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14章 一脸的羡慕嫉妒恨

第14章 一脸的羡慕嫉妒恨

    ()    毫无疑问,从不将人看在眼里,极其嚣张+狠毒的太子爷朱慈烺,在一众弟弟妹妹眼中,绝对是一个巨牛=逼,巨霸道的存在,没人敢去挑战这个太子哥哥的权威。

    不要xìng格软弱的朱慈炯,便是外柔内刚的朱微娖也对朱慈烺有些许畏惧。

    而年纪尚且幼的朱慈炤和朱慈焕,虽然在腥风血雨的宫廷争斗环境中成长已被磨砺的过早成熟,但见到朱慈烺,还有犹如老鼠见到猫,惧怕的不行。

    此时在正心殿偏殿内,一个只穿着二品武官官服的年轻人安然而坐,他身侧站在一个年幼宫婢正剥枇杷给这个家伙吃。

    这一幕当然不是朱慈焕受“惊”的原因,而是他看到太子朱慈烺居然,居然……居然满脸堆着献媚的笑,双手恭敬地递上一方干净的手帕……更让朱慈焕眼珠子差掉下来的是,这年轻武官竟然坦然受之!!!他接过手帕在嘴角擦了擦,又擦了擦手,便随手丢在了桌前……这……这……便是父皇也没有享受过太子哥哥这般伺候啊?!

    不用,被太子爷这般心伺候着的家伙,当然是他妹夫,更是他的瘟神,克星——西门大官人。

    看到如此“惊人”一幕,朱慈焕有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以为是幻觉,抬手揉了揉双眼。

    “慈焕——在外面鬼鬼祟祟的干什么?!”

    朱慈烺一声断喝,吓得朱慈焕浑身一哆嗦,手上的皮鞭也掉到了地上,却是不敢拔腿逃跑,连忙躬身低头道:“我……我正跟慈炯比赛跑,不知道太子哥哥在这里……”着,心里实在掩藏不住好奇,又稍稍抬起头,偷偷打量西门町,想要看清楚这家伙到底是何方神圣。

    “看什么看?!一礼貌也没有……”朱慈烺瞪了他一眼,偏头看西门町正饶有兴趣地打量着正太,便神情一肃,一本正经道:“你来的正好,快进来,为兄介绍西门大人给你认识。”

    西门……大人??

    顿时,朱慈焕的嘴巴张得能塞进去一个鹅蛋,这……这……就是那个……母妃口中敢打太子哥哥,还不将蛮横的皇后娘娘放在眼里的西门町?

    很显然,为拉拢西门町作铺垫,袁贵妃给自己的儿子洗过脑,西门大官人已被她成功地塑造成正面的英雄形象。

    男孩子都崇拜英雄,在朱慈烺yín威下苦-逼多年,常常做梦将太子哥哥踩在脚下的朱慈焕,尤其如此。他看向西门町的双眼中,已不仅仅是崇拜,那完全是把他当作神一般的存在。

    “还愣着干什么?”朱慈烺眼睛眯起来,yīn沉着脸低斥道:“又犯贱,竟然连为兄的话也不听了?”

    朱慈焕“啊——”地一声回过神,却没等他进殿,已从他身后快步走来一个宫女对朱慈烺躬身道:“太子殿下,皇后娘娘召您即刻去坤宁宫。”

    朱慈烺皱了下眉,有些无奈道:“唔……本宫知道了……”着,站起身对西门町很是谦恭道:“咳……西门大人,那事就如此定了,你看何时方便,我好提前跟他们打声招呼。”

    西门町没有答复他,也没有起身,而是抬手接过宫女剥好的枇杷,塞进嘴里后,才一边细细咀嚼,一边慢悠悠道:“俗话多个朋友多条路,多结交一些朋友也是好的,太子殿下又如此热心,微臣若是拒绝,倒是不近人情,不识抬举了,这样吧,趁这几天天气不错,就安排在明天吧……”到这儿,西门町停下来深深看了一眼朱慈烺,脸上堆起笑容,眼神却变得凌厉起来,缓缓道:“太子殿下当清楚微臣的脾气,我这人其实很好话,但前提条件是……不要惹我!当然,我也希望这只是一次单纯的交友活动,倘若有人是想借着这事另有图谋,或是给脸不要脸……哼哼,到时候别怪我翻脸不认人,我会让他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朱慈烺脊梁骨情不自禁一阵发寒,差放弃心中的计划,但想到西门大官人带给他的凌辱,暗暗咬牙忍了下来,一脸严肃道:“此事由本宫亲自牵头,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另有图谋?!不要西门大人,便是本宫也绝不放过他!”

    装,继续装!老子就是你,你倒蛮滑头,跟我装糊涂?

    “呵呵,微臣只是给太子殿下提个醒,以免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西门町jǐng告在先,也不再多,站起身来笑了笑道:“行了,太子殿下可别让皇后娘娘久等,赶紧去吧,明天我们老虎山见。”

    “好,本宫明天便在老虎山恭候西门大人,不见不散。”朱慈烺一拱手,转身而去,却没有看一眼站在殿门外,不知道还要不要进来,还是选择离开,有些忐忑不安的朱慈焕。

    今儿朱慈烺主动示好,还如此放低身段,巴巴地亲自找过来,年关将至,要组织一场年终狩猎活动,邀请妹夫参加,主要还为了介绍一些位高权重的tài子dǎng给妹夫认识。

    西门町才不相信他会改邪归正,要跟自己修好。不过,也不能开口拒绝,怎么也是一家人不是?表面上,最好还是表现的和和睦睦。就算大舅子有什么图谋,西门大官人也不怕,反而是很有兴趣参加,倒要看看大舅哥能耍出什么花样。

    西门町盯着朱慈烺的背影发了会儿呆,目光一落,这才注意到正太朱慈焕正目光炯炯地看着他。

    对这个人鬼大,任xìng刁蛮的舅子,西门町可是早有耳闻,再加上袁贵妃的缘故,虽然从没见过他,但心中早将他列为坏孩子的行列。

    今天一见,却感到眼前一亮,好一个漂亮的正太,怪不得最讨老朱喜爱。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这样一个粉雕玉琢的瓷娃娃,自然比干巴廋的朱慈炤讨喜,西门町内心也不由得生出几分喜爱,轻咳两声,和颜悦sè道:“你便是……悼灵王朱慈焕?”

    心目中的偶像,大英雄……还是传中的大内密探零零七,竟然如此亲切和蔼地跟自己话,朱慈焕很是激动,一颗心脏扑通扑通跳得厉害,脸涨得通红,竟是不会话了,只是直愣愣地傻看着西门町。

    “咳咳……正心殿是皇上议事的重地,你母妃没告诉过你,孩子别往这儿乱跑么?”

    “你……你……是不是……是不是……”

    “不要急,慢慢。”西门町走上前,伸手摸了摸朱慈焕的脑袋。

    朱慈焕使劲吞了口吐沫,仰着脸,很是艰难道:“你是不是……是不是经常……经常陪慈炤玩?”

    “呃……也没有经常,只是进宫偶尔会去看看他……嗯,起来,我已经半个多月没去看他了,他还好么?”

    “啊——是真的呀?!”朱慈焕一脸的羡慕嫉妒恨,着,像是想起什么,故作神秘地朝西门町身后不远处站着的那个年幼宫婢看了一眼,压低嗓子道:“以后你……你每次进宫,也来陪我玩玩吧……”

    西门町没想到自己这么受舅子欢迎,正要笑嘻嘻地答应,正太下面一句话,差吓得西门大官人一屁股坐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