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13章 很有他老娘的几分遗风

第13章 很有他老娘的几分遗风

    ()    冰山消融,势不可挡,唯有大海可以容纳。

    英婷爱也是一座冰山,因心中燃起爱火而逐渐消融,却有一道天堑隔开了她和西门町,让消融的冰山不能流向西门町这片广阔的大海。

    她选择远远地逃离爱火的种源,以期再度冰封自己,但爱的火种一旦燃起,便如火山爆发,一发而不可收,岂能阻挡冰山消融之势?

    英婷爱熄灭不了心中爱火的旺燃,自然也阻挡不了对西门大官人与rì俱增的相思,她变得愈发沉默,愈发yīn冷,即便面对自己的母亲,也是不苟言笑。

    她受尽爱的煎熬,饱尝相思之苦,万般无奈下,剑走偏锋,不再以一身“紫幕”示人,公开亮相,接触外界缤纷的世界,从而分散淡化内心的苦恋……却不心博得“大清第一美人”的名号,引来无数“爱粉”飞蛾扑火。

    英婷爱个xìngyīn冷,哪堪承受这sāo扰之累,干脆出家当道姑,绝了众多“爱粉”的念想。

    当然,也有一些铁杆“爱粉”坚定信念,决不退缩,不要你当道姑,就是变xìng,也誓将“爱爱”娶回家。

    这些铁杆“爱粉”,不用,都是些身份背景巨牛-逼的人物,他们深信:如此一个冰美人,当然是德能者居之,她现在不接受我,那是我在她心目中还不达标。

    瓦克达便是铁杆“爱粉”之一,更是其中的佼佼者。

    他是个聪明人,虽然内心已将英婷爱视为己有,但从不向英婷爱表露爱意,甚至没有向周围的人流露一丁的心中所想,只是偶尔去拜访鹫颉,碰巧见到英婷爱打个招呼,话都不一句,一来二去,碰巧碰多了,反而引起了英婷爱的注意,特别是瓦克达每次来,都有意无意地跟鹫颉探讨大明的局势,免不了到英扎吉,好几次让英婷爱主动搭话……瓦克达再偶尔来拜访鹫颉,便“碰巧”鹫颉外出了,只有英婷爱一人在,自然地,英婷爱便陪他聊聊人生,聊聊理想,交流交流汉语,一中原武林……如此这般,这般如此,英婷爱倒是将瓦克达当作了在清国唯一的朋友。

    眼见着英婷爱一步步落入自己的计划中,瓦克达自然是chūn风得意,做起事来也倍有jīng神,屡屡为父亲代善铲除异己,却不料皇太极一纸调令,要将他“发配”到明朝去,顿时打乱了他的泡妞计划。

    瓦克达懊恼得不行,叔叔将自己支开,肯定因为豪格嫉妒我跟爱爱走得近……正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自己这一离开,先前的工作不是白做了?不行,绝不能让豪格得逞,爱爱是我的,谁也抢不走!

    他大胆地向英婷爱发出邀请,是请她做自己和鹫颉、那英峰出使中原的向导,心里却打算利用这次“长途旅行”的机会,进一步加深彼此的感情,甚至确立恋人的关系。

    让他高兴的是,喜欢深居简出的英婷爱居然答应了,还是毫不犹豫,干脆利落地答应,有戏,绝对有戏,爱爱妹子也是离不开我的。

    让他郁闷的是,英婷爱陪同他们出使大明,一路上竟然极少跟他话,更是将yīn冷的个xìng发挥到了极致,常常将自己一个人关在屋里,整天都不露面。

    瓦克达检讨了一下自己,发现自己并没做错什么,那么,英婷爱如此表现,只能明……天冷了,入冬了,冰美人要冬眠,拒绝一切热情靠近。

    只有英婷爱自己清楚,自己想也没想便答应瓦克达,其实是潜意识中的答案,想要再见西门町,哪怕是远远地看上一眼。而随着踏足中原大地,每前进一步,这一份渴望便增加一份。但她知道,大明幅员辽阔,他们又是从北方而来,若是遇到远在江南之地的西门町,除非是佛祖显灵,要么是见鬼了。当然,见鬼的不要,还是佛祖显灵有爱,如此,英婷爱便把自己关在屋里rìrì夜夜祈祷了,这显然,这是一种爱入膏肓的表现,她对西门大官人的爱已深入骨髓,无药可救。

