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10章 为爱而出家?

第10章 为爱而出家?

    ()    谁也没注意到黑衣僧是何时现身,谁也没看清黑衣僧是如何出手。

    黑衣僧功夫好是原因之一,但还有一个原因绝不容忽视,那就是……这货不仅very-very-very瘦,也very-very-very矮。

    他站在朱微娖身侧,身高只及她腰部,若不是他周身有一道无形的气墙将周围身高体魁的锦衣卫隔挡在三四米外而露出身形,应该还是没人会发现他这样一个“渺”的存在。

    不过,虽然黑衣僧身材瘦,但浑身却散发出一种天立地,泰山压的气势,竟让那些个回过神来纷纷举起诸葛连弩对准他的锦衣卫不敢逼近一步。

    而他和朱微娖站在一起,一个是满目yīn鸷,干巴瘦,已经大半截入土的老者,一个是清丽绝伦,体态婀娜,还有大把青chūn可以挥霍的少女,两者对比,顿感恶者愈恶,美者愈美……如此视觉冲击给人一种强烈的诡异之感。

    大伙儿都脸露骇然之sè,但英扎吉除外,因为,异变一生,他一见到黑衣僧,浑浊的眼眸顿时发亮,脸上惊喜莫名,若非仍被西门大官人捏住脖子不了话,他肯定是惊呼出声。站在黑衣僧身侧的朱微娖脸上也无惊惧之sè,却是双目盈泪,满脸悲戚,娇躯轻颤……原本几个“鞠友”遇难已经让她内心充满了伤心和自责,此刻以为姐姐也遭遇了毒手,心里的悲恸简直难以言表,自己的生死安危已经无足轻重,也无暇考虑。

    西门町见到朱微如倒地,也是吃惊不,却发现她虽然双目紧闭一动不动,但面sè如常,琼鼻微微翕动,想来没有xìng命之忧,只是被制住了穴位罢了,心里稍安。

    此时,黑衣僧下巴高高扬起,寒光四shè的三角眼瞪着天空,貌似在跟老天爷,佛祖,上帝叫板,芸芸众生根本不值他一看,傲慢之态十足。

    有种叫“装逼不怕雷劈”的人,黑衣僧显然就是。

    西门町见他这样一副欠揍的鸟样,虽然心内极度不爽,但却是不敢觑,更不敢轻举妄动,自己受了内伤事,关键是……抓人家姨子当人质的人都伤不起啊。

    当然,黑衣僧在锦衣卫环伺下还敢绑架公主殿下,不要西门町,即便是夏可雄也明白,肯定跟英扎吉有关。

    既然都有人质在手,西门大官人倒不担心黑衣僧会伤了朱微娖。

    他脸上不动声sè,不慌不忙提着英扎吉跃上岸来,却是不等他话,紧跟他跃上岸来的夏可雄已sè厉内荏,并且有语无伦次道:“哪里来的野和尚,快放了公主殿下!!你是什么人?简直是狗胆包天!罪该万死!”

    不怪夏可雄如此表现,要知道,甭管是朱微如还是朱微娖,每次公主出宫,老朱都三令五申,锦衣卫亲军必须时刻担负随行保护之职,断不能出任何差错。今天可好,接二连三出现变故不,朱微娖更是连番被擒为人质,这若是有什么闪失,夏可雄只能把自己的脑袋给朱由检当尿壶踢了。

    黑衣僧神sè不变,依旧两眼望天,一脸傲然道:“本尊乃大清国国师,法号鹫颉,我大清臣民也称呼本尊为无量寿佛天尊法师!”

    西门大官人本来还很淡定,一听黑衣僧自报名号,顿时长大了嘴巴,无量寿佛天尊法师?我你个肺,这么唬烂的名字,是不是吓唬人的啊?不过,大清国国师?也许真有道行。法号“纠结”?呃……难道这货是英婷爱的师傅“鹫颉”??呀——肯定是,必须是啊!嗯?爱……

    这厮想到英婷爱,捏住她老爸脖子的手便不由自主地松开了少许,眼睛也向堵在鹫颉身后的人群扫视过去……却在这时,那堵在鹫颉身后的锦衣卫仿似有一只无形的手将他们推了开来,让出了一条通道,而从通道另一端,酒楼后门缓步走来三个人。

