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18章 泼妇是这样炼成的

第18章 泼妇是这样炼成的

    ()    今儿西门将军府,上到管家,帐房,下至奴婢,杂役,几乎每一个人的脸上都笑嘻嘻,乐呵呵的,煞是高兴……诚然,这是替自己的主子——西门将军高兴。

    自打乔迁之rì,西门大官人便盼星星盼月亮一般,掰着手指头等花无语携宝贝儿子驾到。

    他们虽是下人,消息可一也不闭塞,都打听清楚了:喂喂喂——最新消息,最新消息,这可是伺候将军帝王驹的根子亲耳听西门将军的,绝对可靠,明儿来的那位夫人,都已经为西门将军生了公子,应该是,肯定是……将军的正室!现在府上住的这三位,虽然都长得如花似玉,闭月羞花,搁哪儿都是一等一的大美人,但……你们都知道的,叶姑娘是侗族女子,陈姑娘更是江南歌jì出生,那位最难伺候的秦姑娘,估计家势也不显赫,要不怎么大姑娘家家的,就住这儿不走呢?也不见她家人有来信啥的。所以,我猜想,我断言,将军如此殷切盼望,又如此重视,明儿来的那位,一定是将军要明媒正娶的妻子!是我们未来的大夫人!别怪我没提醒你们,这位以后,大家伙可得心伺候着,千万,千万不能大意。尤其是明天,这第一印象可是非常重要,大家伙都要表现出十二分地热情,热烈欢迎大夫人的到来。

    现在兵荒马乱的,工作可不好找,而入职西门将军府更是京城无数打工者的梦想,这若是让“大夫人”一个不如意将他们辞退,找谁理去?

    因此,在这样一个西门大官人翘首以盼的喜庆rì子,西门将军府上上下下都表现的兴高采烈,喜气洋洋,而叶筱轩和陈圆圆更是发自真心地欢迎花无语母子到来。

    不过,有一个人,必须必,肯定肯,要排除在外。

    没错,正是奴婢杂役口中“最难伺候”的秦姑娘,秦婉。

    这也不能怪秦婉同学难伺候,都是被西门大官人逼得。

    自打养好伤,秦婉便满怀希望西门大官人能抛开一切,立马出发恶魔崖,向自己老爸提亲。

    但因为独孤羽的不告而别,西门大官人的心情一直比较纠结,加上御军卫所之事,他哪里会,又哪里能,抽空跑去远在西北边陲的恶魔崖?!

    这厮今儿推明儿,明天推后天,总是有忙不完的事,后来干脆早出晚归,秦婉甚至几天都见不得西门大官人一面。

    秦婉是什么人?她在江湖上博得“魔女”的美名绝不是浪得虚名,脾气那是……相当地不好,加上xìng子又急,喜欢直来直去,被西门大官人这般搪塞,早失去了耐xìng。

    并且,她也从西门町口中得知,除了她和那两位一起从威龙镖局搬过来自己从没看在眼里的女子之外,西门大官人竟然,竟然……竟然已经跟江湖上好几位鼎鼎大名的美女缔结了“三女一夫”的平妻婚约。

    这就让秦婉心里更不好受了,轻舞霓裳不谈,她跟你指腹为婚,花无语凭什么?就因为她跟你已经上床?那是不知廉耻!不到拜堂成亲之rì,银甲才不会呢。柳如如又凭啥?不就是**神尼的徒弟么,我父秦雪生的声名绝不输于她……当然,她是侠名,我父是恶名……但你过,你是不在乎这些的,不然也不会跟花无语那个妖女好了。你现在跟我推三阻四,难道把银甲等同于那歌jì和侗族女子??!!简直是欺负银,银甲不服!!!

    但无疑地,秦婉一气之下拔腿离开……那是不可能,也是舍不得的。

    她跟朱微如等女子一样,对西门大官人,都是王八看绿豆——非常地对眼,早已情根深种,只能选择干耗,心里是发誓赌咒,一定要争取自己应得的地位,绝不能委屈自己当个妾!

