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27章 活脱脱一个贱人模样

第27章 活脱脱一个贱人模样

    ()    袁贵妃一张娃娃脸看起来还是那么的憨态可掬,一副傻乎乎的2B-样,但一双妩媚的桃花眼和嘴角勾出的撩人笑意,却让人有种扑上去狠狠蹂躏她的冲动。

    而她穿着打扮依旧单薄,可以清楚地感觉到她胸前丰满挺拔的肉-峰强大的诱惑力,这次脖子上倒没有围一条毛茸茸的狐狸尾巴,脖颈上而是绕过一件蹙金绣云霞翟纹的霞帔,让一段白嫩的颈肉暴露在了空气中,霞帔披挂在胸前的下端垂有两排在朝阳下璀璨醒目的金玉坠子,显示出了身为贵妃娘娘的尊贵。

    此时一阵冷风吹过,让她眯起了桃花眼,伸手轻轻抚起耳边的乱发,这不经意间流露出的风情,显得格外的妩媚和xìng感,让一众参拜她的男yín,不由得心痒难搔,很是恍惚了一阵。

    好在朱慈烺及时推出了长平公主殿下,让大伙儿得以还魂……呃,不是,让大伙儿眼睛发直,貌似七魂丢了六魂。

    朱微娖今儿一身短打扮显然是走“江湖风”,要给姐夫耳目一新的感觉,也是向姐夫江湖人的身份靠拢。

    头梳灵蛇髻,额系遮眉勒,将她那张清丽难言的俏脸,衬显出少女独有的灵动和风韵。上身着一件鸦青sè镶貂皮狭领短袄刚刚及腰,将穿着胡裤的一双修长笔直的长腿和翘臀完美地呈现给姐夫瞻仰,足蹬蛮靴,肩头还披了一件大红sè的披风,看起来英姿飒爽,颇有女侠的味道。

    西门町见了,果然是眼前一亮,眼睛在那双看着就弹力十足的长腿和翘臀上很是流连了一会儿,啧啧,平rì没看出来啊,丫头的身腿比例貌似比辣椒还好,这若是夹住自己的腰……那滋味绝对是**噬骨啊。

    终于见到姐夫大人,朱微娖眼中闪现出喜悦的光芒,却是发现他身边竟并肩而立着一个衣着暴露从未见过的女子,眼中又不由得露出淡淡的惘然和失意……但太子哥哥介绍自己,还是很快将眼中的神情尽数化为平静,然后缓缓纵马上前接受大家的拜见。

    “西门大人,这位姑娘是……”朱慈烺显然是故意轻慢西门町,直等众人都介绍寒暄完,才忽然发现秦婉存在似的,脸上带着微微的诧异道。

    西门大官人继续玩低调,像是第一次在这种“上流”场合露面似的,显得很是拘谨,此时听了朱慈烺的话,这厮装模作样,连忙诚惶诚恐地朝朱慈烺躬身道:“禀太子殿下,这是秦姑娘……咳咳,微臣擅自携民女前来,尚请太子殿下原谅则个。”

    朱慈烺还没见过妹夫这般霸气内敛,甚至有奴颜婢膝的模样,感觉很不习惯,愣愣地看着西门町竟是忘了话。

    却在这时,传来一个女子仿似自言自语的声音:“真是不像话,这种场合怎么可以随随便便带一个民间女子前来?!”声音不大,却足够她身周之人听到。

    朱慈烺忽地回过神来,笑呵呵对西门町道:“无妨,无妨……看这位秦姑娘手握长鞭,背负长弓,气度很是不凡,想来也是个狩猎的行家里手……”着,眼睛却是忍不住在秦婉身上溜了一圈,又溜了一圈,还得溜一圈……真他娘-的奇了怪了,也没见这王八蛋帅得脸上长草啊,怎么一个个尤物总是跟着他呢?

