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15章 我找你娘干什么?

第15章 我找你娘干什么?

    ()    正太朱慈焕踮起脚尖,一副心知肚明的表情低语道:“我知道,你陪慈炤玩,肯定是因为他母妃。我娘,田贵妃是一个狐狸jīng,专门勾引男人……”到这儿,朱慈焕看西门大官人仿似被雷电劈中,脸上的笑容刹那间凝固,以为自己猜对了,揪住了自己偶像的尾巴,顿时感觉底气足了不少,但显然觉得这样还不够,必须再给偶像尝甜头,才能让他心甘情愿陪自己玩,便又了一句彻底把西门大官人雷得外焦里嫩的话。

    “西门……大人,你别看我,其实我看女人的眼光可老道了,我角着吧,我娘比慈炤他娘好看多了,便是我父皇……也是这般的。”正太完,眼巴巴地看着西门大官人,意思是,肿么样,对我娘有木有兴趣?

    西门大官人现在可是圣眷正隆,如rì中天,风头正劲,不知道有多少人想看他出丑,倒霉。虽然童言无忌,但这话要是传到这些人耳朵里,肯定会让他们兴奋起来,绝不介意添油加醋,夸大事实,指不定最后传到老朱耳朵里,变成了他早已跟田贵妃通jiān,又想染指袁贵妃……难怪这厮爬的这么快,还如此顺利,原来走的是面首路线,照此看来,皇后娘娘应该是他的终极目标……造孽啊,畜生啊,千刀万剐,刨他十八代祖坟也是轻的啊……

    到时候,即便西门大官人沉冤得雪,也肯定是名声扫地,万夫所指,更会让老朱对他生有戒心。

    西门大官人背后惊出一身冷汗,不得不重新审视眼前这个只有五六岁的孩子,这兔崽子是个人才啊,年纪这么,竟然就会使美人计?!

    他神sè一肃,板着脸,沉声道:“胡八道!这是谁告诉你的?”

    “额?没……没人告诉我……难道我……我错了?”正太毕竟还是个孩子,满脑子只想着讨好偶像,看偶像突然发怒,貌似不接受自己的“好意”,自然也不打算陪自己玩,一下子便慌了手脚。

    “你给我记住!今天这话绝不能对任何人乱,包括你的母妃,若是让我听到有别人这么,那肯定是你出去的,到时候,哼哼……”西门大官人yīn笑了两声,很是认真道:“我一次也不陪你玩,只跟慈炤玩!”

    正太嘴撇着,正可怜巴巴地看着西门町,听西门町这么“狠毒”,赶紧举手保证:“我发誓!我一定不乱!不过……你要答应我,要陪我玩多过陪慈炤。”

    我擦,屁孩还跟老子讨价还价?

    西门大官人煞有介事地,郑重地了道:“好,我答应你。以后我进宫,只要有机会,我一定先来找你。”找你个大头鬼,老子可没有这份闲心!

    最后,西门大官人又跟正太“玩”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正太才欢天喜地一路跑去。

    这厮脑中有短路,站在那儿半天没动弹,这他娘的叫什么事儿,竟然跟屁孩玩起了心机……也他娘的怪了,老子啥时候变得如此有魅力,竟然让大舅子主动示好,两个屁孩以跟我亲近为荣,姨子看我的眼神也是崇拜的不行……难道,老子已经帅到男女老幼通杀的地步啦?

    这厮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不禁深以为然:看来,以后还得低调,低调,再低调一些……对了,正太胡八道倒是提醒了我,老子以后跟他老娘……嗯,还有田贵妃,必须保持距离!咳咳,话,自从上次救了田贵妃,便再也没见过她,也不知这娘们知不知道我帮她擦拭过身子,更见识过她的罕见名-器……哎呀!朱慈炤这破孩连我进宫偶尔碰到他,陪他几句话也拿来跟他兄弟炫耀,万一他跟正太比谁的娘漂亮,保不齐就拿我帮他娘擦过身子来显摆……不行,不行,老子必须得提醒提醒他,可千万别他娘-的口无遮拦!

