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23章 明显是“捅人”熟练工

第23章 明显是“捅人”熟练工

    ()    西门大官人现在很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原则就是……低调,低调,再低调。

    太张扬,惹人恨,也会引来一身sāo……根据自然规律,优秀的雄xìng总是容易吸引雌xìng,对这一,西门大官人表示很认同。

    故此,西门町今儿一身普普通通的白sè布袍,带来狩猎的弓箭,也是军营极常见的角弓和白羽箭,刚才自报家门,更是没有亮出镇国将军太子太傅大内密探零零七等绝对能唬住人的头衔,完全是一派低调作风。

    此时这些人不屑的反应,西门町虽然看在眼里,却丝毫不以为意,装逼谁不会啊,完全没必要……他只当没看见没听见,仍是笑眯眯地看着王轩。

    王轩虽然吃惊于西门町也来参加狩猎,却是不敢表示出一丁的不屑,尽管他对西门町的憎恨不亚于朱慈烺,但对西门町的惧怕同样不亚于朱慈烺。他心里很清楚,自己没资格,更没能力挑战西门町,即便是自己的舅舅,也只敢在背后使刀子,在这厮面前,自己只能夹起尾巴做人……装孙子。

    “咳……西门大人早,秦姑娘也早……”王轩现在可不敢再对秦婉抱有幻想,此时都不敢多看她一眼,脸上堆出谦恭的笑,拱手招呼后,双手掌心向上,自然是先郑重介绍祖帅,“这位是……辽东总督府祖帅,祖公子……”

    他话没完,西门町没啥反应,但秦婉听到“祖帅”三个字却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王轩顿时脸sè一变,僵在了那儿,眼睛不由自主地瞟向祖帅。

    王轩可是印象深刻,现在想想,都感觉不寒而栗。就在前天,太子殿下宴请祖帅,叫了一帮“tài子dǎng”陪同,那大理寺卿宋磊的儿子宋公孙也是听到祖帅的名字躲在人后偷偷笑了一声,结果被祖帅听到了,竟然不顾太子在场,立马发飙,直接走过去,拿起宋公孙桌前的大海碗就在他脑袋上开瓢,随即用破碎的碗狠狠地砸他的脸,一下,两下,三下……若不是被人拉住,一也不用怀疑,祖帅会活活砸死,或者扎死他,即便如此,满头满脸是血的宋公孙破相是肯定的了,并且肯定比祖帅还丑,而事后,宋磊把儿子接回去屁都不敢放一个。

    王轩可不敢生出朱慈烺“借刀杀人”的念头,两边都是大佬,都是瘟神,自己级别太低,玩不起,搞不好就让自己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所以,他特别担心祖帅发飙,到时候,神仙打架鬼遭殃,自己到哪儿喊冤去?

    实话,他介绍祖帅的时候,已经够心了,特别强调了“辽东总督府”,他倒是很想不介绍祖帅的名字,但这样的话,祖帅这个变态绝对会认为是自己故意不,明显是歧视他的长相,很可能马上就对自己发飙……因此,他将“祖帅”三个字含含糊糊,一带而过,没想到……还是“闯了大祸”!

    秦婉笑出声的一刹那,王轩只感到脊梁骨冷飕飕的,仿似有一把利剑从他身后劈倒。

    王轩眼睛瞟向祖帅,只看了一眼,心里一凛,便绝望地闭上了眼睛,紧跟着,耳边已传来祖帅仿似公鸭般的嘶喊声:“臭婊子!!!爷给你两个选择,一……算了,看你个臭婊子还有几分姿sè,爷也不忍心杀你,就给你第二个选择,马上给爷爬过来,用你那张烂嘴舔爷的脚丫!若是舔得爷爽,或许会考虑收了你。”

