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26章 这丫终于成熟起来了

第26章 这丫终于成熟起来了

    ()    祖帅这么,那是真准备揭过梁子,跟西门町交个朋友。

    对他而言,女人就是玩物,其价值比胯下马还不如。

    但这样的玩物却是男人不可或缺的东西,彷如吃饭穿衣……当然,祖帅享受锦衣玉食,自然要追求极品货sè。

    关键是,祖帅认为,男人之间互换或者赠送这种玩物,是最能体现诚意,也最直接的交友行为……很显然,换-妻之风,便是祖帅之流推广流传开来。

    西门町在他眼里虽然是个角sè,但西门町极其强悍的表现,不但能让女人眼睛发亮,对男人同样具有杀伤力……祖帅心里合计,若是把这子收为本公子的贴身护卫,便是送他十对这般的双生姐妹也值啊。至于这厮提出两个换一个的交易条件,明显是对西门町手上秦婉这种“货sè”也比较垂涎,话回来,交朋友嘛,得拿出诚意,什么叫诚意?平等是第一要素……本公子送你两女人,虽然我情愿吃亏,但你怎么滴也回报我一个吧?

    祖帅话没完,那俩双生姐妹便腻在他怀里,朝西门大官人开始放电了……电量之大,足以看出,她们是非常赞成这笔交易的。

    西门大官人虽然对祖帅能拥有这对极品双胞胎表示了强烈的羡慕和嫉妒,但压根没想要据为己有。毕竟,作为一代yín侠,“yín”是他做人的本质,“侠”却是他处世的原则……西门大官人做如是想,这夯货还真他娘的荒唐,变态,竟提出这种换-妻之举,貌似老子还真有那啥……心动。

    这厮正要谢绝祖帅的“好意”,秦婉却是抢先一步……先发飙了。

    秦婉今天第一次参加这种宫中组织的社交活动,还有摸不清这种“上流人士”的做派和习xìng,尤其是看到西门大官人一再忍让祖帅的挑衅,貌似有不敢得罪他,婉妹子自然得给町哥面子,也选择了一忍再忍,没想到这个丑鬼越来越无耻,越来越下流……好吧,秦婉发飙的真正原因其实是,祖帅话音刚落,西门大官人看了那双生姐妹一眼后,竟然偏过头也看了她一眼,貌似在做比较,再做权衡,看看划不划算。

    两脚一踹蹬,她胯下枣红马仿似受惊一般,猛地就向祖帅冲了过去,几乎同时,手中的九尾鞭在空中“啪——”地一声脆响,七根镶嵌了细刺倒钩的鞭尾呼啸着齐齐向祖帅那张目标明显的大饼脸招呼过去,完全不介意人家祖帅会破相,呃……也不一定,或许秦婉是抱着替他整容的目的。

    祖帅没想到这妞的彪悍比童史睨有过之而无不及,直接吓傻了……当然,即便没吓傻,也躲不开秦婉羞怒之下的全力一击,即便西门町发应过来,也是来不及出手阻止。而那两个双生姐妹更是吓得尖叫一声,缩回到了自己的马上。

    却在这时,祖帅一左一右,有两道身影飞身扑来,正是吴三桂和王轩。

    但两人目的不同,王轩是“飞身挡子弹”,直接扑向祖帅,准备用自己的后背挡下九尾鞭,很显然,这样一个巴结的机会,王轩不想白白浪费,不就是挨一鞭嘛,还能抽死人……如果王轩知道九尾鞭的细刺倒钩上都淬有剧毒,挨一鞭不得秦婉独门解药,还真会被抽死,他还会不会如此“勇敢”。