    皇天不负有心人,佛祖果然很有爱。

    到了京城,没几天便要返程,英婷爱已经绝望的时候,西门大官人浑身湿漉漉地出现了,虽然在别人眼中他的样子颇为狼狈,但在英婷爱眼里,却是可爱可亲之极。

    原本她对酒楼附近闹得天翻地覆一也不关心,后来听鹫颉,那画舫上竟然是自己的父亲,才稍稍注意,但也没有多看,这种事自有鹫颉和瓦克达他们处理,她只做一个旁观者。

    直到她跟着师兄走到阳光下,从容地戴上竹笠,才不经意地打量了一下挟持父亲的人……佛祖有爱太突然,让人家英婷爱一思想准备都没有,只一眼,她便定住了,周围发生的一切都自动屏蔽,她的眼中唯有西门大官人。

    “哗啦啦”一阵大响,肥胖师兄制造的噪音终于将英婷爱唤醒,但她却没有理会,仍是那般凝视着西门町,生怕自己一眨眼,西门町就会消失似的。

    很显然,西门町那一掌没有下狠手,只是用巧力击打在那英峰的腰胯部,而那英峰皮糙肉厚,看样子很经摔,在别人诧异的目光中,除了身上的淄衣有些脏乱,他竟是浑身无恙地走了出来。不过,此时他的脸上再无弥勒佛般的笑容,而是黑着一张肉脸,眼角更是在不停地抽搐,像看怪物一般盯着西门町,眼中也流露出掩饰不住的惧怕。

    这个时候,西门町也没先解开朱微如被封的穴位,仍是单手搂抱着她对夏可雄道:“夏指挥使,公主殿下受到惊吓,此地不宜久留,赶紧护驾回宫。”也只有夏可雄明白,西门町口中的公主是两个人,而西门町这么,他还以为是朱微如有什么问题,哪里敢怠慢……而西门町完,又对符兴生道:“符公公,这几位清国来使就麻烦你好生接待,我们要先走一步……”着,脸带微笑朝瓦克达几人头,眼睛扫到英婷爱的时候,见她还是那般痴痴地看着自己,鼻子竟不由得一酸,连忙避开,他自己也没想好,究竟要不要跟英婷爱将爱情进行到底。

    人聚的快,撤的更快,彷如退cháo一般,原本被围的水泄不通的烟花巷周围,不一刻已空空荡荡。

    ********

    “慈焕,你冷静,你冷静……”一个十二三岁,体形较胖的半大孩子一脸恐惧地往后退着。

    步步逼近的,竟然是一个只有五六岁,长得粉雕玉琢般的正太,而他脸上的yīn笑竟有种成熟到爆掉的感觉。要么,这家伙患了失心疯,要么他熟得太早,还有一种可能……他是天山童姥,外表正太,内心却有三百六十五道裂痕,每道裂痕上都写着“chūn夏秋冬”四个字,沧桑到妖。

    此时正太手里提着一根皮鞭,甩得“啪啪”直响,一脸气哼哼的样子道:“我白花花的银子喂狗了,你让我冷静?”

    “这次是为兄不对,我跟你道歉,下次,下次,下次我一定选你!”

    “你不用选我……但也不能选慈炤!”

    “咳咳……慈炤的字的确写的好,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为兄也不能睁眼瞎话不是?”

    “你还?!害我在父皇面前丢脸,把银子还给我!”

    “那啥,慈焕,咱们兄弟里,为兄我跟你关系最好了……”

    正太呸了一声,老气横秋道:“少跟我套近乎,还不是因为我手里有银子?”

    “呃……慈焕,你这次是非要找为兄的麻烦不可?”着,他脚下的速度越来越快,最后转身便跑。

    “我有要找你麻烦了吗?”正太挥舞着皮鞭,迈腿便追,一脸野蛮道:“喂——你给我站住!朱慈炯你个软蛋,墙头草,先让我抽两鞭撒撒气再——”

    正太正是袁贵妃的宝贝儿子朱慈焕,若是西门大官人看到这一幕,他年纪不但学会了贿赂,竟然还学会了皮鞭cāo,肯定会感慨一句:这孩子的yīn狠果然很有他老娘的几分遗风。

    朱慈炯显然领教过朱慈焕的皮鞭cāo,哪里会站住,只有跑得更快。

    但他虽然年长,身高腿长,却没有正太步伐灵活,这一跑一追,竟慢慢地要被朱慈焕追上。

    朱慈炯怕挨皮鞭,转了个方向,直向父皇朱由检接见臣僚的正心殿跑去,貌似今儿很热闹,有许多人被父皇召进宫。

    眼看着正心殿就在前面,朱慈炯虽然气喘吁吁,累得不行,却是放下心来,还有暇回头看一眼在后面紧追不放的朱慈焕。

    却发现朱慈焕突然停下了脚步,满脸不可思议,眼带惊奇+惊恐地看向正心殿偏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