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16章 哪壶不开提哪壶

第16章 哪壶不开提哪壶

    ()    哪个sāo年不爱撸,哪个少女不怀chūn?

    清纯无比的朱微娖也不能例外。

    虽然她跟姐夫西门大官人的见面次数拢共也不到五次,并且第一次见面的印象极差,但丝毫不影响她越来越被姐夫的魅力吸引……帅不帅且不,公主殿下也没有如此浅薄,而是西门町那种举重若轻的风范,貌似什么也不在乎的洒脱,敢跟天子叫板的霸气,两世为人经历沉淀出来的底蕴……这些都对女人,尤其是懵懂少女有着致命的吸引力。最主要的是,这个无良姐夫每次都有意无意地撩拨她,让情窦初开的姨子情何以堪?

    话回来,西门大官人又是帅得掉渣,天底下,又有哪个女人能对他免疫?

    如此,朱微娖一颗芳心便不知不觉地,也是毫无悬念地向姐夫靠拢了。但作为受过高等教育的姨子,深深明白,爱上自己的姐夫是一件多么让人痛苦的事……不敢有丝毫的表露,更不敢张扬,便是晚上睡觉,也要时刻提醒自己,千万别梦中呼唤姐夫的名字。

    不过今天,西门大官人的咳血秀,极其成功地击中了姨子柔嫩的心房,让朱微娖有种豁出去的冲动,死死地,牢牢地环住姐夫的腰腰,就这样一直埋在他怀里……为此,朱微如跃上画舫,费了好大劲,才将妹子从老公怀里“拽”过来。

    很显然,西门町这个姐夫比较缺德,撩拨了姨子后,却极其不负责任地又将人家晾在一边……要知道,人家今儿连番受到惊吓,虽然表面淡定,但心里可是害怕的不得鸟,又亲眼见到好姐们惨遭杀害,心里更是又悲又痛……急需要有人安慰几句,关心几句,哪怕不话,陪人家坐坐也是好的。这货可好,从离开烟花巷起,便一直陪老婆朱微如一路嘀嘀咕咕,直到入宫分开,也没露面打招呼……朱微娖只能是暗自神伤,也不知何时才能……再见到他。

    好在朱微娖自我调节的能力不差,尽管心里哇凉哇凉的,也灰常失落,但还是强打jīng神,跑来找田贵妃唠嗑,发泄发泄心中的愁苦。

    千不该,万不该。

    早不来,晚不来。

    西门大官人在这个时候,在这个地方出现,让心情刚刚得以舒畅的朱微娖,便有种意外的惊喜,一下子激动起来。而激动之下,竟是连公主殿下该有的矜持也不顾了,在西门町拉着朱慈炤刚要出门的时候,快步从书房走了出来,脱口叫道:“町——町……”她不愿意叫西门公子西门大人啥的,感觉太疏远,叫名字倒是不见外,但没礼貌,她心里早就给姐姐一样,以“町哥”称呼姐夫了,但让人感觉太亲热不是?幸亏急刹车,“哥”字没出口,但“町”字出口,也是让她泪迹未干的脸刹那间羞红一片。

    西门町为避嫌,是悄悄过来找朱慈炤,压根没打算跟田贵妃见面,因为发现朱微娖碰巧在这里,干脆光明正大地进来,但他那般话,却是告诉书房里的人,自己是来找慈炤打听事,跟你们无关,咱们就不用见了。

    没想到姨子竟然主动跑出来招呼自己,这厮脚步一顿,回过头来,脸上的意外表情倒不是装的:“呃……微蹙?咳……你怎么在这儿?”

    朱微娖这一冲出来才意识到自己太孟浪了,还有田娘娘在呢,顿时羞怯的不行,一颗心扑通扑通跳得厉害,也不敢看西门町,嘴里支支吾吾竟是不知道要什么。

    姨子这幅梨花带雨,娇羞可掬的样子,实在是动人,西门町两眼放光,不由得有些发直。

    而这个时候,田贵妃一万个不愿意却又必须必走出来……若非朱微娖激动之下现身,她肯定是,绝对是,百分之二百是做缩头乌龟避而不见西门町。

    田弘遇虽然是个混蛋,但调教出来的女儿,还真是不差,什么三从四德,恪守妇道,相夫教子……等等等等,都完全可以作为当代妇女的典范,代表,三八红旗手。

    这样一个女子被一个不是老公的男人不但看光了全身上下,还……想想都脸红呐,羞耻呐,没脸见人啊……当然更没脸见当事人——西门大官人,她脑子里甚至都不好意思想“西门町”三个字。

    但现在,她又不得不走出来。甭管西门大官人是出于揩油的目的,还真是为了替她治病,反正到最后,她的命是西门町所“救”。论身份,她只是一个被打入冷宫的贵妃,可以无权无势,而西门大官人如rì中天,深得老朱宠信,不为自己考虑,为她儿子考虑,现在人家上门,关键是公主殿下都出来招呼了,她还能装鸵鸟,呆在书房不出来……见客?

    所以,田贵妃只能是硬着头皮出来见西门大官人这个“冤家”,但即便现身出来,也是不看西门町,轻提袍裾,眼观鼻鼻观心,朝西门町所在的方向福了一福,垂睫道:“西门大人,有礼了。”

    西门大官人这次是装着很意外的样子,连忙躬身施礼:“哦……贵妃娘娘也在那,有礼,有礼……”着,直起身,捏了捏鼻子道:“咳,看来我是打扰了你们,没关系,你们继续,不用招呼我,我只是来找慈炤打听事,很快就走。”

    貌似田贵妃没注意到自己的孟浪,朱微娖稍稍平静下来,看西门町又要走,咬了咬嘴唇,忍不住自作聪明道:“你……你找炤打听事儿?是太子殿下组织狩猎之事么?难道你也想参加?”着,朱微娖终于鼓起勇气,眼睛看向了姐夫,目光中含着期盼和欣喜。

    “呃……”西门町是什么人?不是情圣胜似情圣,一下子从面如桃花的姨子目光中读出了太多的信息,丫头这是发-chūn啦,还是为了姐夫我?看来今儿为你受伤吐血很有“杀伤力”啊,这么快就出效果了。这厮的目光立马变得温柔极了,轻轻摇头道:“我找慈炤是为别的事……不过,我来这儿之前,太子殿下刚刚邀请了我,应该就是明天吧,怎么,你也参加?”

    朱微娖果断头,语气中透着兴奋:“嗯,我要跟太子哥哥,我也要去。”

    “没看出来嘛……你还会骑马shè箭?”

    “你瞧人……”朱微娖挥了一下拳头,却突然发现田贵妃目光异样地看着自己,顿时有种被人捉jiān在床的感觉,挥动的拳头连忙收回,捂住了自己的嘴,连耳根子都羞的跟渗血似的通红,本能地后退一步,避开田贵妃的目光。

    西门町第一时间捕捉到姨子的窘态,当然也明白怎么回事,他脸皮厚多了,当着田贵妃的面跟姨子**,一也不在乎,及时转移话题,呵呵一笑道:“对了,贵妃娘娘,这阵子你没有再喝六堡茶了吧?”

    这厮哪壶不开提哪壶,明摆着揭田贵妃的伤疤,不但成功地为姨子解围,还立马将田贵妃拖入了更羞涩难堪的境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