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24章 简称武林高高高手

第24章 简称武林高高高手

    ()    目光凌厉而又不屑的一双眼睛,时而清澈,时而深邃,时而像皎月一般明亮,时而又像黑夜一般黝暗,时而像太阳一般的炽热,时而又像大海一般深沉……黎明和黄昏,光明和yīn影,在那眼瞳中变幻。

    谁的眼睛这么牛=逼?

    这是西门大官人的眼睛,这是西门大官人在姨子朱微娖心中的眼睛。

    朱微娖虽然从出宫在外闯世界,了解和感悟了太多世间疾苦,人间百态,年纪便形成了极其沉稳和内敛的xìng格,给人一种历尽沧桑的感觉,但在爱情的世界里,她纯洁的犹如一张白纸,甚至比白纸还白纸……就是个白痴。

    她觉得自己看不懂,也读不懂姐夫眼中透露的内心世界,但这双眼睛仿似有着魔幻般的吸引力,勾引着她尝试去看懂,去读懂……嗯,某个不良姐夫就是勾引,让她愈陷愈深,让她不能自拔,更是让她情不自禁地心头鹿乱撞……她喜欢,甚至迷上了那双修长剑眉下的眼睛。

    昨天西门町突然发飙,朱微娖虽然吓了一跳,但冷静下来后,毫不迟疑地,立场坚定地认为……姐夫“推倒”田娘娘的行为是没有错的,田娘娘太不应该了,竟然妄断町哥救她是贪图她的美sè!!!太久没被父皇临幸,得臆想症了吧?简直是忘恩负义,恬不知耻,町哥该掴她一嘴巴……朱微娖完全没理会田贵妃的失声痛哭,几乎是满腹怨气地离开了启祥宫。而脑中不时浮现出西门町拧眉怒目甩袖而去的情景,朱微娖愈发地为姐夫遭到田贵妃“污蔑”感到胸口郁愤难平,竟是跑到“六堡茶事件”后很久都刻意回避的袁贵妃处寻求慰藉,感觉姐夫口中的“毒妇”也比田娘娘良心大大地好。

    当然,丫头很懂的轻重,在袁贵妃面前只字未提姐夫“推倒田娘娘”事件,而是邀请她做伴,一同参加太子哥哥组织的狩猎活动。再想到太子哥哥邀请参加狩猎活动的都是男xìng,如果只有自己和袁贵妃,未免显得突兀,也会在外人面前有失公主殿下应守的体统,朱微娖便拉来了闺中好友,对京营提督吴襄大公子吴三桂心仪已久的黄奕……太子哥哥,这个大明最年轻的团练总兵也在受邀之列。

    什么?朱微娖为啥没邀请姐姐朱微如做伴?

    开玩笑!在朱微如眼皮底下,朱微娖哪里有机会,又怎么好意思跟姐夫亲近。

    朱微娖想都没想便否定了,昨儿在画舫上抱着町哥太紧,貌似姐姐有不高兴呢。

    虽然周显也会参加狩猎,但跟见到姐夫相比,朱微娖内心的“期待和激动”最终还是压制住了“紧张和忐忑”,一大早便收拾好,催促太子哥哥尽快出发。

    朱慈烺还没见过朱微娖对什么事会如此热心,看她眼中流露出的兴奋,想当然以为,妹妹情窦初开了,这是心情迫切地要去见周显吧?

    现在,太子殿下对朱微娖这个妹妹的关爱,可是比以前好的太多太多太多了,原因无他,盖因另一个妹妹太强势,并且她“老公”更是西门大官人,不比不知道,一比才知……还是微娖妹妹好,不跟他争权夺利不,她“未婚夫”周显可是周皇后娘家大侄子,完完全全是一个权利集团的,也正是周皇后的枕头风,才让老朱早早地便给朱微娖预定了“如意郎君”。

