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5章 变故丛生1

第5章 变故丛生1

    ()    烟花巷之地,甭管白天,还是黑夜,都是那么热闹,黄金买笑,红袖邀欢,品竹弹丝,调脂弄粉,不知道有多少达官显贵,王孙公子流连其间。

    对烟花巷这个油水充足的地盘,西厂是牢牢地控制在自己手中,绝不容东厂染指,更不用让锦衣卫进来收取保护费。

    这样一处酒醉灯迷的销金窟,哪一家jì馆歌楼身后都有一两个靠山,不然,肯定玩不下去,要么被竞争对手踩死,要么被扫黄打非清除。

    因此,即便东厂或锦衣卫眼红,也是不敢插足进来,他们吓唬吓唬寻常的百姓倒还没什么问题,可是这京师里的豪门比狗多,一不留神就踢到铁板上,尤其是烟花巷,水深着呢,看起来是抢了西厂的油水,但谁知道是不是从背后某个大佬的嘴里夺食?

    以前东厂和西厂不对劲的时间,东厂的势力曾强行进入,想分一杯羹,结果进入的东厂番子被拿下,杀鸡给猴看,不但打了个半死不活,还栽了个罪名流放千里之外。至此以后,眼红烟花巷这块肥肉的其他组织和部门只能是望“肉”兴叹,任由西厂一家吃独食。

    即便现在锦衣卫风光起来,西厂又rì渐势弱,但在烟花巷这种地方,锦衣卫依然不敢伸手进来,哪怕是办案,也是有所顾忌,悄悄滴干活。

    故此,英扎吉藏身此处,很是放心,对那艘停在画舫不远处的豪华画舫也压根没在意,听到里面船震结束,将裘皮披风裹紧了一些,返回了船舱。

    他却是不知道,此时他所在的这艘画舫已经被四面围住,起码有一百多双眼睛在严密监视着。尤其是那艘豪华画舫上,原本乔装打扮,负责护卫公主的锦衣卫侍卫,都已脱去了外罩的棉衣,露出了身上的飞鱼服,随时准备现身捉拿画舫上离开的人……上头已经下了严令,如若让画舫上任何一人走脱,大伙儿全部吃不了兜着走死啦死啦滴。

    画舫莫名其妙停下,这帮侍卫又如此严阵以待,早已惊动了船舱内那些个正讨论“红袖蹴”的女子。她们都以为这些护卫是保护长平公主朱微娖的,出现这种异常情况,自然是猜想可能有人yù对朱微娖不利,一个个不由得都紧张起来……当然,除了宇文凤,她很是jǐng惕地,自觉地守护在朱微娖身侧。

    朱微娖在这些个女子中年龄最,却是最淡定。因为她相信,姐姐突然借故离开,肯定是有事发生,但应该不会危及到自己的安全,不然的话,姐姐怎么可能抛下自己而独自离开呢。她甚至都没有召一个侍卫进来问问,发生了什么。

    虽然朱微娖心里有数,但却是不便跟姐妹们解释,只能是坐那个静观其变。

    而船舱内的这些个女子,两个烟花巷红牌,紫薫依和姚曼琳,刑部侍郎的女儿黄奕和顺天府府尹的千金温璧瑕,更不用宇文凤,都是见惯了风浪,紧张过后,看朱微娖淡定自若,渐渐地也安静下来。

    忽然,画舫驶动起来,但却是返航,往浑河岸边而去。

    宇文凤撩开窗帘,正看到英扎吉那艘画舫靠近了岸边,从船舱内走出一人,还没等他登岸,突然呼啦啦涌上来十几个已脱去伪装,露出飞鱼服的锦衣卫校尉,一个个手握兵刃,神情严厉,挡住了他的去路。

    这出来之人,弓着腰,別着腿,貌似有行走不便,正是刚刚被奉献了菊花的刘锦。

    这么多全副武装的锦衣卫突然现身烟花巷,那可是从未见过的,刘锦第一时间便感觉到大事不妙,抬眼看去,这群锦衣卫领头之人恰是那rì跟他抢人的锦衣卫百户长龙应凡。再向远处打量,惊慌失措的人群中,更有无数抽出兵刃却是面目生疏的身影向这边涌来,而西厂的缇骑竟是一个没见。

    发现如此异常情况,刘锦的内心可谓是惊涛骇浪,但他的脸上却是波澜不惊,甚至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怎么,你们锦衣卫这是要翻天么?光天化rì之下竟然冲入烟花巷,你们一个个想死不成?”这厮yīn沉着脸,自有一股威严之气,此刻眯眼看着龙应凡,目光却如尖锥入囊般锐利,貌似要刺穿他心底。

    龙应凡却并不理睬,只是带人堵住画舫,不让刘锦下船。

    刘锦今儿来见英扎吉,是悄悄地来,也准备悄悄地走,并没有带随从……当然,他也不用带,这里是西厂的地盘,真要有人闹事,他随便招呼一声,不用西厂在这儿巡弋的缇骑,便是各家jì馆歌楼看场子的也会有很多人站出来给他撑场面。

    他此番厉声呵斥,一是想将这群锦衣卫镇住,也是想看看这烟花巷是不是真变了天。

    很遗憾,在他痛苦挣扎到逆来顺受的一段时间里,这烟花巷还真是变了天。

    原本负责烟花巷治安的,是西厂一个档头带着几十号人,由于烟花巷一直以来没出过什么大事,只偶尔有争风吃醋的斗殴事件,这些人早就懈怠,没啥jǐng惕xìng,没想到今儿突然涌进来几百个如狼似虎的锦衣卫,一下子便将他们控制住。而现在是大白天,很多jì馆的客人并不多,看场子的也很松懈,紧邻浑河边的几家jì馆也很快被控制住,并且是悄无声息……倒是遇到个别仗着后台硬奋起反抗的,被当场格杀后,顿时都老实了。毕竟,他们是开门做生意的,哪里敢跟如rì中天的天子亲军斗,所以在没有了解事件起因前,每家店老板都很配合。

    刘锦站在船头,见吓唬不成,便思量着要不要硬闯,先离开这是非之地……他几乎断定,这突然涌出来的锦衣卫是冲英扎吉来的,自己只是殃及的池鱼,但自己与英扎吉暗通款曲被抓个现行,绝对是死路一条!要知道,不管你如何骄横,如何贪婪,甚至枉法,朝廷都可以容忍,唯独不能容忍的就是叛逆!

    却是不等他考虑清楚,画舫突然一震,紧跟着彷如离弦之箭,哗地一声驶离了岸边,直向逼近过来又停下不动的豪华画舫冲了过去。

    这一下变故,即便刘锦功夫不错,也是站立不住,顿时摔倒在船头,倒没有跌入浑河。

    而豪华画舫与画舫之间仅有五六米距离,画舫突然冲过来,也是避之不及,但船上那些个侍卫倒一直紧绷着神经在戒备,此时看到画舫冲过来,都发一声喊,从船舱隐蔽处现出身形。

    随着画舫撞向豪华画舫,也从画舫上冲天而起一道身影,直向挥舞着刀剑的侍卫人群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