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17章 这样子有意思么?

第17章 这样子有意思么?

    ()    西门大官人此言一出,田贵妃脸sè一僵,一股热血刹那间冲到头,嗡的一下,差一头栽倒。

    好在她够坚强,一侧身扶住了身旁的镂墙,深吸一口气,尽量用平缓冷漠的口吻道:“不劳西门大人挂怀,本宫早已……早已……”不行,头太晕,也实在不想提那劳什子的六堡茶!

    呃……你这是什么态度?虽帮你擦拭身子有冒犯之嫌,但不是为了救你么?老子也不指望你以身相报,起码也要对我客气一嘛,怎么搞的我好像非礼你似地。

    西门町只想刺激一下田贵妃,从而为姨子解围,没料到田贵妃竟然如此反应,顿时感觉有不爽。

    这厮一贯是个喜欢往别人伤口撒盐的主儿,明知田贵妃羞于提及这个话题,却又故意感概道:“那就好,那就好……唉,田娘娘您是不知啊,当时那种情况下,微臣心里是多么的紧张……嗯,就是紧张,我可是从来没做过这种……”

    “你别了——”田贵妃哪里听得下去,羞愤不堪的脸撇向一边,几乎是尖叫出声,倒扣海碗般的丰=胸剧烈起伏道:“西门大人救……救命之恩……本宫……本宫也无以为报,以后……以后……”她很想,以后就别让本宫再见到你!但显然是不能这么的。

    田贵妃今儿穿着黑sè松江棉褙子长裙,虽然她身材不算高,但却很好将她绰约的身姿,窈窕的体态展露出来。此时因为浑身用力,克制着自己不要暴走,双膝是紧紧并拢,将长裙折出一条很细的缝隙,很是能让男yín产生一种想将手沿那道缝往里伸的冲动。

    从西门町的角度欣赏,恰是田贵妃的侧影,曲线玲珑,凹凸有致,纤细的腰肢下,是一方翘挺的臀=瓣,像极了一株月下绽放的蔷薇,可以想象,这绝对是清脆爽手……当然,西门大官人无需想象,依稀还记得那超滑超爽的手感,此刻他便有种重温旧梦,故地重游的冲动,极想伸手过去在这翘臀上拍上一拍,按上一按,或是……捏上一捏。

    好在这厮不是下半身指挥上半身的人,还是很有自控力的。不过……田贵妃展露出来的羞愤莫名的少妇风情,端的是诱人,君子动“眼”不动手,这厮的目光便有火辣辣的味道,直盯田贵妃裙底,貌似可以透视那无限向往的白虎风光。而他嘴上却是义正词严道:“田娘娘哪里话来,这是微臣应该做的,如果再碰到这种事,微臣还是会义不容辞,奋不顾身……”

    “住嘴!”

    田贵妃明显感受到了西门大官人极具侵略目光的**,感觉自己再次被这厮剥光光了,竟然还出这样的话来,分明透着挑逗,羞辱,简直太放肆!太无礼!她再也忍不住,猛地挺直身形,偏过头来,一副凛然不容侵犯的神情怒视着西门町。

    见田贵妃银牙紧咬,浑身轻颤,已处于暴走的边缘,这厮竟有种很刺激的感觉,差支起独门桅杆。但也是感觉不能再“调戏”她了,万一惹得她发飙,自己可不好看。

    西门大官人脸皮还真不是一般的厚,神sè一愣,随即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道:“呸呸呸,微臣乌鸦嘴,怎么还会有这种事情发生呢,田娘娘洪福齐天,菩萨保佑,以后一定会平平安安,长命百岁。”

    实话,对田贵妃,西门大官人心存觊觎之心,倒并非她迷人的身体,也不是她天生“极品名-器”,而是她举头投足间流露出来的那种端庄却又透着可爱的气质,深深地吸引了这货。另外,这厮处斩了她老爸,多多少少还是有心存愧疚,再见她被老朱冷落,潜意识中……也许,就是所谓危险的快感,让西门大官人很想“打抱不平”——宠幸她,这应该是西门大官人想补偿她、保护她的一种表现形式吧。

