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29章 西门大官人表示很心疼

第29章 西门大官人表示很心疼

    ()    黄奕那高高的云鬓早变成了披头散发,面容姣好的脸更是成了猪头,素白的衣衫上沾满了她自己流出的,喷出的血迹。

    但秦婉一手揪住她胸口,不让她瘫软在地,另一手还在继续“实弹演习”,不过,“啪啪——”声渐,渐稀,秦婉明显减轻了力度,控制了节奏,火气应该消了不少。

    “婉——好了好了,省省力气,一会儿我们还得狩猎呢。”

    终于,在别人都三缄其口的情况下,西门大官人发声了……当然,别人发声,肯定没用。

    秦婉不解恨似的,又抽了两下,手上一推,将脑袋已经麻木根本站立不住的黄奕推翻在地,看自己手上身上沾了不少血,衣服是红sè倒不明显,但胳膊和胸口露出的白花花的肌肤沾上血看起来异常的醒目……或许是报复黄奕先前讥讽她穿着不知廉耻,伤风败俗,也或许是告诉西门大官人,银甲还有力气呢……她很是粗暴地一把将黄奕那件素白长裙连同里面的衬衣从胸口处撕开,直接露出了她贴身穿着的亵衣,然后扯落亵衣,擦拭沾染的血迹,而将人家黄奕两只还算丰满的咪咪彻彻底底展示给诸位看官。

    “咳咳……太子殿下,这位黄姑娘看来是不能参加狩猎了,她跟您一起来,您看……是不是您先安排人送她回去疗伤?毕竟,狩不狩猎无所谓,还是身体要紧啊。”西门大官人捏了捏鼻子,很是恭敬地“劝告”大舅子,搞得像是朱慈烺一直拧眉看着黄奕不话是在等她站起身,还准备让她参加狩猎似的。

    朱慈烺只感到两眼发黑,差从马上一头栽下来,嘴角不受控制地狠狠抽搐了两下,叫道:“来人啊!将她速速送回顺天府!”

    很快奔出几个锦衣卫将黄奕扶抱而起,没等他们离开,袁贵妃及时发话道:“顺便告诉黄大人,就太子殿下和本宫都请他以后好好管教自己的女儿,别再跑出来惹是生非。”

    袁贵妃简简单单一句话,却释放了太多不简单的信息:首先为黄奕挨打定xìng,是她惹是生非在先,别人抽她在后……打了活该!其次jǐng告黄胆,这事儿是你疏于对女儿的管教才导致,贵妃娘娘和太子殿下都认为西门大人做的没错,你最好是老实……捏住鼻子受了!更是明显地,坚定地,丝毫没有犹豫地力挺西门大官人,这便让不知西门町底细的祖帅吴三桂等人以为,原来这厮背后有贵妃娘娘撑腰,不过……即便是贵妃娘娘,也不敢公开打太子殿下的脸啊?难道……传中袁贵妃与周皇后情同姐妹是假,袁贵妃这是要向皇后娘娘发起挑战?而朱慈烺、周显和王轩,显然都颇感意外,非常诧异地看了袁贵妃一眼,前者的目光中更是搀杂着一丝愤怒和yīn狠,像是突然认清了某人的真面目而表示出的强烈愤慨,后者二人则实在是搞不明白……贵妃娘娘这是什么意思?你向来唯皇后娘娘马首是瞻,现在竟然表态支持这厮,并且,还替太子殿下做主,太子殿下也请黄大人好好管教自己的女儿,明摆着是强拉太子殿下入伙支持这厮,这让恨不得将这厮碎尸万段的太子殿下情何以堪?又让我等如何自处?

    很显然,袁贵妃今儿不惜得罪太子爷……也就是得罪周皇后,公然对西门大官人示好,是做好了跟皇后娘娘反目的心理准备。

    这些人的反应都在她的预料之中,眼波流动,吃吃一笑道:“怎么,诸位可是觉得这贱人不该打?”