    西门町看到王轩“奇怪”的反应,再看到祖帅瞪着一双斗鸡眼,大饼脸涨得通红突然发飙,瞬间明白……婉这声轻笑,触碰到了这位辽东总督府二世祖的逆鳞。

    西门町现在毕竟也是在军队里混的,当然知道祖大寿这尊大佛,也瞬间明白,朱慈烺如此热心地邀请自己参加狩猎的意图。

    原本祖帅突然发飙,的话也很难听,但可怜人自有可怜处,西门町倒没准备跟他一般见识,毕竟秦婉失礼在先,有取笑人家长相的嫌疑。现在识破了朱慈烺的“yīn招”,当然更不想与祖帅结仇,遂了朱慈烺的愿。

    他心里发出一声冷笑,脸上愈是如沐chūn风般连忙朝祖帅拱手道:“原来是祖公子,西门町久仰大……”

    没等西门町完,祖帅斗鸡眼一瞪,指着西门町便骂道:“你丫不想死就给老子闭嘴!”着,偏头又对一脸怒容,却是忍住没发作的秦婉喝骂道:“臭婊子,你他妈还快不给爷爬过来?难道非逼爷辣手摧花?!”

    显然地,朱慈烺十分地了解祖帅的xìng格,一般不了解这货的人,第一次跟他见面,百分之九十九以上或直接或间接地会触碰到这货的逆鳞,而只要触碰到他的逆鳞,这货百分之二百会发飙,不止不休。当然,朱慈烺清楚,这个妹夫不是一般人,倒不一定会触碰祖帅的逆鳞,但他也清楚,这个妹夫和祖帅都是极其高傲,极其自负(西门大官人表示坚决不敢苟同,老子是自信好不?)的人,两人碰一起,绝对会上演火星撞彗星的好戏。

    这一次,秦婉忍不住了,一抖手中的九尾鞭,便要出手,却是被西门町一把摁住了。

    西门町脸上笑容不减,却是不再对祖帅话,而是朝那穿着极普通的年轻人笑道:“这位仁兄,正所谓不知者不罪,我们都是太子殿下邀集而来,不看弟薄面,还望看在太子殿下的金面上,休要怪罪我这位朋友的不慎失礼之处。”

    这年轻人显然这种场面见多了,也见腻了,早已见怪不怪,一直是神sè淡淡地看着,见西门町对自己话,仅回以淡淡一笑,便偏头看向祖帅。

    而这一次,祖帅没有打断西门町的话,当然不是因为西门大官人彬彬有礼,始终脸上带笑,而是两次喝骂后,西门町和秦婉的反应让他心头怒火狂飙,已经气得不出话来,一张脸早气成了猪肝sè,伸出食指和中指指着西门町了又,嘴里哆哆嗦嗦:“你……你……”终于,大手一挥,大叫道:“给老子捅死他!!!”

    这一声叫,让王轩浑身一颤,脸sè骤然间一片惨白,后心更是冷汗如浆,太子殿下,你他妈也忒狠毒了!老子不就是想抱你大腿,厚着脸皮主动提出也想来参加狩猎,你他妈不愿意就不愿意,竟然给老子安排了这么一出,直接想整死老子啊!

    王轩这是冤枉了人家太子殿下,对他这种角sè,太子殿下当然是不放在眼里的,之所以同意他的“主动请缨”,那是看在杨嗣昌的面子上,并且安排他跟祖帅他们一起出场,也是为自己找个见证人……火星撞彗星的大戏,自己可不是导演。

    而祖帅话音刚落,他身后那个擎着又粗又大长枪的家将,二话不,隔着祖帅,对西门大官人分心便刺!

    这招干净利索,势大力猛,又快,又准,又狠。

    这家伙肯定经常为祖帅干捅人的活,明显是“捅人”熟练工。

    他其实早已不耐,心里还奇怪呢,今儿少爷的脾气怎么这么好?难道是被这妞迷住了?

    很明显,西门大官人的低调和委曲求全,让祖帅这群人,包括那年轻人,都愈发以为他只一个角sè,之所以能被太子殿下邀请,或许,可能,大概是受到太子殿下赏识吧,让他来巴结巴结辽东总督府的人。

    *******

    Ps:某个渣最近忙晕了,以为昨天是周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