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7章 变故丛生3

第7章 变故丛生3

    ()    宇文凤在偷袭之前,已将自己摆在弱者的位置,作了严谨而周密的“沙盘推演”,这招“开膛剑”的后手正是她的必杀技。

    而刘锦身体往后仰倒的瞬间已看清偷袭的人并不是锦衣卫,而是一个江湖女子,他也不认识宇文凤,心里不由得感到诧异,出现了短暂的分神。

    但即便是这样的情况下,刘锦还是表现出了比宇文凤强了一倍不止的身手。他脑子里只来的及发出一声惊叫:“妈的,这娘们真狠那——”,却是在间不容发之际撤去了脚底的重心,人一下子往下躺倒,虽然后背重重地砸在地板上,但也是避免了被宇文凤开膛剖肚。

    不过,宇文凤开膛不成,凌厉的剑势却也是剖开了刘锦胸前的衣衫,并且让刘锦狼狈倒地,为自己抢夺了先机。

    她已明白,自己也绝不是这个老太监的对手,现在能做的就是拖延时间,尽量给朱微娖争取时间,也等来援兵。

    她丝毫没作停顿,跨步而上,剑势斩落,目标对准了刘锦的双腿。

    时迟那时快,从宇文凤挥剑偷袭,到现在进逼出招,兔起雀落,最多一两秒的时间。

    就是这一两秒的时间,却是让往rì里养尊处优的刘锦连番遭遇了平生最凶险的境地,硬生生吓出好几身冷汗。

    此时宇文凤长剑挥落,他也根本来不及从容避开,只能施展驴打滚“绝招”,先保住双腿再。

    很明显,刘锦鲜少有机会施展这招“驴打滚”,生疏的很,不但滚掉了头上的帽子,散乱了发髻,显得狼狈之极,也没有彻底保住双腿,被长剑在两条腿上都留下了一道深深的血槽,倒没有伤及筋骨。

    而宇文凤终于见血,伤了对手,当然是信心大增,立马趁胜追击,再次挥剑扑上,力争一鼓作气重创刘锦,让他彻底失去跟自己PK的能力,起码也让他起不来身,只能继续施展驴打滚。

    但希望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

    刘锦“扑通”倒地的时候,已让船舱外的邛忍注意到,他要保护英扎吉,也没进去,看刘锦情况危急,随手捏碎船舷上一块木头,“呼——”地便向宇文凤挥舞的长剑投掷过来。

    宇文凤耳边传来呼啸风响,却是不及抬眼看去,便感到虎口巨震,再也握剑不住,手中长剑顿时被击飞。

    得此一缓,仓皇闪避在地上滚来滚去的刘锦终于翻身得解放,重获zì yóu身,单掌击地,腰杆一挺,人已腾身而起。

    不过他双腿受伤,猛地站起,却是疼得他浑身一哆嗦,脚下也是一个踉跄。

    但站着总比躺着好,刘锦往后一退,拉开与宇文凤距离的同时,也是稳住了身形。

    正在此时,变故又生。

    但闻“咔嚓”一声大响,豪华画舫猛地一震,船头厚实的甲方上出现了一个大洞的同时,刘锦和宇文凤被都震得身子一歪,差摔倒。

    没等他们反应过来,耳边又传来“呼——”的声响……舱外的英扎吉已是看到又一块磨盘大的巨石呼啸而来,目标不是自己,也不是英扎吉,仍是这艘画舫。又闻“咔嚓”一声大响,木屑四飞,这次竟是砸在画舫一侧旁龙骨贴近水面的位置,冰冷的河水顿时从砸穿的大窟窿灌入。

    往岸上看去,正是锦衣卫老大夏可雄赶到。

    他投掷巨石不是想伤人,而是想将画舫砸坏,以免他们驾船而逃,关键是不想让他们脱离了锦衣卫的包围圈。

    他已经知道,长平公主此时也在画舫上,这一砸船行为也算是破釜沉舟,一边吸引他们注意,一边调集船只准备捞人,总好过公主殿下被他们挟持。

    夏可雄这般打算当即被英扎吉识破,连忙提醒邛忍,先驾船离开这片水域。话间,夏可雄也没闲着,又是一块巨石朝船头方向飞过来……夏可雄不清楚朱微娖在船上的位置,他也只敢往船头招呼,并且,照着船头猛K,碰巧砸烂锚链舱的话,船锚落水,他们想驾船而逃也是不可能了。

    “咔嚓”声响,画舫龙骨侧板又是一个大洞,邛忍也立即反应过来,他也无暇去驾驶舱威逼cāo舟的水手,深吸一口气,挥舞双掌向水面击去,“轰隆”巨响中,不但在水面掀起数米高的大浪,也将这艘豪华画舫推动着向河水中间驶去。

    而这个时候,在浑河两岸已有大大的船只三三两两驶离岸边向这艘豪华画舫快速逼近,并且可以清楚地看到,每艘船上都有十几个到几十个不等全副武装的锦衣卫,但他们不是手持兵刃,而都是端着弓弩……还是威力强大,三株连发的诸葛连弩!

    邛忍当然也看到了,他虽然不怕,但在诸葛连弩的围攻下,还要保证英扎吉安全却是为难他了。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这不是邛忍的作风,他双掌轮番挥出击打水面,也是加快了节奏,将这艘豪华画舫推动着,快速地沿着浑河,向下游而去,竟是不比逼近的船只慢,很快形成了画舫领头跑,多船奋力追的局面。

    众船很快驶离了这片宽阔的水域,进入了越来越狭窄的河道,后面尾追的船只已发现,前面豪华画舫的速度慢了下来,并且,貌似整个船体也倾斜了,尤其明显的是,船头下沉,而船尾却是高高翘起……这当然是船头底舱进水所致,夏可雄的“破釜沉舟”现在才初现端倪。

    终于,豪华画舫越来越慢,最终停了下来,不知是搁浅了,还是邛忍已没力“cāo舟”。

    而画舫停在这处,离岸边仅有三四米不到,已出了烟花巷的范围,但也是一处繁华所在,酒楼餐馆林立。

    此时正是午餐时间,很多临河而建的酒楼上用餐的客人突然看到一艘豪华“巨轮”停靠在眼前,饭也不吃了,一个个都围拢到窗前看热闹。

    还有一些识货之人,发现这艘画舫竟然是紫薫依的“座驾”,以为人家紫姑娘玩新鲜,驾船过来吃午饭,顿时像打了鸡血般兴奋起来,口哨声,尖叫声四起,嘴里大喊大叫“紫薫依”的芳名,也有免费为所在酒楼打广告,这家店推出了新品菜系,味道好极了,紫姑娘赶紧过来尝尝……不一而足。

    但这些人热闹不到半分钟,很快便作鸟兽散,嘴里吱哇乱叫,只恨爹娘少生两条腿。

    因为,不但从店外冲进来一群凶神恶煞般的锦衣卫,凡是遇到挡在前面的人,都是挥刀乱砍驱逐,而且,画舫后面紧追过来的船只……囿于河面窄,只有两艘船并行,但船一停下,船上全副武装船上全副武装的锦衣卫端着连弩齐齐对准了这艘豪华画舫。连弩上的箭在暖阳下泛着寒光,让他们刹那间明白,紫姑娘不是过来吃饭,这他娘的,貌似在逃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