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30章 女子能抵半边天

第30章 女子能抵半边天

    ()    都皇帝的女儿不愁嫁,周显对公主殿下的长相一直没有过高的期许,只抱着“只要别太吓人”的想法,但今儿第一次见到姑姑为自己选定的“未婚妻”,虽然朱微娖尚未发育好,但也是第一眼就惊为天人,往rì里见过的那些女子通通都是狗屎。

    他内心之激动,兴奋,狂喜……犹如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演员,因为一部自己都不看好的片子而获得了奥斯卡主办方的邀请,很是有诚惶诚恐,最后,最后……最后,竟然捧起了金人。

    不过,周显一贯xìng格沉稳,信奉沉默是金,更为了在公主殿下面前留下一个好印象,始终压抑着自己亲近她的渴望,扮演出风轻云淡的模样,不让她觉得自己是在纠缠而心生不喜。他一路矜持而温和地与太子殿下探讨天下大事,虽是寥寥数语,却显忧国忧民,心里很是紧张朱微娖是不是在一旁静静地看着自己,是不是已被自己的风仪善容所倾倒,是不是眼中流露出欣赏崇拜之sè,是不是……自以为得计之时,却忽然发现,自打进入广场,众人寒暄过后,朱微娖貌似根本不在意他,眼中竟是透shè出仰慕的波光,不时地在偷眼观瞧西门大官人,周显两眼一黑,嗓子眼一甜,这一份郁闷……有谁他妈能懂?!

    而此时,西门大官人发出邀请后,公主殿下竟然……居然……立马止住了哭泣,貌似她早候着呢,丝毫不带犹豫地,一也不顾公主殿下应有的矜持该开口婉拒一番,甚至怒斥他无礼……也不看姐夫大人,更不敢看别人,当然是怕别人发现她眼中难以掩饰的欣喜,低头垂睑,轻启朱唇道:“多谢西门大人,我便跟袁娘娘一起……一起沾沾西门大人的光。”

    周显感觉有天旋地转,就在他备受打击,差郁闷到吐血的时候,老表朱慈烺及时发话为他“鸣不平”:“微蹙,休得胡闹!”

    朱微娖很好地控制了自己激动兴奋的情绪,抬头很是无辜地撅嘴道:“太子哥哥,微娖哪里有胡闹?我才不愿单独跟你们几个男子在一起。”

    “跟我们在一起怎么了,还怕有人吃了你?”

    朱微娖原本已松开了袁贵妃的袖子,此时又一把拉住,低声抗议道:“反正……反正我要跟袁娘娘在一起。”

    “你……”朱慈烺可是清楚这个妹妹外柔内刚,劝是劝不住的,你个死丫头,真是不明事理,不知道哥和那厮结怨很深?竟然跟哥对着干,母后和哥白疼你了……但既然已经开口,朱慈烺当然不能眼睁睁看着朱微娖还投入西门大官人的阵营,那是让这么多人看他的笑话,什么狗屁太子,连自己的妹妹也管不住,以后又如何驾驭群臣,执掌天下?

    朱慈烺只好把目光转向了“那厮”,一副开玩笑的口吻道:“西门大人,你不会真打算带着一组女子参加狩猎吧?呵呵,本宫是准备和周都督、王都督组成一队,想来祖公子当会和吴总兵一组,我们两队皆有随从护卫,到时候,即便你西门大人本事再大,不要狩猎了,恐怕连保护公主殿下和贵妃娘娘不受野兽惊扰都来不及。万一……嗯,本宫丝毫不怀疑西门大人有保她们周全的能力,我是万一,万一她们有个闪失,只怕西门大人也担待不起,更不好跟我父皇交待啊。”

    朱慈烺很是无耻地直接剥得了袁贵妃和朱微娖“享受随从护卫”的权利和待遇,连嘲讽带挤兑,更扛出了老爸这杆大旗,想让西门大官人知难而退,主动“退货”。

    现在老虎山狩猎场整个外区都划归御军卫所,以便那帮新兵胆子有足够的场地cāo练西门大官人为他们制定的训练计划。

    而外区和内区都与中心区相连,西门町可是经常听到从中心区传来野兽的嘶吼,或许是冬天缺粮的缘故,那一声声震天的吼叫中,充满了因为饥饿带来的杀伐和狂躁,再回想起当rì英婷爱“紫带飞舞斗双豹”的场景,即便这厮艺高人胆大,也是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今儿狩猎,虽是在内区,但谁敢保证不会从中心区窜出来一两只饱受饥饿折磨的猛兽?

    所以,朱慈烺的话,还真是让西门大官人不得不担心。

    “太子哥哥,我从便离宫在外,能自己照顾自己……”看到西门町沉默,朱微娖顿时有紧张,连忙插话,虽是对朱慈烺,却是告诉姐夫,我不会拖你的后腿。

    “呃……”朱慈烺一时气急,瞪了她一眼,恨不得效仿秦婉扇黄奕耳光的举动,冲上去狠狠抽这个妹妹,他倒是没有多想,真以为朱微娖是不愿意单独跟几个大男人在一起,也懒得跟她话,又对西门大官人“谆谆善诱”道:“西门大人,本宫这次组织狩猎,原本只是邀集一帮好友戏耍玩乐而已,只要诸位玩得高兴,输赢是无所谓的。但我父皇授意,也邀请清国使臣参加,那么,这场狩猎比试便是象征我大明和清国的比试,本宫以为……断不可让清国使臣赢了我等。”这厮的大义凛然,竟把一场游戏上升到了民族尊严的高度,连他自己都佩服自己的口才,自得了一下,很是“担心”地问道:“咳咳,西门大人,你觉得带着几名女子可有把握赢了他们?”

    实话,西门大官人一时心疼姨子出口邀请她参加,不免有些后悔,甚至后怕。

    这厮是想……嗯,是很想跟姨子发生大多数姐夫会对姨子发生的那种突……破……xìng-事件,但今儿恐怕不行,真的不行。他刚刚才将秦婉忽悠住,正是趁热打铁的关键时机,是真没空去撩拨姨子,并且当着秦婉和袁贵妃的面,也不方便不是?尤其是,西门大官人感脚姨子今儿貌似有情难自已,他自问在姨子眉目传情下能做到从容淡定,却很是担心丫头被心机很深的袁贵妃看出端倪……西门大官人明白,对外公开情挑公主殿下姐妹花这种很高端的事之前,必须得让老丈人做好充足的心理准备。而当下,时机还不成熟,很不成熟……连朱微如都没公开的情况下便传出跟姨子的绯闻,这厮绝对是吃不了兜着走,不老朱要收拾他,只怕连朱微如的收拾也扛不住,搞不好就是身败名裂,刚有安定团结的后宫大好局面也会彻底崩盘。

    不过,后悔归后悔,后怕归后怕,但西门大官人出去的话,那可是落地生根,绝不带反悔的。

    再听大舅子连番挑衅自己,轻视自己,这厮立马决定……放下包袱,迎难而上!

    “太子殿下,女子能抵半边天,你可千万不要看她们,搞不好我们这组在狩猎比试中力拔头筹也不一定哦。”西门町也不再跟大舅子客气,大咧咧笑道。

    我呸!女子能抵半边天?这种话你也的出来?你还是男人么?

    朱慈烺显然深受“男尊女卑”的封建思想荼毒,是大男子主义的杰出代表,对西门大官人的话很是不耻,但却是不敢表露出来的,只能是心里冷笑脸上干笑道:“好,既然西门大人这么,本宫倒很是期待,看你们如何力拔头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