    如此,在朱微娖的催促下,朱慈烺一行人也是较早地便到了老虎山狩猎场内区……不过,却没有进入内区广场,而是落脚在了内区入口不远处一座类似于烽火台的建筑内。

    朱慈烺的解释是,周都尉孤身前来,我们在此等他一起进去。并且,还拿周显对妹妹开了开玩笑,让朱微娖俏脸羞红,很是不好意思开口谢绝太子哥哥的“成全美意”,只有强作镇定地与袁贵妃和黄奕闲聊,也没注意太子哥哥登上了“烽火台”,一直没下来……直到守在“烽火台”门外的侍卫进来通报,帅气逼人的周显单身匹马赶到,才发现不见了朱慈烺身影。

    而此时,在“烽火台”层瞭望塔上,朱慈烺双手举着一支制作jīng巧的单筒望远镜,正向狩猎场内区入口广场内看着……“终于”见到祖帅的贴身保镖,有猛张飞之称的童史睨向西门町出手,嘴角情不自禁勾起一抹得意的笑,却在这时,“蹬蹬蹬……”有个侍卫急步登上了瞭望塔,朱慈烺“啪”地一合,那望远镜竟是可以伸缩,变成只有一巴掌长短,揣入了怀中。

    ******

    眼看着一枪分心刺到,西门町脸sè不变,很是随意地一抬手抓住了足有一尺多长泛着寒光犹带血腥味的枪头。

    任凭童史睨拉拽、上挑、下压、前捅,一张脸憋得通红,一双豹环眼眼珠子都快瞪出来,满脸的虬髯更是要竖起来,胯下黄膘马也似不堪受力地四蹄直蹬,他手中那杆长枪却是在西门町手中纹丝不动。

    没办法,他跟西门大官人之间的武力值相差太远了,简直就是零和满分的对比。

    周围人看得暗暗咋舌,王轩或许不清楚,他们可是清楚的很,童史睨在整个辽东以臂力著称,那杆长枪重达一百二十七斤四两,一般人拿起来都吃力非常,他拿在手中像是耍一根稻草般轻松,此时却……那两个双生姐妹更是以异样的眼神看着眼前这一幕,看向西门大官人的眼中难掩惊艳之sè。

    西门町脸不红,气不喘,却似毫不费力,微微皱眉道:“有话好好,没必要动刀动枪,大家都算是太子殿下的客人,伤了谁都不好。”

    着,西门町一松手,童史睨双手端着长枪,脚踹马镫已站起身正用吃nǎi的力气往上挑,这突然一失力,“呼”地一声,这杆又粗又大的长枪顿时呼啸着挥向半空,眼看着收势不住,童史睨双臂高举,身体往后仰倒,长枪便要砸到他身后那群护卫,却见那穿着极普通的年轻人……正是团练总兵吴三桂,迅速回转身,一伸手拉住了他。

    显然是经过长期配合,童史睨没将冒犯少爷的人捅死,另一个贴身保镖便会出手……用箭shè死他!

    那手挽雕弓的汉子虽然心中吃惊不,但不等祖帅吩咐,却是第一时间将腰下那张短弓cāo在手中,西门町话音刚落,一支短箭发出尖锐的声响,流星闪电一般,直奔西门町右肩而来……这当然不是他手下留情,而是西门町的表现让他不敢掉以轻心,这第一箭不仅是试探,也为了分散西门町的注意力,因为随着那尖锐声响起,和第一箭同时搭上弓弦的第二支箭……竟是完全没有声响但速度仿似更快地shè向了西门大官人左胸。

    双方仅有六七米的距离,对专为近距离攻击的短弓而言,并非最佳距离,燕尾箭矢的穿透力和杀伤力要在十五米左右才能达到峰值……但毫无疑问,这样的距离对离弦速度达到几倍音速的短弓箭矢而言,绝对是必杀之箭,目标完全没有避开的可能xìng,哪怕他是武林高手。

    西门大官人当然是武林高手,但他是高手中的高手中的高手……简称武林高高高手。

    即便如此,双目陡然闪过一丝冷芒的西门大官人也是不敢大意,瞬时判断出,这两支箭的威力比九寨十八坞所谓的箭神鹤久鸣shè出的箭强了不知多少倍,伸手“捉”箭显然不行……来不及事,手掌很有可能被洞穿……也根本不容西门大官人多想,两支箭几乎同时电闪而至,西门町右肩猛地一沉,同时,左手握拳,叉腰神功运到极致,一拳轰出!

    *************

    Ps:终于赶上一更,木有断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