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31章 一看就稀罕

第31章 一看就稀罕

    ()    平时的时候,瓦克达和父王以及心腹们谈笑风生,大谈什么明朝不堪一击,什么朱由检昏庸无能,什么满朝文武都是些无能之辈,什么明朝上下一片乱象到处是满目苍夷,什么内战频频军心涣散……貌似弹指之间便可教明朝灰飞烟灭,可是真正置身在大明京城,他才感觉到并不像传中的那么回事。

    原本他悄悄来京是想给老朱一个下马威,更抓住对方“凌辱”英扎吉的突发事件反客为主羞辱大明,却被明朝一个据仅是御军都指挥使的家伙搞得很没面子。而在这次事件中,也算是管中窥豹,见识了一下大明京城城管……不是,是京城御林军的骁勇,想来大明的军队也并非不堪一击。

    尤其是被老朱接见后,瓦克达这个新使臣……嗯,就是间谍,感到肩上鸭梨山大。

    自从司礼监提督太监赖水强自杀,内阁首辅周延儒被杯酒赐死,大明满朝文武经过了一场彻底洗牌,凭着前世印象,西门大官人积极参与了老朱的干部选拔和任用,朱由检大胆启用新人,尤其是内阁新一届领导班子提拔聘用了以范景文为首的对大明赤胆忠心的年富力强的鹰派领导干部,致使大明展现出了与往rì不同的外交策略。

    老朱在正心殿友好接见了瓦克达一行,对他的到来表示热烈欢迎,并对英扎吉的离任表示遗憾,同时,对清国不断进犯我边关和扰乱我百姓正常生活表示了强烈的抗议。随后,老朱在国宾馆安排晚宴,但没出席,由范景文负责接待。而在晚宴开始前,宾主双方致辞……虽然范景文重复了老朱表示欢迎之类的话,但在提出抗议后,这位鹰派内阁首辅也向清国发出了貌似底气很足,极具威慑力的最强音,jǐng告清国不要误判形势,妄炫武力,最终,必将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举起巴掌煽自己的脸!

    瓦克达感觉到明朝上下展现出了极强的凝聚力,这个以收买人心、挑拨离间、搜集情报为主的使臣差使将很不好干,他几乎一夜没睡好,甚至都没心思考虑如何在最后几天里,成功“推倒”爱爱……从这考虑,瓦克达应该算是一个以事业为重的男人。

    但不管如何,作为大清使臣,也不能弱了自己的气势,低了自己的身份,所以,这厮着黑眼圈,故意姗姗来迟,太子了不起啊,本使就让你等!

    矮人鹫颉还是两眼看天,傲慢无比,他跟高胖的徒弟那英峰一样,都没骑马,若不是走在瓦克达马身前面,肯定很难发现他。

    西门町发现英婷爱没来,猜测或许在陪她老爸英扎吉,心里微微有些失望,也有些遗憾,不知还能不能再见到她,又要不要见她……

    他正有些走神,却被秦婉捅了捅胳膊:“……”

    “呃……你什么?”

    秦婉横了他一眼,还是低声又了一遍:“这个清国护国法师我两年前见过……”着,轻轻一笑,“好像他又长矮了。”

    “嗯?”

    “什么表情嘛,我还骗你不成?就在恶魔崖,他武功好像很厉害,我父亲和吴伯伯他们都不是他的对手,我记得最后董伯伯亲自出手,才赢了他,结果他一气之下离开了恶魔崖。”

    “哦……他去恶魔崖干什么,就是去挑战么?”

    “应该不是,他开始还在恶魔崖住了几天呢,后来他提出切磋武功,才生气离开,至于他来恶魔崖干什么,我问过我父亲……咳,他没告诉我。”

    “不可告人?!估计不是什么好事……”

    “西门将军——”两人正窃窃私语,瓦克达没想到在这种场合也能碰到西门町,心里不由得对他的身份更是好奇,跟祖帅吴三桂周显王轩之流互相虚情假意地客套寒暄后,主动跟西门町打起了招呼,“我们还真是有缘,本使来京城还不到两rì,却是第二次见面了。”

    有缘你妹啊,老子可不想见你,更不想跟你有缘。

    “呵呵,我怎么觉得……不是冤家不聚头。”西门大官人笑嘻嘻地回了一句。

    这厮身为yín侠,yín且不论,侠是什么?

    就是仗着自己的力量帮助被欺侮者的人或行为。的好听,侠代表了正义,的不好听,就是……美-帝国主-义。

    西门大官人绝对算得上是明朝上下对清国持强硬-立场的少壮派领袖,搁现在,就是一愤青。当然,西门大官人应该是个有脑子的愤青,不会做出冲动之下砸车砍人拔国旗之类有辱人格有损国格有失外交礼仪之事。

    所以,瓦克达先生冒冒失失打断西门将军的话,让本就不待见他的西门大官人颇为不爽,的话便有霸气尽漏。

    瓦克达脸sè一僵,却是很快恢复,貌似没领悟西门大官人话里的讥讽和冷漠,微微一笑道:“西门将军,昨rì匆匆一见,不及与你多多请教,今rì正好,本使便随同将军一起……”

    “不可——”他话没完,朱慈烺却是一摆手笑着打断道:“尊使来之前,为了增加此次狩猎的乐趣,本宫已跟场中诸位好……”着,用手指了指明显已分成三组人马整装待发的队伍,“加上你们,我们分成四组,来一场狩猎比试,看看哪一组猎取的猎物……最重,头名者……”这厮从怀里掏出了那支单筒望远镜,随手拉开,“便可以得到这支最近刚由红毛鬼进献的远望镜,可是比我大明现下使用的远望镜看得更远,更清楚,并且还可以伸缩,携带很是方便,这玩意儿价值多少不论,但绝对是稀罕物……”展示般朝大伙儿亮了一圈,伸手一合,又揣入怀中,像是想起什么,看了西门町一眼,又补充道:“正所谓有奖有罚,末位者,我们也应该给予处罚,不知诸位意见如何?”

    他的时候,瓦克达已是发现,西门町这组,仅一男三女,其他两组却是“浩浩荡荡”,有十几个全副武装的随从,虽自己只有三个人,但大清祖祖辈辈都极善狩猎,自己更是骑马shè箭狩猎的好手,怎么也不会垫底。

    再想到贵妃娘娘和公主殿下跟西门大官人一组,瓦克达琢磨出了一味道,这明朝太子当是跟那贵妃娘娘和公主殿下不对路,而这个西门将军却是她们的人……如此看来,今儿这场狩猎比试,倒不是冲着本使而来,而是明朝两方,或三方势力借狩猎而进行的角力……嗯,西门将军一方明显准备不足,另外两方应该早有预谋,想借此羞辱他们,唔……本使刚至明朝京城,正感觉两眼一抹黑,不知道先跟什么人搭上关系,便碰上如此一个良机。一个狩猎比试而已,输赢又如何?若是趁此机会,帮助一方,当可博取对方好感,进而……

    瓦克达不愧是清国年轻一代优秀的政治家,想的就是多,也想的深入。

    此时听朱慈烺问起,瓦克达立马击掌道:“太子殿下这个主意真是不错,如此一来,方能促使各组能认真对待这场狩猎比试,所以本使觉得……这处罚也不能轻了,金银之物未免落俗,最好是与太子殿下远望镜那般的稀罕物……”这厮着,从怀里掏出来一只红玉雕琢的貔貅,一看就稀罕,“若是我们落得末位,本使自愿领罚,便将伴随本使多年,象征吉祥,驱灾辟邪的把玩之物送给头名获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