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6章 变故丛生2

第6章 变故丛生2

    ()    这道冲天而起的身影正是邛忍……当然,还有被他夹在肋下的英扎吉。

    锦衣卫突然现身烟花巷,并且围住画舫,不要老jiān巨猾的英扎吉,意犹未尽还处在回味状态的邛忍也很快明白……英扎吉行踪被人发现。

    邛忍不但身经百战,当rì以他为首的“穷即死”三人帮更是没少经历过这种被人围困的场面,他当机立断,不进反退——选择从水路脱身!

    当然,他已经判定,这艘豪华画舫逼上近前,显然是为了封住画舫的退路,船上应该也埋伏有人,但肯定不会比岸上人多……他倒不是怕人多,而是他们所在的,自然是刻意选择的这处浑河水域比较宽广,容易跳水脱身。

    并且,邛忍很是自信,现在突然发难,肯定会让船上的人措手不及,再凭自己的功夫应当轻松控制住局面,然后是跳水而逃,还是驾船离开,就看情况了。

    很显然,邛忍的选择是正确滴,他那份自信也是有底气滴。

    朱微如偕妹妹出来散心游河,哪里会想到能发现英扎吉,带来的侍卫倒是往rì里比较干练的,朱微如也自恃功夫不错,又是在京城里,仅带了八个侍卫,想来能应付突发事故了。

    很遗憾,朱微如不在,这八个侍卫便没了主心骨,突然看到画舫撞过来便有乱了阵脚。他们发一声喊冲出来,只是壮壮声威罢了。这也是锦衣卫的兄弟们捉拿犯人时一贯作风……吓不死你,也吓得你不敢反抗。

    但他们哪里是邛忍的菜。

    邛忍眼睛一扫间,已对他们的实力了然于胸,根本不避开他们挥舞的刀剑,反而往人群中落去。

    随着他夹带着英扎吉的身形落下,也是有一股巨大的压力从天而降,顿时让这八个侍卫,从八个方向跌飞而出。其中,首当其冲的两个侍卫,还是吐血而退。

    几乎同时,“嘭”的一声大响,那画舫也重重地撞在了豪华画舫的船体上,立时四分五裂,从碎裂的船舱内现出一个犹抱着琵琶的歌女,瞬时没入了冰冷的河水。刘锦却是在仓促间,腾身而起,纵上了大船。

    可想而知,这一下撞击力量不,所幸这艘豪华画舫船体结实,倒是无碍,但也是被撞得在河面上硬生生向河中间移动了四五米方才停住。

    而这显然是邛忍预算好的,现在大船离河岸足有十多米远,岸上的人若想过来支援,要么是绝世高手可以踏浪而来,要么驾船或是游泳过来。对前者,邛忍会谨慎对待,但他守住大船,易守难攻,已是占据有利地形。至于后者,邛忍只当他们是鱼虾,完成不能对他构成威胁。

    这艘豪华画舫共有三层,像一座楼似的。

    底舱是休息睡觉用的,连着甲板的第二层船舱有客厅,餐厅和喝茶聊天或搓搓麻将用的休闲室,最上面一层,是亭台结构,一般登高看风景或晚上赏月才会上去。

    几个女子商谈“红袖蹴”事宜,便是在第二层位于后舱的休闲室内。

    这突然发生的变故,一下子让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她们再度紧张起来,并且,船身突晃,让好几个女子跌倒在地,都惊叫连连,更是让其他人紧张不已,惊慌失措。

    现在最镇定的是宇文凤,她毕竟是江湖儿女,更是出生威龙镖局,骨子里便有股彪悍,非其他几个弱女子可比,她撩窗目睹了全过程,虽然对邛忍展现出来的武功暗暗心惊,倒是处变不惊,关键时刻表现出了侠女的风范,不愧是冯柳的爱徒……看到朱微娖差跌倒,连忙伸手拉住,一抬头,对紫薫依沉声道:“你们带公主殿下快去底舱躲起来!”嘴上着,手上已抽出了腰下长剑,纵身出了休闲室,向船舱前面而去。

    此时邛忍带着英扎吉已落到甲板上,将英扎吉放下后,也不等几个侍卫挣扎而起,已是跨步过去,掌击脚踢,几乎眨眼的功夫,便将这可怜的八个侍卫解决掉,并且还都是击落到河水中,估计不被打死,也会被淹死。

