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19章 仿似临幸的宣言

第19章 仿似临幸的宣言

    ()    女人其实是听觉动物,都用耳朵在生活。

    因此,男人得给这双耳朵灌溉,尤其是甜言蜜语,亲的,热的,甜的,蜜的……怎么肉麻怎么来,只要能让她的心像冲沏后的茶叶一般舒展开来的话语,都不妨可劲地。

    这一招,对快速修复夫妻感情而言,绝对是大杀器,无坚不摧,无往而不利。

    当然,光不练假把式,如果辅助以滚一滚大床,更可以起到事半功倍的作用,尤其是……大白天,滚大床,效果更佳。

    补充明:如果她早已红杏出墙,移情别恋,可千万别强迫对方滚大床,那可是违背当事人意愿,有强=jiān的重大嫌疑。但只要她还喜欢你,甭管你是皮鞭+滴蜡,还是木马+捆绑,都是有道理,有深度,有内涵滴一次夫妻感情交流。

    西门大官人显然是深谙此道,不但成功化解了无语老婆的满腹怨气,避免了一场妖女战魔女,张飞打岳飞最后打得西门将军府满天飞的全行武戏,还让她的思想觉悟有了大大地提高:若想做后宫之首,必须要有容人之量,超人的的风范。

    另外,西门大官人今儿下水,还是潜水,是着巨大的jīng神压力才克服了对水的恐惧心理,来一场……对西门大官人这种变态而言,最好来几场酣畅淋漓的房-事,是缓解压力极其有效的一种方式。

    如此,今天便注定会成为西门大官人成为一代yín侠以来的第一个狂欢节,生命中的高光时刻,让这厮High到了极致,爽到了爆。

    暖阳偏西五十度样子,大概四钟光景吧。

    狂欢节第一场好戏,在南楼二楼jīng彩开幕。

    先是断断续续传来花无语娇软如棉的靡靡之音,听起来让人神魂颠倒:“哦……禽兽……上午刚……啊……晚上好不好……我还有累嗯哦……你抱我……去……去……床上……”

    很显然,西门大官人接受了花无语的提议——去床上。

    因为,很快,大床开始有节奏地欢歌,声音传来也越来越清晰,花无语近乎痴狂的,压抑不住的尖叫:“禽兽,我喜欢这种感觉,粗暴……唔……再粗暴一……哦……我爱死这种感觉了……”

    很明显,花无语被西门大官人强暴后留下了后遗症,还不轻。

    这便让在南楼一楼楼梯边茶室内的叶筱轩感觉有面红心跳,很想带着禽兽赶紧离开,却是感到手软,脚软,浑身软,怎么也挪不开步子。

    毋容置疑,花无语作为一个食髓知味的少妇,已经憋得太久了,上午的战斗远远没能解渴。

    而她一身功夫绝不是白炼的,狂野如觅食的巨蟒,产后稍稍发胖却肥而不腻的娇躯缠起人来简直有着无穷的力量,可见……人的潜力是巨大的,尤其不能视女人。

    但很遗憾,骁勇善战如花无语,也是不能单独一个人扛下禽兽的进攻,虽然……叶筱轩听到楼上歇了半晌,战斗又再次打响,但是……已完全听不到花无语的尖叫声,只传来她断断续续的,有气无力的告饶声。

    西门大官人走下南楼二楼的时候,下面的和尚战斗意识极强,竟然还摆着劲捶木鱼之势,显得很是亢奋,明显是意犹未尽,“杀”意正浓。

    此时,暖阳偏西已经超过七十度,成夕阳了,大概五多钟光景,临近晚餐时刻。

    看到俏脸羞红,却神sè淡然的叶筱轩,西门大官人心中升起一丝平静,正打算收摄心神,让下面的和尚低头认错,缴械投降,不料……貌似是膳食房总管的陈圆圆走了进来。

    陈圆圆同学向来是急相公人之所急,想相公人之所想,处处为相公考虑,几乎是百依百顺。

    如此,狂欢节第二场好戏,继续在南楼二楼盛大开演。

    当然,陈圆圆没有想到马上就要开饭了,相公那么急吼吼地把自己推上二楼究竟要干啥。直到进了一间房,门都来不及关,相公便表现出了极其强烈的求欢信号,她才反应过来。

    虽然花无语就在隔壁房间,让陈圆圆羞怯莫名,但她还是不忍拒绝,不过……在相公的爱抚下,陈圆圆一张脸红扑扑的,身子也早已发烫,却一个劲地请求相公先把门关了……闹得跟做贼似的。

    西门大官人明显感觉这样更刺激,完全不予理会,一个翻身,这厮已干净利落地骑身而上:“圆圆,你想吗?”