    下一刻,在通往启祥宫的一条碎石路上,出现了一个贼头贼脑,心翼翼的身影。

    此时大概下午二三钟光景,阳光充足,正是冬季一天里最暖和的时候。

    但很显然,这身影,也就是西门大官人,不敢行走在阳光下,专找树荫旮旯钻。

    原本他将朱微如姐妹送进宫,沐浴更衣后,便要回家吃饭饭,却被老朱叫过去共进午餐,主要是为了开解他一番,要他抛开私人恩怨,以大局为重,暂且别去找英扎吉报仇……其实,不用老朱劝,西门大官人自己也纠结的一塌糊涂,不要去找英扎吉报仇,便是脑子里刚一想到英扎吉,第一时间,他脑海中便会充斥了英婷爱幽怨痴恋的眼神,让他情不自禁便有些心酸,心痛……最后,只能强迫自己不去想……没想到,刚刚跟大舅子会晤转移了注意力,舅子却又带给他一件让他巨蛋疼的事。

    这厮鬼鬼祟祟,到了启祥宫殿外。

    还好,启祥宫依旧冷冷清清,周围一个人也没有。

    因为怀揣着对田贵妃罕见名-器的觊觎之心,却又打算跟她保持距离,这一矛盾的心理,随着这厮靠近启祥宫,竟让他产生了一种近乡情怯的感觉。

    一阵寒风吹过,刮起几片落叶,愈显启祥宫的冷清萧瑟。

    看到眼前情形,西门大官人杂念立消,心里油然而生同情怜惜之心,觉得应该跟老朱谈谈,别再冷落这娘俩了。

    但现在不是可怜同情的时候,这厮探头探脑,发现殿内堂屋那长条饭桌前,朱慈炤正腰肢笔挺,右肘支案在写字。

    西门大官人又四下打量一番,没见田贵妃身影,正要出声叫唤,却听到偏厢书房传来话声,还有低低的啜泣声。

    “嘤嘤……”

    “人死不能复生,你还是保重身体要紧。”

    “嘤嘤……都怪我……若是我……嘤嘤……今儿不邀集她们……她们也不会遭此横祸……嘤嘤……”

    “公主殿下,发生这样的事谁也不想,你也无须自责,要怪只能怪那该死的奴才刘锦。”

    “可是……可是……我真的……嘤嘤……”

    “好了,好了,你多哭无益,只当几位妹妹命薄……对了,我听慈炤,太子殿下这几rì正张罗着去老虎山狩猎,你也别总呆在屋里,不妨随你太子哥哥一起去,骑马打猎散散心,忘掉这些不开心的事,呵呵……不定,周显周公子也去哦。”

    “呀——田娘娘……你……你取笑我……”

    房内二人自然是田贵妃和朱微娖,此时朱微娖这一声破涕为笑的娇嗔,声音娇柔婉嫩如黄莺,听来让人神气一清,好似晓风清流。

    西门大官人闻听之下,心肝都不由得一颤,却又隐隐感觉有失落,再也无心偷听,抬指掩唇,冲朱慈炤轻轻地“嘘——”了一声。

    却不料,朱慈炤正用心练字,听到声响,一抬头,猛然见到在心目中比亲哥还亲的西门大官人,顿时一站而起,嘴里情不自禁惊叫出声:“啊——西门兄!!!”

    西门町本来猫着腰,只探出脑袋,听到舅子如此惊叫,估计书房里的人不仅听到,只怕还吓到了,如果再鬼鬼祟祟就不免让人感觉……自己此来是心怀不轨,因而做贼心虚。

    如此一想,这厮直起腰身,干脆理直气壮地走了进来,笑嘻嘻地招呼道:“慈炤,在练字那……”这厮着,装模作样四下看了看,“只有你一个人在?”

    朱慈炤满脸欣喜,已走上前拉住了西门町的手,听西门町这么问,不由自主地向偏房看去,正要话,西门大官人哪里要他回答,只是给书房里的人听罢了……抬手摸了摸朱慈炤头,呵呵笑道:“才半个多月没见,你好像又长高不少……”

    朱慈炤腼腆一笑,眨巴着眼睛道:“你……你怎么来这儿,是来找我娘么?”

    西门町吓了一跳,连忙严正声明:“我找你娘干什么?我当然是来找你,走,我们去屋外,屋里有冷,我有件事要跟你打听打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