”

    西门町什么耳力?“英扎吉”三个字像是李飞刀一样,直扎进他的耳朵。

    他猛地顿住身形,放佛有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顿了一顿,才反应过来,一甩手便撇开了花无语,转过身来道:“如如,你英扎吉到了京城?!”

    花无语没听到朱微如自言自语的话,却是对自己被禽兽粗暴地甩开,感到太丢份,也没听清他了啥,紧跟着回转身,又牢牢挽住了西门町的手臂。

    见到花无语如此举动,朱微如嘴角挑了挑,似乎想讥诮,又似乎想回答,但最终还是没话。

    真的,这个时候,西门大官人想阉花无语的心都有了。

    他脸sè一肃,极不负责任地将禽兽又塞回花无语怀里,立马惊醒了甜睡中的禽兽,并且哇哇大哭起来。

    正所谓禽兽出品,必属jīng品!

    禽兽长得粉雕玉琢,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绝对是花无语的心头肉,他一哭,顿时让花无语忘了一切,连忙撤回手,哄起孩子来,都忘了瞪一眼禽兽他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