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28章 简直迷死个人

第28章 简直迷死个人

    ()    什么叫牛-逼?

    微微一笑迷死人,两眼一翻能杀神……这才叫牛-逼。

    西门大官人霸气尽露,牛-逼喧天,连朱慈烺也是心里一寒,条件反shè般打了个寒颤,黄奕更是被吓得一哆嗦。

    很显然,因为姐姐朱微如的身份没公开,朱微娖是不可能,也不好意思主动跟闺蜜八卦“西门大人”的,而顺天府尹黄胆虽然听闻过西门大人的大名,但两人八竿子打不到一起,自然更不会跟自己的女儿提及西门大官人。而昨天西门大官人大发神威,勇救公主殿下,且不论黄奕当时已吓傻了,完全没注意到,即便清醒着,以她的大脑容量和高傲个xìng,也只当西门町是个有背景的护卫而已。

    如此,今天再见,对这样一个自报家门是御军都指挥使的家伙,黄姐是大大滴不屑的,再加上秦婉实在是“夺男人眼球”,特别是三桂兄时不时看秦婉一眼,着实让她嫉妒,抓狂,怨恨……不由得控制不住那张嘴,出言讥讽,挖苦……却是不知道人家吴三桂频频打量秦婉,是因为刚刚短暂的交手,让他对秦婉有种刮目相看的味道。当然,秦婉的前卫着装,深V造型,也是吴三桂偷看她的原因之一。起来,三桂兄已是个大龄青年,为何迟迟未婚呢?倒不是他长期窝在边防前线,整天跟一帮兵哥哥“厮混”有了好基友,从而xìng取向有问题。而是他叱咤风云,纵横沙场,对心目中理想伴侣的要求是“击鼓战金山”的梁红玉一样类型,能随自己一起出征,上阵杀敌,绝不要那种只能养在家里的金丝雀。但他所处的环境和家庭背景,见到的全是一些官家的大姐,斯斯文文,柔柔弱弱……他今儿还是头一遭见到秦婉这种“打女”,并且还如此靓丽,吴三桂不由得眼前一亮,心脏猛跳了几下,很是有心动……正因如此,他拦下秦婉进攻后,才选择退守,而不愿意跟她交手,怕得罪她。

    却此时黄奕yīn损的一张嘴张成了O型,一脸不可思议地瞪着西门町:你你你……你竟敢骂我?!你……你怎么敢骂我?!没看到我跟公主殿下情同姐妹?没听到我爹爹是顺天府府尹?你一个的都指挥使哪里来的如此大的狗胆?!不太子殿下便在当场,这里哪个人不比你……

    没等黄奕想明白,让她更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西门町话一完,已不再看他,而是偏转头对秦婉“怂恿”道:“婉,对付这种贱人还是你上,你可千万不要客气,更不用手软,尽管上去狠狠地煽她那张臭嘴,她自己嘴贱找死,怨得谁来?”顿了一下,又一本正经地补充道:“嗯,虽然这种贱人死不足惜,但咱们不能跟她一般见识不是?给她一个深刻的教训就行,别把她打死了。”

    秦婉一张俏脸早就气得通红,黄奕第一次“发声”的时候,便想甩手一鞭抽她丫的……但町哥不发话,又不得不隐忍。

    秦婉可是恶魔崖正宗“出品”,绝非赝品,次品,山寨货,“魔女”的名号完全是实至名归,若是她单独前来参加这所谓的上流社交活动,肯定是谁也不放在眼里,估计跟当rì参加朱微如选婿活动一样,以捣蛋、恶趣、整蛊为主,才不管你是太子爷还是二世祖,惹着姑nǎinǎi,九尾鞭伺候!但跟西门町前来,当然是不能由着自己xìng子恣意妄为,毕竟,町哥现在不混江湖混官场,靠比谁的拳头硬是行不通的……没看到町哥也是再三隐忍么?