    自然地,魔女对府里的一众人等,那绝对是没有好脸sè的,今天摔碗,明天砸盆,那是常事,没有动手拆房子,已经很不错了。

    而今天,府里张灯结彩,一个个眉开眼笑的样子,都仿似在打她脸,故意给她难看,关键是,西门大官人一大早就屁颠屁颠,居然跑到城外去迎接。

    秦婉不爽,很不爽,特别不爽。

    如此,在内院某处阁楼内,远远便传来很是嚣张的责骂声:

    “你眼睛让老鹰啄瞎了?没看到姑nǎinǎi我走过来么?”

    “少给我摆这副死人脸!不愿意过来伺候,就给我滚!”

    “看什么看?!信不信姑nǎinǎi马上把你眼珠子抠出来?!”

    ……

    同时,在内院南楼,花无语刚刚替禽兽喂完nǎi,交给了对孩子爱不释手的叶筱轩抱着,准备起身去楼上睡一会儿,便听到了秦婉的发飙声。

    “咦?这是谁啊?”花无语不由得秀眉一蹙,诧异地看向了叶筱轩。

    虽然叶筱轩耳力没有花无语好,注意力又放在禽兽身上,但花无语这一问,凝耳一听,还是听到了秦婉不低于八十分贝的撒泼声。

    一贯风轻云淡的叶筱轩,脸上也不由得露出几许无奈的神情,轻语道:“应该是秦姑娘吧。”

    “秦姑娘?哪里来的秦姑娘?怎么没听你和圆圆过?难道又是禽……公子的相好?”

    “额……算是吧。听公子,她来自恶魔崖,是狂魔秦雪生的女儿,叫秦婉。”

    “啊——竟然是这个贱人!看你的样子,是不是她欺负过你?不得了了,竟敢欺负到咱姐妹头上……”

    看花无语一副义愤填膺,撸袖子要去干仗的架势,叶筱轩连忙摆手道:“没有,没有……秦姑娘就是……就是脾气不太好,她极少跟我们话的。”

    “脾气不太好?老娘脾气也不太好!看来她很猖狂啊,嗓门这么大,想来是故意要让我听到,存心不让我休息……”花无语中午时分感觉输给朱微如一筹,禽兽最后还是跟她跑了,心里本就有不舒服,此时竟然又冒出来一个女人跟自己叫板,顿时便有抓狂,嘴上着,抬脚便要去找秦婉PK。

    却在这时,西门大官人迈步而入。

    他虽然在田贵妃那里窝了一肚子火,很是不爽,但回到西门将军府,这厮已经忘掉不快,兴冲冲来找宝贝儿子亲热了,却是一进门,正看到花无语横眉怒目的样子。

    “语,这是谁招惹你了?怎么一副要吃人的架势?”

    呃……

    西门大官人的耳力当然比花无语好,他话刚一出口,便听到了秦婉在那儿指桑骂槐,顿时猜到了花无语发怒的原因,我靠,语老婆刚来,老子还来不及跟她解释呢,你丫这时候跟我闹,不是让老子被语罚跪么?

    这厮脸sè有瞬间的尴尬,但很快便装出浑然不觉,满不在乎的表情,也直接无视了花无语怒视的目光,笑嘻嘻对叶筱轩道:“筱轩,来来来,让我抱抱咱宝贝疙瘩,这么会没见,可想死他爹了。”

    西门町如此反应,花无语更是来气,冷冷一笑,突然出其不意的端起身侧茶几上的茶杯泼了出去,茶水一下子泼了西门大官人一头一脸。

    如果西门大官人想躲,凭他的反应,一滴水都沾不到他的身上,但这厮脑子转的快,不让语老婆发泄一下心中的郁闷,罚跪绝对是轻的,搞不好几天都没好脸sè,更不让自己碰禽兽,只好硬着头皮受了她一泼,并且也不马上抹去,还装着一脸无辜,诧异的表情可怜兮兮地看着花无语。

    果然,花无语泼了这一下,心情舒畅不少,再看到禽兽这副狼狈样,忍不住扑哧笑出声来。

    这厮立马打蛇随棍上,嬉皮笑脸道:“老公我受教了,原来……泼妇是这样炼成的。”

    花无语一把揪住这厮的耳朵,狠狠一拧道:“老娘我就是泼妇,下次再敢勾三搭四,往家里招蜂引蝶,我把你耳朵拧下来喂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