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25章 两个换你一个

第25章 两个换你一个

    ()    提及十几年前战死沙场的抗清名将满桂,不要在军中,便是在文官中也是知者甚众,其名声比袁崇焕还响亮。

    这样一个对大明忠心耿耿壮烈捐躯的抗清名将,却非汉人,而是出身在明朝北部边陲的边塞牧民,是个纯种的蒙古人。

    而在军中提起他,所有人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他的骁勇善战,不是他的悍不畏死,也不是他对大明的忠心赤胆,而是他……冠绝天下的箭技!

    有多少次两军对垒尚未开战,满桂便于千米之外一箭而去将对方将帅shè杀敌军大乱而被轻松击溃?有多少次两军陷入胶着混战,满桂于乱军中一箭shè断永不能倒代表军魂和意志的对方帅旗?又有多少次满桂深陷敌军包围,仅凭手中一张弯弓而突围?即便有随军记者跟踪记载,也是记不清的。

    对大明这员猛将的陨落,当时继位还不满三年的朱由检同志是悲恸莫名,不但追赠其为少师,世袭锦衣佥事,而且他子子孙孙只要为官,起步就升三级。

    因此,满桂的儿子,满江红,继承老爸的遗志,参军入伍,跳过旗、总旗直接便从百户干起。

    不过,尽管满江红从便练习骑shè,单就箭技而言,甚至比他老爸有过之而无不及,但当官领兵打仗却实在不是一块料,从军已有五六年,官职只升了一级,仅是个的守备……祖大寿还是看在昔rì并肩作战的满桂面子上。

    最后,还是满江红自己向祖大寿提议,与其在军中浑浑噩噩混rì子,并且很有可能因为自己贻误战机,倒不如让我去总督府当个家将,看家护院的本事我还是可以的。

    如此,祖帅便有了一个最得力,最可靠的保镖兼打手……没有之一,因为,只有在童史睨摆不平的情况下,满江红才会出手……这种情况很少发生,所以祖帅一发飙,只习惯叫“给老子捅死他”而不是“给老子shè死他”……但很少发生并不是没有发生,童史睨臂力过人,一杆枪使得猛过张飞,但充其量只是个莽夫,遇到厉害一些的武林高手,往往是捅人不成反挨揍,而这个时候,根本无需祖帅吩咐,满江红很有做保镖的自觉xìng,会及时出手shè杀对方……而满江红出手,起码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次失手的记录,并且,还都是一箭解决问题……哦,有一次shè了两箭,对方可能是偏心者,明明一箭几乎洞穿其左胸,他竟然还能爬起来跑,不得已,又补了一箭,从其后脑贯穿至前额而毙命。

    由此可见,满江红还是把西门大官人当作了生平仅见的劲敌,一出手便是双箭连发。

    当然,他这是志在必得,不允许自己失手……不仅仅是他,场中祖帅这边的所有人,都对此没有丝毫的怀疑,这丫死定了!

    那两个双胞胎姐妹在耳边听到弓弦声响的一刹那,目光中不由得流露出惋惜的神情,多强悍的伙啊,竟然比老童的臂力还大,这要是一手一个抱起咱姐妹,那绝对是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唉,可惜,可惜了……

    即便是西门町身侧的秦婉,猛然见到这两箭,也是情不自禁骤然瞪大双眸,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一声惊叫便要脱口而出,却突然感到身体周边的空气仿似瞬间被抽空,让她有一种眨眼间便要窒息的感觉,惊叫声硬生生噎在了嗓子里,紧跟着耳边传来“轰”的一声大响,犹如一枚炸弹在她耳际炸开。

    秦婉感觉耳边嗡嗡直响,惊魂未定中定睛看去,见西门大官人在帝王驹上安然而坐,终于是……畅吸一口气,再一细瞧,西门大官人右肩之上的白袍不知是被箭头还是被箭矢夹带的强大劲气划破了长长一道,露出了西门大官人肩头的嫩肉,但却是没有见血。而他正举着左拳在嘴边对着明显泛红的拳峰轻轻吹了吹,那第二支箭竟是寸寸而断,散落在身前空地。

    所有人都是一脸震惊,感觉十二万分不可思议地看着西门町,他……他……他是怎么做到的……这他妈还是人么?

