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22章 不死也得脱层皮

第22章 不死也得脱层皮

    ()    年关将至,各地的军政要员都纷纷回京述职,当然,希望挪挪位置,或者得到提拔,上京来打打也是主要目的。

    不过,对辽东总督祖大寿来,来京城的目的就很纯洁了,除了向领导汇报一下思想工作,就是拜会一些老友……老子就爱在那疙瘩呆着,天高皇帝远,谁奈我何?打死也不愿意挪位置,被提拔……再提拔?这老家伙得进zhōng yāng军委,调来京城,跟养老有啥区别?他还是喜欢手握重兵,叱咤沙场的感觉。

    祖大寿不仅仅在辽东牛=逼,在明朝整个军中也是响当当,巨牛=逼的人物。

    军队自成系统,最讲究关系和论资排辈,而老祖家,自打朱元璋开国时候,便在辽东一带跟着他造反,从蒙古人手里夺回了政权,至此,老祖家世袭辽东,成为一方诸侯,辽东巨无霸,替大明看守着北大门,严防清军入关,即便是朱由检同志,对祖大寿也是礼仪有加,当长辈一般看待,其他人,谁敢得罪他?而其他人,他又怎会放在眼里?

    不用了,祖大寿的孙子,还是唯一的孙子祖帅,那也绝对是放一个屁都让辽东震一震的主儿,貌似比他爷爷还牛=逼。

    但这个祖帅,不知道是先天基因变异,还是后天基因突变,抑或根本就不是他爹的种,反正他的长相一也没随他爹祖泽润,长得英明神武,自打生下来开始,便长势不喜人,用歪瓜裂枣来形容他,一也不过份,为此,祖大寿特意给他起了祖帅这个名字……俺要求也不高,只要地帅那么一帅就对得起列祖列宗了。

    但很遗憾,老天爷偏偏不让祖大寿如愿,祖帅反而是越长越磕碜……到最后,可能是看习惯了,老祖家上下也不再纠结于祖帅的长相了,毕竟是自家儿郎不是?该宠的一样宠,该爱的还是爱,甚至为了安抚他……祖帅自己也知道,自己这个名字起得有多么的坑爹,每每不心在镜中,或是洗脸时候水太清,看到自己的脸,这货就会发狂,把镜子砸了事,端水来伺候他的丫鬟会直接被这货用刀把她的脸戳烂……反正,辽东总督府是没有一面镜子的,祖帅洗脸再不用清水,改用nǎi……新鲜的牛nǎi。

    久而久之,祖帅的长相,成为老祖家,甚至是整个辽东,谁也不敢触碰的逆鳞!

    不要出言讥讽,哪怕是盯着祖帅看的时间超过两秒,这货绝对会发飙,很快便让你yù仙yù死……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诚然,祖帅xìng格不是一般的乖张,心理不是一般的变态。

    但这货长相不咋滴,却非常聪明,什么笙箫弦管,蹴踘弹棋,挝鼓唱曲,博陆斗牌……种种纨绔子弟的勾当一学就会,再学就jīng,是个不折不扣的,标准的二世祖,特别喜欢玩,也非常会玩。

    就这次随同爷爷来京城,这货就完全是抱着玩的目的……毕竟是京城嘛,繁华热闹岂是的锦州可比?

    当然,也不能落了家子气,出门前呼后拥是肯定的,得力的保镖兼打手更不能缺……惹了老子,老子可没力气揍人。而最不能缺少的,自然得有美女左拥右抱,美女配英雄嘛,并且,必须必是上等货sè,极其稀有的货sè。

    如此,在朱慈烺的“巧妙”安排下,西门大官人便跟这个出场很是拉风的二世祖在狩猎场内区不期而遇了。

    而这群人前面五个人中另外两人,西门町却是认识那身着锦衣华服之人,正是王轩王都尉,即便他往rì里再倨傲,但在祖帅面前,还是表现的很谦恭。不过,那个头戴松江布的幅巾,身上是天青sè袄服,蓝布裤,白布袜,青布鞋……穿着极普通的年轻人,表现得却极随意,时不时跟祖帅笑着。