    她这么问,谁他妈敢持反对意见?那就是公开跟西门大官人和袁贵妃叫板,尽管朱慈烺黑着一张脸愈发地yīn郁,却也是紧紧闭住了嘴。

    她也不需要别人回答,声音甜得发腻接着道:“本宫倒是以为,西门大人让这位秦姑娘出手惩治于她,却是太过仁慈,有些轻饶了她……”着,轻轻一哼,喉音袅袅,仿似叫-床之声,“对这般贱人,便是撕烂她的臭嘴,拔去她的毒舌,敲光的利齿,也是不为过的。”

    这话的,顿时让秦婉对袁贵妃大生好感,很是欣赏,仿似找到了知己,完全是跟自己一样的作风啊。

    袁贵妃显露出的赤果果的拉拢结盟意愿,西门大官人自然是表示理解,而因田贵妃“不识好歹”,这厮对袁贵妃也看得顺眼多了,微微躬身,很是谦恭道:“贵妃娘娘指责的是,微臣有个最大的毛病,就是太过心慈手软,对某些贱人下不了狠手……”着,这厮看了眼朱慈烺,挺直腰杆,昂起头,像是下定决心要改正自己的缺,神情坚定道:“以后,微臣对待敌人,一定要像这寒冬一般……冷酷无情!”

    朱慈烺情不自禁浑身作冷,打了个寒颤。

    “哟,西门大人你这是不是有……太残酷了?”袁贵妃吃吃笑道,毫不介意对朱慈烺落井下石。

    西门大官人淡淡一笑,又变得很是温和道:“当然,敌人是敌人,对待朋友,微臣会像chūn天一般的温暖。”

    “好一个chūn天般的温暖,本宫讨厌死冬天了,很是期待chūn天快快到来呢……”

    这话示好的意味太明显,让祖帅等人不由得怀疑,这他娘-的到底谁是谁的靠山?怎么感觉贵妃娘娘反而是讨好这个的都指挥使呢。

    而袁贵妃接下来的话,更是让他们犯了迷糊。

    “西门大人,本宫已很久没骑马狩猎,怕是连弓也拉不动了,今儿随太子殿下前来,也是为了活动活动身子骨,是不指望打到什么的猎物的。呵呵,本宫知道,西门大人文武双全,本事很是了得,若不……本宫便参与你这组,沾沾西门大人的光?”

    这不仅仅有讨好之嫌了,聪明人都听出了巴结的味道。

    呃……我要跟婉妹子二人世界,你掺乎什么劲?

    西门町不由得一愣,当然是不能开口拒绝,而是条件反shè般向秦婉看去。

    没想到秦婉眼睛一亮,貌似想也没想便替町哥作了主,拍手叫道:“好啊,好啊,我还想着我们这组就两人,有冷冷清清呢。”

    这一下,西门大官人更是不好开口拒绝,只能很是无语地看了一眼秦婉,朝袁贵妃躬身道:“贵妃娘娘能屈尊参与微臣这组,实在是让微臣不胜荣幸。”

    忽然,一直处于发呆状态的朱微娖,貌似有不知所措地埋怨袁贵妃道:“袁娘娘,我们好一起的,你……你……怎能抛下我,去……西门……西门大人一组?”

    “哎哟,我的公主殿下,跟我一起有什么意思,你当然是要跟那谁……啊……在一组。”袁贵妃一脸无语地样子,很是无奈道。

    袁贵妃偶尔把朱微娖当棋子用用,对她倒没有啥恶意,当然也没有啥感情,毕竟,不是亲生的不是?她又是周皇后带大,跟她比较亲。

    所以,袁贵妃的话很是不负责任地背叛了俺们公主殿下,调侃味十足。

    朱微娖一听就急了……不是,是又羞又急,膻口微张,发出“嗯”的一声,尾音轻轻扬起,表示疑惑和惊愕,还有些仅仅凭音调起伏很难准确传达的复杂情绪。随即……一伸手扯住了袁贵妃的袖子,眼泪唰就流了下来,带着哭腔道:“袁娘娘你……你……怎可如此?我……我……我……”

    “公主殿下,请休要着急,若是您不想与贵妃娘娘分开,微臣便斗胆邀请您参与……咳咳,参与微臣一组。”姨子如此羞急之态,西门大官人表示很心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