    陈圆圆稍一犹豫,便羞涩地轻咬下唇道:“嗯……想。”

    她不想是不可能的,因为身下早已湿润,舒展,做好了迎接的准备,喉咙底更传来荡人心魄的呻吟之声:算了,门开着就开着吧,只要相公喜欢……

    箭已上弦,只等西门大官人吹响进攻的号角。

    长驱直入,一场颠鸾=倒凤的战斗正式打响。

    不得不,天赋异禀的陈圆圆,纵然不是习武之人,但就床上的战斗力而言,绝对比花无语高了一个档次,居然一个人硬抗住了西门大官人连番进攻。

    而战斗也充分明了这一,修习媚功的花无语屡战屡败,但天生yù=女的陈圆圆却是屡败屡战,并最终笑到了最后……这应该是一个先天战胜后天的活生生的例子。

    实话,陈圆圆一开始还有放不开,且不开门大战没经历过,便是想想花无语就睡在隔壁,筱轩妹子就在楼下,相公便不管不顾地在自己的身体里肆意冲撞,这个……压力真的好大吖。但随着西门大官人充实而猛烈的冲击,鼻翼在急促地翕动,她的神智和意识都渐渐模糊起来,不过饶是如此,她也刻意紧咬牙关,极力抑制着自己呼喊的yù望。只知道用自己的双手双脚紧紧地箍着相公的身躯,四肢因用力而无法抑制地颤动,胸腹间也在不住地痉挛……

    我要飞~~~~

    这是西门大官人在心底吟唱。

    天生yù-女那漩涡一般巨大的吸力,委实让人**,那一刻,这厮简直有“从此君王不早朝”的yù望。

    不怪西门大官人生出这等“没出息”的念头,其实道理很简单,陈圆圆天生yù-女,白了,就是天生会“锦鲤吸水”,通过内部蠕动,自动汲取jīng阳,属于极品内媚……想想啊,一个男人什么都不用做,就可以爽歪歪,那种**,是完全无法用语言来表达滴。

    当然,锦鲤吸水属于房中媚术,虽然大多天生,但通过后天的修炼,也可以达到如此效果,花无语便是通过后天勤学苦练,也掌握了这招。

    但相对而言,后天修炼再刻苦,囿于跟先天的构造差别,比如耻骨,感觉上,肯定是要差上许多,不能完全达到那种挤压和蠕动的巧妙,吮吸的力度也差强人意,虽然**依旧,但对西门大官人这种变态而言,就有吊胃口的感觉了。

    话回来,花无语修习媚功,并尝到了有此带来的无穷乐趣,可是越发地辛苦修炼,其中的艰辛……唉,委实不足为外人道也。现在想想,都有不堪回首的感觉,起上进心,谁女子不如男?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西门大官人原本坚挺的脊梁,在花无语后天发力没能摧垮的情况下,却在陈圆圆凭借先天优势,并且rì臻娴熟的锦鲤吸水大杀招下,逐渐地垮了下去,整个人也如虚脱般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无需对一代yín侠的表现失望,经过粗略统计(特别批注:不包括他上午跟花无语玩辇震),这厮今儿的有效shè击次数已成功突破到两位数,并且,时间更是长达两个时辰之久……当然,这包括了中场的短暂休息。

    这厮离开南楼的时候,浑身都是轻飘飘的,身上的硬件也早已变成了软件,白rì宣=yín就是爽啊……呃……天都已经大黑了?

    他没去吃东西,补充一下过度消耗的体能,而是径直往内院深处,靠近月亮湖的后院一座阁楼而去。

    “我来啦!”

    西门大官人发出一声极其嚣张,仿似临幸的宣言,一步跨入了秦婉的房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