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20章 你去不去?

第20章 你去不去?

    ()    月光如冰屑洒落,让人浑身作冷。

    西门大官人推门而入,室内炭火带来的温热扑面而来。

    但室内昏暗,只有月光透入,却是没有亮灯。

    西门将军府绝对不差钱,更不会没蜡烛……记得乔迁之rì,京城文武百官上门祝贺的不少,连宫里的内官监也送来了十几筐蜡烛表示祝贺,足够西门将军府全部烛灯没rì没夜高燃一个月之久。

    “嗯?怎么黑灯瞎火的?”

    西门大官人嘴上嘀咕着,眼睛已很快适应了房内的昏暗,而看清了眼前的情景,眉头皱起的同时,心底也升起了一股怜惜和愧疚之意。

    但见秦婉斜卧在一张长椅上,姿势很是不雅,一腿屈伸,另一条腿却是高高抬起,翘在身前案桌上,而她的手里,赫然……拿着一壶酒。

    很显然,西门大官人突然登门“临幸”没能打动秦婉,除了娇躯微微一抖,她眼睛都没抬一下,慢悠悠将酒壶往嘴边送去……看她目光迷离,两腮晕红,估计已喝了不少。

    再一打量,她像是沐浴过,素面不敷脂粉,却眉目如画,披至腰-臀的长发还有湿,只穿了一件干净的布袍,也没有束腰,显得宽宽大大,腰肢款款,里面貌似还是真空包装……玉沟深深,双蒂隐现。此时她一腿高抬,能暗夜视物的西门大官人竟隐隐看到有一丛不是很茂密的黑森林在顽皮地低头寻幽。

    秦婉穿着打扮向来大胆前卫,走在时尚前列,西门大官人也见怪不怪,再……这是在她自己卧房,哪怕她浑身**,西门大官人也不以为奇。

    但她虽然衣着暴露,却能恪守底线,不让西门大官人突破……由此推断,即便穿丁字裤上街的女人,不一定就是sāo货,浑身裹得严严实实的女人,不定倒是个闷sāo大王。

    西门町今儿已经high过,也爽爆了,此番过来当然没打算真的临幸秦婉……即便他想,银甲秦婉也不肯。他是过来做辅导员工作,开导她……或者,驯服她的。

    起来,这厮已整整三天没见秦婉了,他也是被逼得没办法,便对她使出了类似于熬鹰的手段。就是消磨她“逼亲”的斗志和耐xìng,戕害她高傲和执着的灵魂,让她彻底屈服,从而安于现状。

    此时虽然对秦婉心生怜惜和愧疚,但她没有彻底臣服之前,西门大官人便要将“熬鹰”战术进行下去……做啥事都不能半途而废不是?

    伸脚往后一勾,嘭地关上门,脸一板,呵斥道:“我来啦,你没听到么?”

    秦婉的身子再微抖一下,眼睛却是彻彻底底地阖上了,但西门町却清清楚楚听到了她还在咕嘟咕嘟的饮酒声。

    靠,你丫脾气还蛮倔嘛……非要逼我出杀招?!

    毫无疑问,秦婉这般作态看在西门大官人眼里,那便是赤果果的挑衅。

    他冷哼一声,上前一把就要夺过秦婉手里的酒壶,却不料,秦婉好似猜到他有此招,及时伸出另一只手,用双手牢牢抱住,即便西门大官人将她身子都快提起来,也是不松开,完全不顾酒壶倾斜,酒水顺着她欣长的美脖一路流下,只瞬间,便浸湿了胸前的布袍,将雪梨般的美-rǔrǔ型完美呈现出来。

    当然,西门大官人是无暇欣赏的,这厮沉声喝道:“放手!看着我的眼睛!”

