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12章 一个照面便被KO

第12章 一个照面便被KO

    ()    京城一条条大街巷上一下子不知冒出了多少公人,飞鱼服的锦衣卫自然不必,还有青衣的捕快,褐衫的西厂缇骑,几乎把整个京师都闹得鸡飞狗跳,沿途之人很久没见过如此阵仗,以为发生了什么天大的事,一个个看得心惊胆颤,却是掩不住好奇,纷纷尾随而去。

    但见一股股人马或是步行跑,或是骑马奔驰,目标一致,杀奔烟花巷方向。

    此时,烟花巷周围早已被包围,各处街巷已经是人满为患,那真是里三层,外三层,并且黑压压的人cháo还在源源不断地汇聚,一眼看不到尽头。

    青衣的捕快是由京城顺天府府尹黄胆亲自带队,他跟夏可雄关系非常,第一时间便得到消息,公主遇险!当然,他急冲冲带着衙门几乎所有的捕快赶赴过来护驾,更心系自己宝贝女儿的安危。

    而符兴生率领大批西厂缇骑气势汹汹杀到,一开始却不是前来救公主殿下大驾,只是听烟花巷突然冲进无数全副武装的锦衣卫,貌似要抢地盘。这还了得?这他妈是虎口夺食啊!但到了烟花巷附近,却得知了一个惊人的消息:公主殿下遭遇绑架!人家锦衣卫是来紧急救驾,并非前来抢地盘,顿时吓出符兴生一身冷汗。开玩笑,公主殿下可是在西厂的地盘遇险,西厂没有及时前来护驾,反而让锦衣卫抢了先手,万一公主殿下遭遇不测,西厂肯定是首当其冲要被问罪。

    想到脑袋有可能不保,符兴生心里不由得发出呐喊:谁他妈能告诉我,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符兴生虽然是在太监堆里混的,但审时度势的本事不比有蛋蛋的夏可雄或是黄胆差,这个时候一切都必须为救驾开道。至于锦衣卫这次招呼也不打便强势进入烟花巷,以后极有可能触碰西厂这块巨大的蛋糕,他当机立断,不能再跟锦衣卫较劲了,应该搁置争议,共同开发!

    符兴生脸上写满了焦虑之sè,拽着黄胆的手,挤进了包围圈,看到朱微娖暂时无恙,已是放下心来,但听到“绑架”公主殿下的几人竟然是清国使臣,顿时也是大吃一惊,再听闻瓦克达“恶人先告状”的话,再也按捺不住,连忙从旁边上前一步,却是对西门町拱手道:“西门将军,正所谓远来是客,这几位清国使臣虽然对我大明公主有所不敬,但想来也是无意冲撞公主大驾,我们若是效仿此等作为,岂不是落人口柄,笑话我大明心胸狭,没有容忍之量?咱家以为,西门将军当先放过英王爷。”

    符兴生这番辞软中带刺,水平能甩夏可雄好几条街,不愧是宫里出来的御马监首席,不但驳斥瓦克达他们无礼在先,还彰显了大国风范……不跟人一般见识!最后一句,更是睛之笔,既提醒西门町,咱家知道你跟英扎吉有仇,但现在公主殿下还在对方手里,你千万不要意气用事,还是“先”放过他,以后再报仇不迟啊。又挤兑住瓦克达他们,咱们这边大人有大量“先”放人,你们还不快快将我们公主殿下放了?!

    这话得漂亮,也很yīn损,瓦克达眼中不由得jīng光一闪,定定地打量了一下符兴生后,也开始重新审视被他忽略的“西门将军”。

    这个时候,西门大官人终于从英婷爱脸上移开目光,现在显然不是跟她互诉衷肠的时候,当然更不方便问她是否为爱而出家。

    他朝符兴生微微一笑道:“符公公所言极是,是西门町鲁莽了。”嘴上着,手上已经松开,并且还退后一步,对英扎吉抱歉地了句:“多有得罪,还请英王爷原谅则个。”

    英扎吉脖子脱困,哪里敢在西门町身前多呆,连忙快步走到瓦克达几人身边,看了女儿一眼后,便躬身跟瓦克达和鹫颉施礼拜见。

    那高大而肥胖的和尚看西门町放了英扎吉,便笑嘻嘻地在朱微娖后背轻击一掌,虽是放开了朱微娖,但他这种冒犯公主殿下玉体的行为不仅轻浮之极,更是无礼之极,无状之极,顿时让周围一众锦衣卫两眼冒火,貌似立马要将这个死胖子烧烤掉。