    不过,既然町哥发话了,婉妹纸自然是无须再忍,呃……这丫头肯定是怒火攻心,有急不可耐——西门大官人的话余音还在绕耳,秦婉根本不在意别人意见如何,也绝不会问别人能不能去抽黄奕耳光,是动如脱兔,红袍翻卷起一阵风,露出好长一截白花花的大腿,窜至黄奕身前,不等她反应过来……事实上,在场绝大多数人都没反应过来,“啪——”的一声脆响,一记响亮的耳光已抽得她失去重心,向一侧摔倒……秦婉显然不愿意费事,等她摔倒后揪她起来再抽耳光,而是紧跟着反手又是一记耳光,力量把握的刚刚好,一下子把黄奕身体的重心又打平衡站直了。

    虽然只抽了两记耳光,但细皮嫩肉,貌似弱不扶柳的黄奕哪里受得住?不但脸上立时,马上,很快显出红红的“五指山”,从嘴角,从鼻孔,也第一时间冒出血来,整个人更是被抽蒙了。

    但……两记耳光明显不足以今儿连番受气的秦婉泄恨,在町哥交待“别把她打死”的大原则框架内,秦婉开始了抽耳光的“实弹演习”。

    “啪——”

    “啪——”

    “啪——”

    “啪啪——”

    “啪啪——”

    “啪啪啪——”

    ……

    或许是抽顺手了,也可能感觉抽耳光果然……很解恨,秦婉竟是越打越快,啪啪声响成一片,黄奕不单单是嘴巴,连脸蛋都血肉模糊,早已处于半昏迷状态……这就显示出了秦婉对力道的把控已到了如火纯清的境界,绝不把她抽晕过去……当然,晕过去也把她抽醒过来,就是要让她体会到赤果果打脸带来的“快感”。

    场中所有人都有些呆呆地看着这一幕,但带给众人的感受绝不相同。

    人是朱慈烺带来的,他只感觉这一记记耳光仿似抽在自己脸上,嘴角是不停地抽抽,心里是骂死了黄奕,本宫屡次三番打断你的话,就是不让你大放厥词,惹恼了这个瘟神,到时候……本宫颜面何存?!你个臭婊子果然是贱,活该挨打!!!

    王轩是见怪不怪,最多再一次领教了秦婉的狠辣和西门大官人的霸气。

    周显一开始的时候,张了张嘴,貌似想劝阻一下,却是放弃了,只是始终留意着朱微娖的反应。

    朱微娖嘴微张,却是伸出一只柔荑紧紧地捂住,不让自己叫出声来,脸上的表情有些吃惊,有些无奈,有些羞恼,也有些可怜。虽然眼睛向姐夫发出乞求之sè,但姐夫大人根本不看她,最后不忍目睹,闭上了双眸,而长长的眼睫毛却是不停地扇动,貌似强忍着不让泪水流出。

    吴三桂此时对西门町刚才显露出来的霸气完全不在意了,而是随着秦婉抽打耳光的节奏,心脏“怦怦——砰砰怦……”地跳着,很是努力地控制自己不要击掌叫好,却是瞪大双眼,不愿意漏过秦婉任何一次“潇洒迷人”的挥掌。

    俗话,恶人自有恶人磨,祖帅此时是彻彻底底地被震慑住了。

    他家世代为官,察言观sè的本事与生俱来,又是个聪明人,看到太子殿下脸上的神情比自己前天当着他的面狠揍宋公孙完全不同,那时脸带微笑,一脸轻松,貌似浑不在意,但现在……脸上yīn郁的要下雨,明显是心里极度不爽,却是强忍着一声不吭,貌似有敢怒不敢言的味道……这就耐人寻味了,打狗还看主人呢,黄奕随同太子殿下一同出场,竟然打就打,一丁也不给他面子,这个“西门大人”究竟……到底是什么来头?

    而秦婉的剽悍,更是让祖帅动容,心里是一阵阵发毛,干你娘的,这么狠?!幸亏老子见机早,没有强迫她来舔脚丫,那他妈肯定是找死啊。

    此时,最淡定的是袁贵妃,笑眯眯地看着眼前一幕,还不忘偶尔向西门町投去赞许的目光,完全不顾自己那桃花眼媚眼一抛,顾盼间的风情,简直迷死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