    吴三桂却是从侧面迎向了九尾鞭,而他飞身扑来的瞬间,已抽出了腰下的长剑,半空中挥剑向九尾鞭撩去……看吴三桂伸手的架势和气势,竟是少林武功,达摩剑,并且功夫还不弱。

    秦婉乍逢劲敌,不由得jīng神一震,单手猛地一拉缰绳,止住了枣红马前冲之势,同时握鞭的手腕轻轻一抖,九尾鞭攻击的方向已变,不仅避开了吴三桂的长剑,七根鞭尾更是瞬时散开,分击向迎面而来的吴三桂前胸腹。

    吴三桂不愧是少林弟子,基本功还蛮扎实,陡然一个千斤坠,手中长剑幻起一招孔雀开屏,身体落地的同时,也将七根鞭尾悉数隔开。

    而这个时候,王轩才扑到祖帅身上,差将体态臃肿的祖帅撞下马,幸亏身后的护卫已及时赶上,扶住了他。

    “婉,住手——”

    眼看秦婉九尾鞭一甩,又要向退后两步已挡在祖帅马前的吴三桂攻去,西门町嘴里喝道,已赶紧纵马上前拉住了她,脸上露出一副无奈之sè对祖帅道:“祖公子,让你见笑了,我家这婆娘泼辣的紧,可不允许我将她换了。”

    祖帅还有惊魂未定,他可是清楚吴三桂的武功,竟然被逼得拔剑,并且还没将这娘们制住,不由得对秦婉心生了一丝惧意:老子玩女人是为了享受,玩这娘们……估计得要我的命啊。

    “咳咳……理解,理解……”

    祖帅大饼脸抽抽了两下,有些讪讪道,突然从狩猎场内区入口处传来太监的尖嗓:“太子殿下驾到——”

    话音刚落,从入口处已“哗啦啦”冲进来几十骑快马。

    当先一人,一身玄黄看起来器宇轩昂,而他披着一件雪白的斗篷,随着胯下白马疾驰猎猎飘舞,造型不是一般的拉风装酷,正是太子朱慈烺。

    紧随其后的四个人,从左到右依次是黄奕、朱微娖、袁贵妃和周显。

    其余之人,都是身着飞鱼服,腰下绣chūn刀,手上挽弓弩,全副武装的锦衣卫亲军。

    尽管祖帅很嚣张,很牛-逼,但在太子爷面前,还是得收敛起锋芒,不等朱慈烺赶到,便煞是费力地在王轩搀扶下“滚”下马,规规矩矩恭候太子殿下驾到。

    祖帅下马,他随从之人更是齐刷刷飞身下马,跪倒一片,包括满江红和缓过劲来的童史睨。

    如此场合,西门大官人当然也得守规矩,不能还大刺刺地坐在马上。看秦婉掩饰不住脸上的好奇之sè,极不礼貌地向打马而来的朱慈烺上上下下打量着,赶紧伸手一拉,和她飘然下马,没等他提醒秦婉两句,隔着老远,朱慈烺便喊道:“见谅,见谅,本宫来迟一步,让诸位久等了……”

    话间,朱慈烺一群人已到了近前,顿时拜见之声响起一片。

    朱慈烺想象中,自己这时候现身,应该正是西门町大杀四方,将祖帅一群人揍得落花流水的当口,场面应该很是混乱才对,但……眼睛在西门町和祖帅等人脸上扫过,也没发现双方反目成仇的迹象,朱慈烺眼中情不自禁闪过一丝纳闷,却是神sè平静,摆了摆手道:“都起来吧。”

    平和的声音中,倒有一股矜持威严的感觉,再看他脸带微笑,满是谦和,一也没有第一次见面时那种倨傲轻佻的神情,西门大官人不由得很是感慨,这丫终于成熟起来了……嗯,应该是被老子催熟的。

    而朱慈烺眼中一闪而过的纳闷之sè却正落入西门町眼中,顿时印证了心中猜想……你妹的,不老老实实当你的太子爷,非得搞东搞西,有意思吗?看来老朱对你的处罚太轻,这是教训不够深刻啊,得把你丫从太子的位置上撸下来……

    *******

    Ps:祝天下所有的老者重阳节快乐,健康长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