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8章 变故丛生4

第8章 变故丛生4

    ()    所有追上来的锦衣卫,包括浑河两岸从高高低低建筑的窗口,栏杆,屋上端着连弩对着豪华画舫的,都是围而不攻,引而不发。

    英扎吉和邛忍便以为,只要自己不妄动,他们当不敢乱放箭……好歹咱是大清国的使节不是?

    因此,英扎吉和邛忍都傲然立在船头,藐视着对着他们的诸葛连弩。

    的确,锦衣卫是有这种顾忌,但更顾忌的是,船上还有长平公主呢。如果他们一直呆在画舫上,锦衣卫便一直不敢放箭,但若是逃离画舫,对不起,上头了,宁杀过,不放过。你们现在不动也好,咱们便耗着吧,反正画舫还在一一往下沉呢,到时候掉进水里看你丫的还能这么淡定不。

    不过,双方仅对峙了几分钟,离画舫彻底沉入水中还早着呢,却忽然从船舱内鱼贯而出一群人,改变了双方的攻守态势。

    走在前面的,正是烟花巷当红头牌紫薫依和姚曼玲,此时再无往rì的风情万种,而是俏脸煞白,哭哭啼啼,浑身抖抖索索,估计是吓得不轻。

    紧跟着她们的是黄奕和温璧瑕,这俩人虽然没哭泣,但也好不到哪儿去,眼中是写满了恐慌。

    而最后,却是瘸着腿走路的刘锦,双手分别押着宇文凤和朱微娖。

    看宇文凤衣衫凌乱,头发也披散着,白嫩嫩的俏脸上更是有一只鲜红的掌印,嘴角还留着血,想来是跟刘锦PK的厉害,最终还是不敌。

    而朱微如却是仪表端庄,连头发丝也没乱一根,应该是没被刘锦“欺君犯上”。

    看到这一幕,即便围住画舫的锦衣卫没见过长平公主,但也是能猜出……whois朱微娖。

    顿时听到四周不自禁地发出一声惊呼,也出现了的sāo动。

    船舱内竟然都是靓妞,并且大多不会武功,显然出乎英扎吉和邛忍的预料。

    但英扎吉一看到朱微娖,顿时眼睛一亮:着啊,这不是朱由检的宝贝女儿么?这真是太意外了,太惊喜了,峰回路转,绝对是峰回路转,看来,老子的运气不是一般的好。

    这样一个护身符完全可以让他在京城横着走,英扎吉大喜之下,再也无法淡定,疾步过去,一把将朱微娖拉了出来,挡在了自己的身前。

    “大胆的jiān贼,快放了我们的公主殿下——”

    “放了公主殿下,饶你不死——”

    “英扎吉,你若敢伤了公主殿下一根毫毛,老子一定把你碎尸万段!”

    “……”

    原本邛忍还奇怪英扎吉的举动,听周围怒叫声四起,顿时明白了怎么回事,心中也是大定。

    他对刘锦竟然能逮住大明公主表示很欣赏,便朝刘锦递过去一个暧昧的眼神,顿时让刘锦“娇躯”一震,菊花一紧,连忙避开他的眼光,走到英扎吉身边,嘀嘀咕咕起来,嘴上着,眼睛却是看向了黄奕和温璧瑕,显然是告诉英扎吉,这两妞的身份也不简单。

    正在这时,岸边传来一阵sāo动,夏可雄带着一群人排开众人走到了前面。

    “刘锦——”都是这货坏了大事,夏可雄怒视着刘锦,恨不得把他生吞活剥,“你助纣为虐,以下犯上,竟敢挟持公主殿下,难道不怕株连九族?”

    “株连九族?呵呵……”刘锦眯眼看着夏可雄,一脸的不以为然,“叛逆是死,挟持公主也是死,咱家已自身不保,哪里还顾得上他人?”

    夏可雄也是对刘锦太过忿恨,才忍不住一上来便对他怒斥,此时见他破罐子破摔,只能表示很无奈。

    他深吸一口气,知道现在不是忿恨的时候,只能指望英扎吉能听劝,千万不要丧心病狂,伤害到公主殿下。

    夏可雄偏转头换了一副表情,像是遇到好久不见的亲友,对英扎吉一拱手,和颜悦sè道:“英王爷,好久不见,您风采依旧啊。”

    英扎吉当然知道夏可雄忌惮什么,心里是有恃无恐,根本不给夏可雄面子,冷冷一笑道:“少废话,快快把你这些个锦衣卫通通撤走,不然,别怪本王不客气……”着,为了表示自己不是的玩,单臂一勒朱微娖的脖子,眨眼间让她呼吸急促,脸涨得通红。

    “哎——好,好,英王爷先请手下留情……”夏可雄吓出了一身汗,摆手连声道。

    英扎吉当然不会,也不敢勒死朱微娖,恐吓一下而已。

    他松开手臂,冷冷道:“本王耐xìng有限,我给你一炷香的功夫……”

    “英王爷,您应该清楚,朝廷对您绝无恶意,更不会伤你xìng命……咳咳,我们这般阵仗,只是为了捉拿刘锦这个叛贼……”夏可雄这个时候只能是睁眼瞎话了。

    英扎吉也清楚,或许朱由检真不敢拿他怎样,但成为阶下囚却是很丢面子的,咱要体体面面地办理使节交接事宜,然后体体面面地回大清国,现在明朝公主就是咱跟朱由检谈判的最好筹码。

    他嗤地一笑打断道:“你当本王是三岁的娃娃么?可笑!”

    “额……英王爷,我岂敢骗您……只要您放了公主殿下,我愿以人头担保,绝对保您无恙,咳,您若是不信,我可以自甘受缚……”夏可雄就差指天画地地发誓了。

    “真是啰嗦!”邛忍突然上前一步,一把拉过靠近身边的姚曼玲,“啪”的一掌击在她后心,顿时将她击飞了出去,姚曼玲惨叫都来不及发出一声,便“噗通”掉落水中,很显然是一击毙命,“夏可雄,老子要你搞清楚,现在你没有讨价还价的资格,快快把人撤走!”

    他话一完,一把又将紫薫依拉了过来,伸掌抵在她后心处,冷冷地看着夏可雄。

    夏可雄身为锦衣卫老大,也是个心狠手辣的主,但现在跟邛忍一比,也是自叹不如,不由得愣在了那儿。

    就是这么一愣神,又让一代佳人紫薫依香消玉殒,邛忍趁热打铁,持续施压,不给夏可雄喘息和思考的机会,“啪”的一掌,又将紫薫依一击毙命。

    “你撤不撤?!”

    邛忍一边厉声喝问,一边又将魔爪伸向了早已吓傻的温璧瑕。

    夏可雄看着温璧瑕眼里透露出的绝望和乞求之sè,心里做着天人交战,撤,还是不撤……

    “啊——”

    随着一声惨叫,已不容夏可雄再做权衡,必须选择撤……话邛忍又将黄奕擒在了手中,这闺女可是好友,刑部侍郎黄胆的女子。

    “慢着!”夏可雄一声断喝,紧跟着大手一挥,“我撤,马上撤——”

    突然,异变再生,一道水淋淋的身影,从邛忍等人背对着的画舫船头一侧,仿似风驰电掣般扑了出来,正是西门大官人从水路杀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