    当然,西门大官人深知对老丈人“打抱不平”带来的严重后果,更因为田贵妃对这厮jǐng惕xìng很高,十分地自爱,即便认他为救命恩人,也没有一丁以身相报的意思,这便让西门大官人“以jīng补偿”的表现形式只能是想想而已,最多言语上挑逗挑逗,过过嘴瘾……嗯,也算过了眼瘾,手瘾。

    此时,他嘴上着,眼睛在殿堂内溜了一圈,话锋一转,却是对朱微娖语含责备道:“微娖,你也太不关心田娘娘和炤了,你看看,现在早已入冬,这儿连个火盆都没有,这要到了晚上,哪里能够住人嘛。”

    “额……”

    朱微娖脸上这时候正流露出煞是疑惑的表情,一会儿看看田贵妃,一会儿看看西门町……心思纯净的她想破脑袋也不会明白,姐夫的话并无失礼之处啊,田娘娘为何这般反应?语气也很不和善……他好歹救过你一命,并且,炤对他好像极亲热,你怎能如此对待町哥呢?

    她没跟上姐夫的节奏,这儿正纳闷疑惑,没想到西门町着着,竟突然名批评自己,这让朱微娖明显地一愣,貌似……这种事儿由不得我管啊?

    倒是朱慈炤替姐姐话了:“西门兄,我娘和我的寝室内皆有火盆,书房内也有,晚上不冷的。”

    西门町就是那么一而已,见成功转移了话题,微微一笑道:“哦,是么?但堂屋里没有,还是不好,堂屋这么大,应该让司设监送个三四盆过来,这事儿,田娘娘不方便去,还是微蹙你亲自去安排一下。”

    这厮自自话地给姨子布置任务,朱微娖倒没有感觉不妥,甚至内心里还感觉有幸福,甜蜜。

    她这个时候已经平静多了,虽然极想跟姐夫再多呆一会儿,上那么几句话,但刚才差被田娘娘“捉jiān在床”,让她心有戚戚焉。想到明天狩猎之事,便又能见到姐夫,心里不免有几分期待,也有几分激动……或许,也能见到周显,又不免有几分紧张,还有几分忐忑,千万别被人窥去了心思。

    这可不能怪妞心里纠结,她也想刻意跟姐夫保持距离来着,但感情这玩意就像吸毒,这种诱惑的确是难以抗拒。

    朱微娖先是看了一眼田贵妃,见她脸sè稍霁,双目也没再喷火,便矜持地略一头,轻语道:“我会去找司设监的王公公,让他亲自cāo办此事,并多送些木炭过来。”

    西门町考虑到自己此行的“任务”,冲朱微娖微微一扬下巴道:“嗯,就这样,你和田娘娘继续聊,我跟炤出去一下。”着,拉起朱慈炤的手,便要转身而去。

    田贵妃却突然出言,冷斥道:“炤儿,你的字练完了吗?”

    我rì,你这娘们还来劲了,老子还不是为了你的清白考虑?难道我还会教唆你儿子干坏事不成?

    西门町睥睨着田贵妃,有yīn阳怪气道:“田娘娘,这样子有意思么?”

    没想到田贵妃冷笑着了头,一脸冷峻道:“西门大人,本宫希望你好自为之,不要再动歪心思!”

    很明显,田贵妃认为,上次西门大官人为她擦拭身子,是这厮哄骗炤儿才得逞,今儿过来,肯定也没按好心思,看他这副急sè的样儿就知道了。

    “我呸——”西门町脸皮再厚,也受不得如此冤枉,神sè不由得一僵,那叫一个气得牙根痒痒,一下放开了朱慈炤的手,一个箭步跨到了田贵妃的身前,在她骇然变sè惊叫出声前,一把捏住了她的脖子,近乎咆哮道:“你给我记住,我救你,是因为你母子堪怜!!!让我好自为之?让我别动歪心思?看看你脑子里都想了些什么,我看你才需要好自为之!!!”

    这厮怒不可遏,完全不顾田贵妃已被他捏得脸憋得通红,鼻涕眼泪差都流出来,话一完,将她往镂墙上一推,愤愤转身,大步而去。

    不要朱慈炤,连朱微娖也是吓傻了,直到西门大官人离开才反应过来,赶忙上前搀扶住咳嗽连连的田贵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