    他一张死人脸,看不出任何表情,先打量了一下四周,没看到有船逼近过来,又朝船舱内看了看,却是对魂不守舍站在一边的刘锦道:“刘公公,你去舱内看看,如果有人,一概杀之!”邛忍冷冰冰着,还是一副命令的口吻,一也不念及人家刚刚为他奉献出了老菊花。

    刘锦现在想死的心都有了,先是遭到了邛忍的身心摧残,接着被“全天下”的人都看到了自己与英扎吉勾结在一起……这叛逆的罪名,已是板上钉钉。

    他站在那儿,脑子里乱哄哄的,根本没听见邛忍了什么。

    “刘公公——”英扎吉走上前,伸手拍了他一下,脸上带着淡淡的讥屑道:“你在想什么,难道你还有退路么?”

    刘锦浑身一激灵,终于回过神来,现在想啥也没用了,只有跟着英扎吉共进退,或许还能有一线生机。

    想通了此节,他算是豁出去了,倒不再为前途,为生死担心,人也冷静下来……竟是跟邛忍想法差不多,朝英扎吉一拱手道:“王爷在此稍等,咱家去船舱内看看是否还有余孽。”

    起来,刘锦对这艘豪华画舫并不陌生,甚至还很熟悉,因为紫薫依作为烟花巷花魁,他可没少陪人来捧场。

    现在这艘画舫上出现锦衣卫,他心里已是断定,这艘画舫已被锦衣卫征用,画舫上都是锦衣卫的人……里面的人当然都是“余孽”。

    前舱是客厅所在,刘锦心翼翼进来却是没看到一个人,但耳中已隐隐听到里面传来声响,便放轻脚步,更是心地向中舱走去。

    刘锦虽然看到邛忍解决那八个侍卫轻松无比,却不敢有丝毫的轻敌之心。一则不清楚里面状况,敌暗我明;二则,他也有自知之明,自己的功夫跟邛忍还是差了一个,甚至两个档次。

    刘锦到了前舱与中舱之间的舱门前,却是停下脚步侧耳听去……中舱是餐厅所在,静悄悄的,貌似声音是从后舱传来。

    他缓缓伸出手,一一,一一地推开舱门,生怕弄出一丝响动,让里面的人jǐng觉。

    忽然,变故肘生,刘锦的手掌按在舱门上,刚刚将舱门推开一半,“唰”的一声,一道寒光从门后劈下,看样子是想砍断刘锦半只胳膊。

    虽然刘锦一直心谨慎,凝神戒备着,但事发突然,毫无征兆,也是被吓得全身的毛发霎那间炸起,活似受了惊的猫咪,一双永远眯缝着的眼睛也瞬时瞪圆。

    好在他功夫不错,也是应变神速,猛地抽手同时,身体也往后仰倒,但身体的重心却是瞬间沉到双足……刘锦在千钧一发之极,做出了一个极其标准的“铁板桥”架势。

    玩偷袭的,当然是宇文凤同学。

    她不认识刘锦,更不认识英扎吉和邛忍,但看到锦衣卫那么大动静要捉拿他们,已是明白……这几个人肯定是朝廷的要犯。

    正是明白这,她才让紫薫依等人带朱微娖躲起来,不然的话,被他们知道公主殿下在船上后果将不堪设想。

    她原本从休闲室冲出来,还想帮着那八个侍卫,没想到,刚出中舱,便看到邛忍“砍瓜切菜”,顿时停住了身形……她很清楚,凭自己的武功,照样不是邛忍的一合之将,冲出去只是送死。

    看到邛忍如此凶残,宇文凤心里也开始紧张了,退回到中舱后,只能祈祷邛忍他们不要进来,但祈祷无效……也有一效,最惧怕的邛忍没进来,只是进来一个“刘公公”。即便如此,宇文凤也不敢掉以轻心,想着先剁了他一只手,再跟他PK。

    刘锦显然不愿意,躲过了宇文凤剁手的“提议”,但宇文凤躲在门后,也想好了应急预案,剁手不成,那就开膛!

    而刘锦这招铁板桥的功夫,完全是为宇文凤开膛摆好的架势,那道劈下的剑势也没收回,半道中一个急拐弯,剑尖沿着刘锦的裆部就往腹胸膛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