    秦婉当然不放手,哪里能这么容易屈服,眼睛也闭得越发紧了,只是酒喝多了,身子有些软绵绵的不着力道地被他提着,长长的脖颈也无力地往后垂着,随着西门大官人跟她抢夺酒壶,脖颈下那颗高傲的头颅,一晃一晃地,像足了一只垂死的天鹅。

    “你放是不放?”这厮也是跟秦婉耗上了,“我数一二三……一……”

    “二……”

    “你不放是吧?你可别后悔……”

    貌似町哥很生气,后果难以预料,秦婉不得不懒洋洋地睁开了眼睛,双眸顾盼间,那灵动妩媚之态,简直能熔化了钢铁,可偏偏又狠毒无比:“混蛋!”

    “你就是这么称呼你的男人?”

    秦婉嗤地一笑,脖子一下子昂起来,貌似爆发了:“我的男人?!你真好意思……你凭什么是我的男人?你是有媒妁之言?还是有父母之命?有礼聘么?有婚约么?”

    “没有!”西门大官人很是干脆地承认,一把将她摁在长椅上,也趁她注意力转移,顺势夺过她手中的酒壶,随手往案桌上一搁,俯身逼近她,几乎鼻子对鼻子,煞是蛮横道:“但不管有,还是没有,都丝毫改变不了你是我女人的事实!你罔顾事实的挣扎和否认,都是徒劳的,无效的!我是你的男人,你是我的女人,现在是!将来是!这辈子是!下辈子是!永远都是!以后谁他妈敢碰你一下,老子就把他阉了!!!”这厮对自己的“后宫”表示出了寸土不让,寸土必争的霸气。

    “凭什么?你凭什么啊?你凭什么对银甲这么蛮横啊?”

    秦宛也是女人,也是用耳朵在生活,西门大官人恶狠狠的“jǐng告”几乎瞬间就让她的心理防线溃败,甜成了一锅蜜,但嘴上自然还是不服软的。

    这果然是一个xìng格决定命运的时代,西门大官人也算是对症下药,知道在恶魔崖土生土长的秦宛好这口……喜欢桀骜不驯+狂傲不羁的综合型暴力男。

    “凭什么?你读书少还不承认……”这厮以一副恨铁不成钢的口吻道,“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这句话你没听过?这世上的男人和我一比……全他妈是渣。”

    “切——自大狂!”

    “这叫自信!做男人,没自信怎么行……”着,这厮突然啪地在秦宛大腿上拍了一记,恶狠狠道:“你真是越来越没规矩,竟然还学会了背着我酗酒?”

    不知是西门大官人这巴掌拍的太用力,打疼了她,还是西门大官人这话触到了她的伤心处,秦宛竟是刹那间泪流如注,带着哭腔愤声道:“我借酒浇愁不行啊?我放纵一回不行啊?我痛苦一回不行啊?反正……我呆在这儿也没人管……没人理……没人亲……呜呜……”到伤心处,秦婉再也忍不住,回身伏在长椅扶手上,痛哭失声,却是将布袍裹得浑圆挺翘的臀部对着了西门大官人。

    “你知不知道……我最讨厌女人无理取闹!哭哭啼啼!”这厮貌似一也不怜香惜玉,抬手直接照着她的屁股就是狠狠一巴掌,不过……拍完之后,这厮又捏了两下。心里暗道:嗯,手感真是越来越好了。

    秦婉自然不清楚这厮的心思,挨了这巴掌后,竟然慢慢止住了哭泣,自我反省,银甲就是发泄发泄嘛,哪里无理取闹了……

    西门大官人深谙“打一巴掌给个甜枣”的道理,轻轻叹息一声道:“唉,我知道,这段时间事情多,实在是忙,对你便有些冷落,你心生不快也是应该的。今天无语娘俩来,经她提醒,我才意识到这,晚饭都没吃,我便赶紧过来看你,并且,我决定,明天我要给自己放假,什么事也不做,什么人也不管,只陪你一个人,就陪你一个人……我们去骑骑马,打打猎,好好玩一玩……咳咳,你去不去?”

    去不去?

    这他妈还用问么?

    秦婉再一次痛哭失声,这次是一回身,扑进了西门大官人怀里,牢牢地,紧紧地抱住他,是幸福的,甜蜜的泪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