    却在此时,西门町一甩左手,整个人突然从帝王驹上腾跃而起,仿似猎豹一般就在半空中向祖帅身后扑去,老子权且放过祖帅这个夯货,先收拾收拾你们两个爪牙出口恶气再。

    西门町的目标先是满江红,还真怕这厮回过神来再shè几箭,尤其是shè向秦婉。

    若不是亲眼所见,满江红打死也不信,竟然有人能用自己的拳头硬磕可以开金裂石的燕鈚箭……他的震惊,比其他人更甚,完全是惊呆了,西门町一扑而至,一巴掌抽得他从马背上横飞而出,以一个狗吃屎的姿势摔趴在地上才终于反应过来,他的手中倒是牢牢地握着那张短弓。

    毕竟是长期配合的搭档,产生了一种血肉相连般的默契,其他人还未明白是怎么回事,童史睨一声怒吼,长枪一摆,已打横向尚在半空无处着力的西门町扫去。

    西门町侧对着童史睨,原本打算一击之后,脚踩满江红坐骑再扑过去也抽这厮一巴掌,却是没等他落下,童史睨的长枪已拦腰横扫而来。西门町瞬间改变主意,半空中一拧身,面对向童史睨,左手探出,一把抓住了枪杆,身体往下落的同时,手上猛一用力,一下子将童史睨从其马背上挑了起来。而这时候,西门町双脚已落在了满江红的马背上,再一使力,更是将童史睨举在了半空中。

    童史睨身材魁梧,体重起码两百磅以上,被西门町站在马背上用一只左手握住他的长枪以举火烧天式高挑在空中,画面极具视觉冲击力。

    也是误打误撞,童史睨惧高!

    这货根本来不及撒手,只感到耳边呼地风响,像是坐极速过山车,心都快沉到了脚底板,人一下子便升到了高空,再打眼一看,自己离地足有六米多高,顿时吓得脑子一片空白,脸sè瞬间惨白,第一时间紧闭上了双眼,双手牢牢地搂抱住手中的长枪,双腿几乎同时也死死地盘在了长枪上。

    西门町还以为童史睨会顺着长枪滑下来攻击自己,已做好了把他摔个七荤八素的准备,不成想……他握枪的手明显感觉到来自童史睨身体的颤抖,稍稍举目一看,更发现这厮满头满脸大汗如浆,沿着他络腮胡子滴滴答答往下直落。

    看到眼前这一幕,不仅那群护卫傻眼了,连祖帅和吴三桂也是呆呆地忘了话。

    但那群护卫显然是训练有素,很快便反应过来,靠近的几个人当先挥舞着手中的兵刃便向西门町攻来。

    西门大官人今儿心情好,又不想跟祖帅结仇,当然没准备大打出手,只是地震慑他们一下而已,别以为老虎不发威,当老子是病猫……这厮岂会让这帮护卫伤到?单脚一黄膘马,人已再次腾空而起,嗖地一声从祖帅头飞过……这次童史睨没忍住,伴随着他长长地“啊——”的惊恐叫声,西门大官人已干净利落地坐回到了悍马身上。

    “嚓——”的一声,西门町抬手便将手中的长枪插在了身前,枪头尽没,枪杆巨震……不知是童史睨吓得没了力气,还是被震动所致,这厮终于从枪杆上滑了下来,却是根本站立不住,浑身没骨头似的瘫软在地。

    “祖公子,我知道你只是开个玩笑而已,没想到这两位竟然真对我下狠手,是真想要我的命啊……”西门大官人笑嘻嘻地拍了拍手,指了指童史睨和半边脸高肿刚刚爬起身的满江红,略带歉意道:“对这种擅自做主行凶作恶的家奴,我越俎代庖,略施薄惩,祖公子,你不会介意吧?”

    到了这时候,祖帅再不开眼,那他就不仅仅是丑的问题了,脑子也有问题。好在这厮脑子聪明的很,西门町又是明摆着搭台阶给他下,正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虽然他心里合计,西门町是不敢得罪他,但好汉不吃眼前亏,这个梁子必须先放一放。

    祖帅稍稍一愣,随即击掌道:“教训的好,教训的好,本公子还得谢你出手,又岂会介意……”这厮着,或许自己也感觉这话得违心,大饼脸有些发热,双手一展,搂住了身边双胞胎姐妹,哈哈一笑,貌似豪气干云的样子,却是不知道自己这样看起来更丑,很是猥琐道:“西门公子,这俩妞不错吧,如果你有兴趣的话,本公子吃亏,两个换你一个,咱们交个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