    这和尚对自己引起众怒根本无视,依旧笑嘻嘻地,稍稍弯腰,肥大的手掌伸向倒在地上的朱微如衣领,想是要将她提溜起来。

    别人不知朱微如身份,夏可雄却是知道,哪里会让他还如此亵渎坤仪公主殿下,也不及发话,连忙疾步而至,伸掌便要搁开那和尚的肥手。

    而站在这和尚身侧的鹫颉却以为夏可雄对自己大徒弟那英峰刚才的行为不满,要出手教训他,也看出夏可雄身手不凡,估计徒弟要吃亏,便大吼一声,闪电般从旁边一掌击来……夏可雄虽然混迹官场,但他的功夫在江湖上也是排上号的,起码可以跻身地榜前列,但此时被鹫颉这声大吼,浑身汗毛竟是刹那间炸起,感觉自己像是一只将要被猛虎捕杀的猎物,想逃避却迈不开步,那种死死被锁定的感觉,很是恐怖。

    夏可雄眼睁睁看着鹫颉那一掌击向自己的勒部,完全是放弃了抵抗和挣扎,就在他要被鹫颉“秒杀”的关键时刻,突然他整个身子横移了出去,正是西门町及时赶到将他推开。而西门町推开夏可雄后,手上动作不停,掌如奔雷,右掌拍向鹫颉肩部,左掌击打仍然伸手要提溜朱微如的那英峰腰胯……西门町的攻击,比神经末梢的传递还有快,出手的速度实在是快的惊人,以至于众人只看到模糊的残影,下一刻,鹫颉作为师傅显然技高一筹,成功避开,但死胖子那英峰便没那么幸运,一道肥胖的身影腾空飞起,直向他身后酒楼的屋落去。大伙儿再定睛看去,西门大官人不仅傲立原地,还将朱微如抱在了手中。

    这一下,不仅仅是这些个锦衣卫,连瓦克达都瞠目结舌地望着西门町,一句话也不出来。

    尤其是鹫颉,内心的震惊难以言表,刚才电光火石的一幕,他可是看得清清楚楚,还以为是幻觉呢,人类的速度怎么可以有如此之快,佛祖请给个解释?但西门町那一掌之威,让他惊醒过来,虽然仓促间避开,但也感觉到身前扫过一股凌厉的劲风,刮得老脸生疼。

    鹫颉生xìng高傲,向来瞧不起中原武林,二十多年前曾来中土游历,顺便找中原武林人士切磋,其实就是想凭一己之力挑战整个中原武林,而他当时的虎吼功只修炼到八层功底,却几乎横扫中原武林,这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真正的高手不屑出面跟他比划,后来实在是鹫颉叫嚣的凶,太过猖狂,身为武林盟主的子郁非只好出面。当时子郁非的武功如rì中天,被公认为天下第一高手,他也是抱着跟域外武功切磋的想法,一开始并没有对鹫颉使尽全力,而是陪他玩了几百招才将他击败。但如此一来,却是更让鹫颉瞧不起中原武林,以为中原武林也只有这个所谓的武林盟主才是自己的对手,如果将他打败,也就征服了中原武林。当然,鹫颉对子郁非的武功还是佩服的,因此,他回去后潜心修炼,在没有把握击败子郁非之前,发誓绝不再踏足中土。

    很显然,他这次护送瓦克达前来大明,是感觉自己有把握击败子郁非了。因为他不但将虎吼功突破至十二层巅峰,还参悟了一套剑法,自我感觉应该可以克制子郁非当rì击败他所用的上清剑法,为此还为这套剑法起了个雪耻的名字:灭上清剑法!

    甭管这套剑法是不是真能“灭”上清剑法,鹫颉能参悟出来,也的确有些真本事。

    他重临中原大地,绝对是踌躇满志,雄心勃勃,一也没将中原武林看在眼里,却不料,自己来大明后的第一次真正出手,便被一个年轻人击退,并且,他还是一人分击二人,徒弟更是一个照面便被KO。

    鹫颉看着西门町的眼神充满了不可思议,这个时候耳边传来“哗啦啦”一阵响,那英峰肥硕的身躯将那酒楼屋砸塌,又砸穿二楼地板,直接掉到了一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