    此人身材修长,猿臂蜂腰,浑身散发出一股英武之气,而他偶尔张合的双眸中,却是不自禁地会迸shè出浓重的杀气,只有杀过人的人才会有这般气势,并且,如此浓重的杀气,绝对是杀过不少人。

    而他坐下马,毛sè油光锃亮,浑身乌黑一片,看起来是异常神骏,铜铃般的双眼中竟然也是杀气横溢。

    这群人远远而来,根本没注意到西门町二人。

    却在此时,不知是示威,还是jǐng告,帝王驹猛然见到“自己的”领地闯入这么多同类,不但不赶快前来拜见,竟然一个个都趾高气扬,貌似比自己还牛-逼,顿时发出一声长长的嘶鸣,响彻广场上空,乌溜溜的眼眸里更是暴发出强烈的战意和狂躁的杀伐情绪,貌似极想冲上去教训它们一番。

    悍马同学发怒是很正常的,它原本很是乖巧地站在那儿,正一边修身养xìng,完全不理身旁那匹枣红母马的xìng=sāo扰,一边竖起耳朵听主人如何忽悠妹纸,当然眼珠子也是瞪得溜圆,观察着俩人的表情,以便自己以后能用上,生怕漏过了主人一句话,或是错过了妹纸的任何一个反应……正大感受教,这些货大摇大摆地进来了,顿时震怒非常,心中痛骂这些货来的不合时宜,已经用黄金蹄踩踏着地面,发出嗒嗒嗒的大响向它们示jǐng,但它们竟然置若罔闻,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主人,放我过去咬死这些不懂君臣之礼的憨货!

    悍马这一声嘶鸣,不但惊了那些马,也是惊了马上之人。

    不过,帝王驹的威严能镇住一般的马,但它眼中的这些个憨货,显然都见过世面,还是在战场冲锋陷阵那种大阵仗,并没被轻易吓住。只有王轩骑着的那匹高头大马貌似有生怕怕,嘴里发出不安和恐惧的嘶鸣,连那些随从骑着的清一sè的青骢马和双生姐妹骑着的也是一模一样的大白马也没有被悍马发出的长嘶镇住,更不用越发神骏的黄骠马和祖帅的坐骑,而那穿着极普通的年轻人坐骑,更是扬勃也发出一声长嘶,貌似在跟悍马同学叫板。

    这些憨货如此反应,显然出乎悍马同学的意料,它眼中的暴躁情绪忽地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极端的鄙视和轻蔑,就像看到了一群白痴。

    而这群人中,除了王轩,其他人都不认识西门町二人,不过关注的目光,大多被帝王驹夺去了。但王轩见到西门町二人,却是不由得一愣,明显对西门町也来参加狩猎表示很意外,太子殿下恨之入骨,怎会也邀他参加?

    很显然,朱慈烺组织这场狩猎活动,压根就不是跟西门町的,主角是你,介绍一些人给你认识,更没有早早来到老虎山恭候西门町大驾。

    他的计划很简单,目的很明确,就是让西门大官人这颗火星与祖帅这颗哈雷彗星相撞,结果他能预料,彗星估计不禁撞,关键是彗星身后的大彗星是颗庞然大物,到时候,西门町不死也得脱层皮。

    西门大官人当然是不清楚大舅子的“借刀杀人”计划,想着这些人应该就是朱慈烺介绍给自己认识的,尤其是中间那个长相丑陋的家伙。

    他倒没有以貌取人,主动拨马上前,笑嘻嘻拱手道:“诸位早啊,在下西门町,腆为御军卫所指挥使,不知……”他嘴上着,却是用眼睛看向了王轩,显然是希望这厮介绍介绍。

    西门町的大名在京城很有分量,但刚到京城不久,远处边关的祖帅等一干人却是没听过,包括那衣着普通的年轻人,听他自报身份,只是个卫所指挥使而已,都情不自禁在眼中闪过一丝轻蔑,祖帅更是用鼻子哼了一下,一双斗鸡眼也不再看西门町,而是直勾勾地看向了秦婉,一下子便陷进秦婉那道深V里,再也拔不出来。

    *********

    ps:周五出差一天,提起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