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21章 老子非羡慕嫉妒死不可

第21章 老子非羡慕嫉妒死不可

    ()    老虎山狩猎场,内区。<ww。ienG。com>

    显然早已得到吩咐,今儿太子殿下要来狩猎,往rì门前冷落鞍马稀的内区门前广场,单单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的护卫就超过了千人,还有十个人一组起码有二十组的锦衣卫在四处巡弋,以及守在门前数十名随时听候差遣的太监和宫女。

    如此场面,不知底细的人看去,还以为这里要举行什么重大外事活动呢,比如联合军演什么的。

    此时只是上午七多钟光景,太阳也刚起床一会儿,霜露还没被它晒化。

    但广场上,却是早早地便来了两位参与狩猎的“团员”。

    现在虽然是冬天,大早上的风一吹,感觉冷飕飕的,但这两家伙,却都衣着单薄,仅着一件寻常的布袍,只是一个白,一个红。

    白袍者,一脸贱笑,正跟红袍者着什么,看他胯下马金光灿灿,举世无双,正是帝王驹,白袍者也正是西门大官人。

    坐在一匹枣红马上的红袍者,红袍袖短,下摆开叉,露胳臂露腿,胸口更勾勒出白花花一道深V,不用,如此前卫着装,秦婉是也。

    看她脸上洋溢着幸福甜蜜的微笑,很显然,西门大官人的熬鹰战术已取得了决定xìng和标志xìng的胜利。

    其它且不,便今儿一早,由于激动和兴奋,秦婉几乎一晚没睡,天没亮便爬了起来,主动走进厨房,做了平生第一回厨娘,不仅为西门大官人,也为几个姐妹,亲手烹饪了一锅爱心早餐……当然,味道如何,权且不论,起码,心意摆那儿了……如此,一家人共进早餐,西门大官人的后宫呈现出一片安乐祥和之态,实在是可喜可贺。

    即便到了此地,秦婉心里明白,昨儿又被这厮忽悠了,他根本不是专门为自己放假,特意陪自己来骑马打猎,更完全不是甜蜜的浪漫的二人世界。<ww。ienG。com>但……如此规格,如此隆重的上流社会的聚会活动,西门大官人只单单带她参加,足以明自己在他心目中分量和地位,那么,西门大官人所有的忽悠都可以忽略不计……感觉幸福,是当前必须的表现。

    西门大官人昨儿的辛勤劳作没有白费,后宫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和谐态势,和谐共yín指rì可待,yín间大道是一片光明,难怪这厮一脸贱笑,看起来开心的不得鸟。

    这正是……人生自古谁不贱,唯有贱人笑的欢!

    这厮今儿可谓是神清气爽,老怀大畅,跟仿似一刻也呆不住的秦婉早早便出发,第一拨赶到了这儿。

    等人虽然无聊,但对坠入爱河的秦婉可不然,西门大官人不管啥,都逗得她咯咯直笑,一扫多rì来的委屈和郁闷。

    此时西门大官人八成了个晕段子,秦婉悟xìng颇高,显然听懂了,是脸sè羞红,却又眉目含chūn,拼命憋住笑,红着脸啐道:“你……流氓!”

    “我哪里流氓了?我的很大,很硬,是一块石头而已,你……”这厮嘴角挂着不言自喻的戏谑笑意,“想哪儿去了?”

    秦婉明显是想歪了,西门町这一,顿时臊了个大红脸,也终于扑哧一声笑出声来,连忙娇嗔一句:“大sè狼!懒得理你!”偏过头去,腰身前伏,娇羞忸怩之态甚是动人。

    与她并马而立的西门大官人看得心里一荡,目光不由自主地便往秦婉红袍遮掩不住的娇躯扫去,白皙的肌肤,在朝阳下有一种晶莹剔透的感觉,深V处更是晶莹如玉,腰盈盈一握,双腿笔直修长,最吸引目光的……由于她半伏到马鞍上,西门大官人感觉手感越来越好的翘臀,此时凸显出一个惊人完美的曲线。

    若不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这厮绝对会神爪,再试试手感。

    不过,不能动手,动嘴却是无妨:“我是sè狼?你这话亏不亏心啊,我啥时候sè过你?哪次不是你勾引我?若不是我这人向来清心寡yù,坐怀不乱,我早被你sè了……”

    银甲秦婉还是个黄花大闺女,绝非yín=娃荡妇,难堪被西门大官人这般戏谑,顿时羞怯难遏,一下子直起身,握紧手中的红sè九尾鞭,抬手便要抽这丫的,却突然看到狩猎场内区入口处,有十几个人骑着马不紧不慢走了进来。

    西门町见状,当然也不再跟秦婉调笑,举目向来人打量。

    这群人中,走在前面的有五个人,而被众星拱月般的中间一人,最吸引人目光……绝不是他帅得惊天动地,恰恰相反,这货长得实在让人不敢恭维,一张胖乎乎的大饼脸上,镶嵌着一双斗鸡眼,酒糟鼻,眉毛又粗=又短,还有两颗大板牙呲到唇外。而他身材肥胖,却是裹着一身毛茸茸,油亮亮,看起来极厚实,极暖和的纯白sè熊皮,愈显体态臃肿。

    他这幅尊容,此时却神态倨傲,一副不将天下人看在眼里的架势,显得很是滑稽可笑。

    但很显然,这货是个极有权势的二世祖,左右身后之人没人觉得可笑,认为他天生便该如此神态。

    且紧随其后的两人,一左一右,骑着高大神骏的黄骠马,明显是家将,都长得身材魁梧,膀大腰粗。左边一人,满脸虬髯,手擎一杆粗大的长枪,气势威猛;右边这人,面阔方圆,神sè冷峻,下巴上光溜溜的,手上挽着一把又长又大的雕弓,而他肋下,还挂着一把相比来,很是巧的貌似弩弓的短弓……很明显,这不是摆设,更不是装饰物,因为他胯下马马鞍前,左右各有一只箭壶,一个是特大号,一个却是特号。

    一般箭矢的长度在二尺八寸左右,但特大号箭壶内的箭支却是有三尺一寸长,箭头由三枚铁片组成锐三角形,长二寸五分,下有四个向前突出倒钩,钩尖锋利,箭杆以杨木制,羽以雕羽制,恰配那张雕弓。而特号的箭壶内,箭矢仅有一尺七寸,箭头狭,呈扁平燕尾状,特别尖锐,而燕尾剪尖略向外翘,当极具穿透力,且箭杆较粗,这样一支短箭,近距离攻击,杀伤力绝对比那长箭还厉害。

    懂箭者,看到此人身带两张弓,当明白,这是一个行家里手:长距离用长弓,短距离用短弓。

    两名家将往后的其他人,着装统一,也是骑着清一sè的青骢马,显然都是随从护卫。

    再他身旁,一左一右紧贴着他的,竟是两个长得一模一样,嫩得能一把掐出水来的双胞胎美女,穿着打扮也是一模一样,外面也都披着一件火红的玄狐皮制成的披风。而她们不是老老实实坐在马鞍上,而是以极高难度的姿势盘坐在马鞍上,娇俏的身躯向二世祖怀里靠拢,也他妈不怕摔下来。

    西门大官人看到这里,不由得吞咽了一口口水,这鸟人也忒会玩了,比老子还有艳福啊……一对双生姐妹?!而且还如此漂亮,而且还是十六七岁,水嫩水嫩的,而且身体柔韧xìng还这么好明显能够做各种超难度动作,而且还……老子不愿再往下想了,再想,老子非羡慕嫉妒死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