    这时那女子的自言自语声再次响起:“啧啧……看她穿成这样,也不知道羞耻,真是伤风败俗……”

    “正所谓无赌不趣,这次狩猎,本宫特意设了彩头,希望你们分个输赢出来……”

    朱慈烺话没完,祖帅便很是放肆地拍手叫好,打断道:“好啊,本公子最喜欢赌博了……”

    “祖公子喜欢就好,本宫得一下规矩,胜负输赢不以猎取猎物的数量计算,而是以重量为准,哪一队猎取的猎物最重,便算获胜……呵呵,如果祖公子能猎到一头大象,估计你便赢定了。”

    “太子殿下,听您的意思,大伙儿要分成几队各自狩猎,不知道要如何分队?”却是吴三桂上前一步道。

    “唔,如何分队先不急,还有人未到……”朱慈烺着,偏头朝内区入口处看去,却是没见动静,不由得眉头一蹙,显然内心颇为不爽。

    “干他娘的,是什么人这么大架子,竟让太子殿下等候。”祖帅斗鸡眼一瞪,很是不满道。

    朱慈烺却是微微一笑,大度地一摆手道:“本宫稍等也无妨,他们昨天才从清国远道而来,想来尚有不适,多睡一会儿也正常。”

    “呃?”吴三桂一愣,略带诧异道:“太子殿下,您的莫不是清国新来的使臣?”

    “正是……对了,三桂,听你曾和那瓦克达在边关交过锋?”

    “禀太子殿下,确有此事,便是去年入秋之时,多尔衮围攻松山,微臣当时奉祖大帅之命前往救急,却在塔山一带遇到瓦克达率领的三千清兵沿途强抢我百姓粮食,将其杀退……太子殿下,此人很擅领兵,且骁勇善战,几乎是凭一己之力,阻挡了我军追杀,实乃我大明劲敌,现在他出使我大明,当不可不防。”

    “嗯,本宫邀他前来,却是出于我父皇的旨意,有安抚之意,谅他在我大明京城之地,也不敢造次。”朱慈烺撇了撇嘴道,显然是不以为意,“算了,他们前来自为一组,我们还是先分好队再……”着,眼睛却是看向了西门町,他潜意识中,还真不敢怠慢了这个妹夫,却发现西门大官人脸sè不太好,貌似没注意刚才的话题,便轻咳一声道:“西门大人,你觉得如何分队才合适?”

    “呃……分……分队?哦,太子殿下的意思,是不是分组狩猎?”

    “不错。不过本宫要明一下,不一定非得与别人结队狩猎,只要不觉得自己势单力薄,也可以单独组成一队……当然,结对狩猎应当出于自愿,不能强迫于人。”

    西门町才没有输赢心思,今天过来就是让秦婉开心,自然是创造一个二人世界,当即想也没想便道:“微臣便跟秦姑娘一组。”

    “哎哟,太子殿下胸怀广博,与民同乐,这民女上辈子不知道积了什么德,福分还真不浅呐……”

    西门町话音刚落,耳边再次传来那女子冷嘲热讽的自言自语声,出的话没有一句不夹棍带棒,伤人的很,顿时心头火起,再也忍不住,草泥马的,老子一忍再忍,不跟你个贱人一般见识,你他妈还得劲了,真不知道从哪来这么贱的资格。

    自言自语者正是跟朱微娖一起来的闺蜜,顺天府尹黄胆的女儿黄奕。

    开始介绍的时候,西门町就看她不顺眼。这货头上梳着高高的云鬓,眼神微翻,神情高傲,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貌似自己才是贵妃娘娘,公主殿下,甚至周皇后也只配给她提鞋……脸蛋倒蛮漂亮,一身素白凤尾长裙,腰系绸带,看起来身形软媚,有种弱不胜衣的楚楚风致,很是让人怜惜。如此一来,她颇具女王范的脸蛋配上一副楚楚可怜的身段,就好比一个大男人硬摆出东施效颦的“捧心”动作,要多恶心有多恶心,活脱脱一个贱人模样。

    “黄姑娘——”西门町脸带微笑,突然叫道。

    黄奕站在朱微娖身侧,嘴里正嘀嘀咕咕,眼睛却是偷瞄着吴三桂,shè出爱慕之意,西门町这一喊,让她很是不高兴,冷冷看了一眼西门町,很是不屑道:“西门大人还想邀本姐一组?我可没兴趣……”

    “我呸!”西门町两眼一翻,突然变脸道:“老子见过贱人,没见过你这么贱的人,居然把‘贱’字往自己头上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