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9章 变故丛生5

第9章 变故丛生5

    ()    西门大官人跟朱微如赶到烟花巷的时候,却是扑了个空,沿途追来,正见到刘锦将朱微娖等人押出来一幕。

    情势急转,变故横生,他和朱微如都不知道刘锦竟然在船上,并且已经公然叛逆。

    眼看着英扎吉嚣张地将朱微娖挟持,镇定如朱微如也是乱了方寸。

    夏可雄是第一批赶到这里的,但一直没露面,实在是不敢擅自做主处理眼前乱局,只是苦苦等着朱微如能尽快过来。

    此时见朱微如貌似也没了主意,他只能跟朱微如一样,眼巴巴地看向了西门大官人。

    虽然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但西门大官人却非鲁莽冲动之人,他倒很是冷静,迅速打量了一番四周环境后,让夏可雄出去与对方周旋,尽量吸引对方的注意力,自己则悄悄地潜入了冰冷的河水中。

    西门町平生最怕下水,但今天,他必须抛开对水的恐惧心理,必须豁出去……因为现下自己这一方,投鼠忌器,若想解开这个对峙的乱局,这里除了他之外,估计无人可以胜任。

    西门大官人搬着一块巨石,在水底下一步一步向画舫淌过去。

    而他浮出水面,从画舫另一侧攀爬上来之所以没被英扎吉等人发现,夏可雄吸引了对方注意力是一个原因,最主要还是此时画舫倾斜的厉害,并且人都站在船头,也加速了船头下沉,英扎吉等人大部分注意力都放在了保持身体平衡上。虽然邛忍也听到响动,却以为是画舫旁龙骨断裂发出,并且他凶xìng大发,正辣手摧花呢。

    西门大官人暴起发难,目标早已锁定……姨子的安全当然最重要,所以英扎吉倒霉了。

    不要英扎吉毫无防备,即便jǐng惕xìng十足,在西门大官人势在必夺的一扑下,也是徒劳。

    他根本没明白怎么回事,耳边只听到呼地一声,脖子便被人捏住了,而他勒住朱微娖脖子的手臂,几乎同一时间,“喀嚓”一声已被拧断。

    随着他一声惨叫发出,邛忍和刘锦才注意到……有强敌来袭!

    却是不等二人回头看清楚,西门大官人一手捏着英扎吉的脖子,一手揽住姨子的腰腰,再次强势出击。

    这次的目标,是离他只有两步之遥的刘锦,而这次出击,是西门大官人最熟练的招数——无影脚!

    刘锦刚刚回过头,便看到一只大脚丫朝自己后心踹过来,他也想闪避来着,脑子里却只闪出这个念头,便眼睁睁看着脚丫命中目标,“砰——”的一声,这脚力量之大,竟是直接将刘锦踢上岸,从一座酒楼的窗户砸了进去。

    朱微如眼见如此情景,早已见识过“老公”各种彪悍,各种变态,已经习以为常,而没有跟周围的锦衣卫一同发出惊叹或哄然叫好声,只是心里大定,终于长出一口气。

    不过,朱微如气出的早了,以为西门大官人已经掌控大局,却是瞧了基门老前辈邛忍。

    西门大官人两番攻击的间隙,足够让邛忍回过神来。

    他在英扎吉四大贴身护卫中虽然排行第三,但一身蛤蟆功连老大六指血魔也不敢视,放眼天下,能跟他单挑PK的,绝对不超过二十个,而能完胜他的,更是一只手也能数过来。

    诚然,西门大官人是五只手指的其中之一,但也绝不能轻敌。

    就现在,西门大官人一脚踢飞刘锦,便是将自己的背部完全暴露给了邛忍,他双手又各拿着一个人,虽然听到邛忍从喉咙底发出一声低沉的蛙叫,知道这厮要从背后偷袭,却是不及转过身来,一股排山倒海般的大力已汹涌而至。

    “嘭——”地一声闷响,正击中西门大官人后背。

    实话,凭西门大官人的身手,他即使不及转身,也是可以跨步避其锋芒,但这厮勇敢冲上来救姨子……尤其是揽住姨子蛮腰后,朱微娖脸上的表情有惊喜,有信任,有娇羞,不但顺从地紧贴到他怀里,还用双手环住了他,让这厮脑海中瞬间产生了一个要在姨子心目中树立一个崇高的英雄主义形象……关键是要感动人,最好是感动的姨子眼泪稀里哗啦的,从此一颗芳心非姐夫莫属。

    这厮运气于背,硬生生接了邛忍逃命前全力一击,身子往前一扑,却是踉跄几步,并没摔倒,他也不加掩饰,脸上表情痛苦万分,好一阵气血翻涌,终于,咳咳……咳出了一口鲜血,正喷在一脸紧张看着他的朱微娖脸上。看到她眼中刹那间迸shè出怜惜,不舍,心疼等等混杂在一起的柔柔波光,西门大官人觉得挨这一下值了。再看到朱微娖清丽难言的脸庞上血痕,让他想起了林黛玉,想起了苏梦枕,想起了周瑜,想起了许多位咳坛前辈,原来……咳血可以如此的凄美。

    “咳——”又是一股血腥涌上喉咙,这次没有再喷姨子,而是从嘴角流了出来。倒不是他不忍破坏那副凄美的画面,实在是没几滴血,只有呸——才有喷的效果。

    “嗖、嗖、嗖——”

    一阵弓弩连响,打断了西门大官人的咳血秀,回头望去,但见身着皂衣的邛忍仿似一只大鸟,已从画舫上“飞”上了一处屋,立时引来诸葛连弩的轮番招呼,但他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伤痕,一路飞奔而去。

    到了此时,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虽然跑了一个邛忍,但擒住了他主子英扎吉,也擒住了卖国贼刘锦……当然,最关键是公主殿下无恙。

    眼看画舫倾斜的已经立足不住,朱微如和夏可雄亲自跳上画舫,朱微如接过朱微娖,先回到了岸上,夏可雄则解开宇文凤被的穴位后,一弯腰,将早已吓瘫在地的黄奕拉了起来。

    受了内伤的西门大官人当然是行动无碍,他仍是伸手捏着英扎吉的脖子,却是不等船上几人跃上岸来……忽然,一声惊叫响起,再生变故!

    抬眼看去,刚刚脱离危险的朱微娖,此时却落在了一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僧人手中,而陪着她的朱微如已被倒在地,生死不明。

    事发突然,事起仓促,大家伙刚刚落下的心再次骤然提起,都忘了话,只是一脸惊骇地看着这个僧人。

    为啥惊骇?

    因为这僧人一看就不是好人,并且看他身手,神出鬼没的,貌似深不可测……公主殿下落入他手中,危险大大滴!

    他身着黑sè缁衣,头皮光光,高颧竖耳,鼻尖唇薄,倒有几分出尘之意,但一双三角眼寒光四shè,配上那削瘦嶙峋的骨架,完全没有祥和之意,犹如一头凶狠的,饿了好久的瘦虎,像是随时要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