    当先一人,也是身着黑sè缁衣,却是个又高又胖的中年和尚,貌似弥勒佛的放大版,满脸堆笑,将两只本就不大的眼睛挤成了一条缝。正是他一路走来,将挡在他身前的人“挤”到了两边。

    后面俩人紧随其后,却是并排而来。

    左边一人,二十四五的样子,明显是清国皇家装扮。

    但见他剃发留辫,辫垂脑后,头戴一三眼孔雀翎纬帽……就凭这帽子,就能判断这年轻人在大清国肯定是地位显赫。要知道,孔雀翎纬帽,一般是单眼,或双眼,只有亲王或功勋卓著的大臣才能戴这种三眼帽。穿一身偏大襟四面开衩的玫瑰紫长袍,衣领高高立着,遮住了大半个下巴,外加一件明黄sè坎肩,脚蹬虎皮深统靴,整个人看起来干净利落,却又显得雍荣华贵,卓然不群。

    而另一人……西门大官人顿时眼睛发直,嘴巴情不自禁张大,满脸的不可思议。

    不错,这人正是英婷爱,但她不再是一身紫幕将浑身上下遮掩的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双眼睛,竟然,居然,赫然貌似出家了……头上梳着女冠道髻,穿着一身深紫sè道袍,腰肢轻束,宽袖低垂,手中拿着一只深紫sè的宽沿竹笠。

    她这身颠覆以往形象的装扮,不要西门町感到不可思议,便是她老爸英扎吉也是看得目瞪口呆。

    不过,她装扮虽然变了,给人的感觉却一没变……一张脸依旧冷冰冰的不带丝毫感情,离她数米远也能感觉到从她身上散发而出的yīn寒之气。

    她目不斜视,行走若湖风拂柳,一步步径直走来,立在朱微娖身侧后,从容地将宽沿竹笠戴在头上,似乎怕晒,但却让朱微娖不由得打了几个寒颤。

    而英婷爱往朱微娖身边一站,这俩个绝世美女顿时吸引了包括西门大官人在内的几乎所有人的目光,但这俩人的美却没有可比xìng:朱微娖美得让男人不敢正视,容颜清丽到了极,令人睹之忘俗,但话回来,她还是个萝莉……萝莉PK御姐,还真是让男yín头疼,更加蛋疼,并且,“冰雪”御姐还是混血……睫毛比一般汉人女子要长要密,长发微黄,眼瞳清碧,肤白如雪,此刻在阳光下娉婷而立,好似名花玉树般夺目,露在交领道袍外的那截脖颈颀长莹秀,比羊脂美玉还羊脂美玉。或许是不再长期掩面,脸上的皮肤似三月桃花,粉白里透着绯红,虽然竹笠遮挡了阳光,但还是纤毫毕现。宽沿竹笠浅压至眉,更显眉若翠羽,唇似涂丹,尤其是那双美眸晶亮透澈,好似一汪深潭,让人情不自禁深陷其中,想要刺探她的内心深处。

    但此时,此刻,此分,此秒……这双又大又亮的清碧双眸却是深深地,直直地,牢牢地,死死地盯着西门大官人,那里面流淌着只有西门大官人才能读懂的爱的,恼的,恨的,怨的,伤的,痴的目光。

    西门大官人虎躯一震,刹那间明白一个事实……实在没想到爱竟对自己用情如此之深——为爱而出家?

    很显然,现在身为“yín侠”的西门町与当rì的西门町对这“仇人之女”的想法有了大大的不同:那时想着长痛不如短痛,将爱的萌芽扼杀在摇篮中;而当下,他隐隐也感到自己的内心深处,其实也是很想很想,很在乎很在乎,甚至很爱很爱爱的,这种感觉不同于他跟花无语的那种补偿赔罪xìng质的爱,也不同于对独孤羽那种崇拜敬重的爱,更不同于和轻舞霓裳、朱微如、叶筱轩、陈圆圆等被动接受的爱,这是一种穿越过来后初恋的感觉……谈不上刻骨铭心,却是纯纯的,暖暖的,绵绵的。

    *******

    Ps:祝大家节rì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