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32章 一只兔子引发的血案1

第32章 一只兔子引发的血案1

    ()    看到瓦克达炫耀似的亮出稀罕物,祖帅不甘示弱,立马很是风sāo地也展示了他的“稀罕物”……那俩双生姐妹。

    对此,众人均表示很无语,但也没异议。

    当大伙儿的眼光看向西门町,这厮却淡淡一笑,轻轻一拍帝王驹,一句话也没便当先向已被洞开的内区狩猎口闸门而去。

    西门大官人俨然一副稳cāo胜券的模样,甭管是装逼还是真逼,反正他的表现让秦婉和袁贵妃都很满意,马上纵马跟上。不过,秦婉跟上之前,眼睛轻蔑地扫视了一下有些愣住的诸人,然后用鼻音轻轻哼了一声,很是嚣张地“啪——”地一甩九尾鞭,枣红马仿似受惊般的窜了出去;而袁贵妃拨马转身前,一双桃花眼却是有意无意地横了一下吴三桂。

    “太子殿下——”

    在朱微蹙轻轻咬了咬朱唇放弃从怀里掏出准备替姐夫展示的“稀罕物”也打马追过去以后,朱慈烺正眯眼盯着西门大官人离去的背影,眼中透shè出的寒光像是要把他的后心扎个透心凉,吴三桂忽然出声叫道,“微臣有个不情之请。”

    朱慈烺心情不好,对吴三桂也是没好脸sè,回转目光冷冷看了他一眼后却是没话。

    吴三桂也没话,而是瞥了一眼回过神来饶有兴趣看着他的瓦克达,意思很明显,有外人在此不方便。

    瓦克达倒是识相,轻轻一笑,朝朱慈烺一拱手道:“太子殿下,中原有句俗话叫早起的鸟儿捉虫多,本使也要效仿西门将军,得先行一步。”着,也不等朱慈烺回话,便一磕马镫,带着矮人和弥勒佛鹫頡师徒策马而去。

    “殿下,微臣以为,您以龙体之尊当不宜参与这场狩猎比试……”

    吴三桂话没完,朱慈烺已冷冷打断道:“听你的意思……料定本宫会输?!”

    “微臣不敢……”吴三桂貌似慑于太子之威,神sè愈显恭敬,连忙道,“微臣的意思,殿下您赢了,这是理所应当,但若是落了人后,岂不有损殿下龙威?”

    这话朱慈烺爱听,眼睛一眯,貌似不以为意道:“胜败乃兵家常事,本宫不在乎……不过,这场比试除了祖公子和你这组,难道他们还能赢了本宫?”

    “殿下神勇,又有周都督和王都督这两个得力助手,赢取祖公子也是轻松的,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您可千万不要看了瓦克达。”

    “唔……”朱慈烺脸sè好多了,了,笑眯眯道:“你不必多言,本宫话已出口,岂能言而无信,退出比试。”

    “殿下所言极是,微臣又岂敢劝谏殿下作出此等言而无信之事……”吴三桂显然等着朱慈烺这话呢,立马恭身道,“所以微臣才有个不情之请……”

    “嗯,你倒是。”

    “微臣虽不才,却是从研习骑马shè箭,更得少林高僧传授武功,若殿下能允许微臣协助殿下,也加入您这组,微臣相信,当可确保殿下在此次狩猎比试中获胜……万无一失。”

    吴三桂的话显然出乎朱慈烺和祖帅的意料,两人都不由得一愣。

    起来,吴三桂在辽东可是他舅舅祖大寿罩着的,在外人眼里,他对祖家的忠心绝对比对老朱还牢靠。

    而他跟老表祖帅同学,更是关系非常,可以是“青梅竹马”。两人从一起掏鸟窝,作弄私塾教习,偷窥nǎi妈洗澡……到同一天在同一个丫鬟身上破了处……再到后来,吴三桂没少帮助祖帅欺男霸女,打架斗趣……祖帅对吴三桂极端信任,他再嚣张,火气再大,却从未跟吴三桂翻过脸,两人的铁杆关系貌似禁得起任何考验。

    不过,随着年龄增大,吴三桂作为表哥,对了他两岁的表弟祖帅却是渐渐地表现出了“尊敬”……谁让自己的爹没人家的爹权势大呢?不得不,这也是一个拼爹的时代。就那俩极品双生姐妹,便是吴三桂在最近一次驱逐清兵侵扰边关的战事中,从清兵抓获的大明老百姓里发现的,他自己没用,而是“献”给了祖帅。

    当然,吴三桂能摆正自己的位置,又能文能武,能会道,祖大寿这个舅舅也没亏待他,让他从的游击,参将像坐火箭般一路升至副将,总兵,用时之短,升迁之快,可以打破了大明军队数百年来的升职记录。

    对舅舅如此接二连三的破格提拔,吴三桂自然是感激的,但他最感激的还是他“爹”。

    这个爹加了引号当然不是他老子吴襄,而是他干爹……御马监提督太监符兴生。

    毕竟,每一次的升迁,光靠祖大寿的举荐是不行的,最终还得要兵部下达任命书。

    正是充分认识到了“爹”的重要xìng,吴三桂便认了跟兵部尚书杨嗣昌关系非常的符兴生作干爹,而符兴生这种老太监,最喜欢干的事除了捞银子……就是“老来得子”,对吴三桂宝贝的不得了。

    因此,在三桂兄的升迁史中,起关键作用的还是他干爹符兴生。

    至于吴三桂拜符兴生为干爹的事,当然不是遮遮掩掩,大伙儿都是知道的。对此,祖帅同学是不以为意的,甚至打心眼里鄙视表哥这个行为,找个没蛋蛋的货当干爹?有毛病啊,难道由我爹照顾你还不够?

    祖帅这种与生俱来就拥有巨牛X政治背景的家伙当然是不能理解表哥心里的苦,再他也没有表哥的政治抱负。三桂兄因为老爸的弱懦表现,原本还算风光的吴家差被老朱打回贫民时代,他为了政治上的一步,可是花费了巨大的jīng力和脑筋……就在战场上,既要表现的积极勇敢,又不能冲在前面当了“炮灰”。而他的位置越高,想要获得提升就越难,政治血统……也就是没有一个好爹,成为限制他在政治道路上不断攀升的最大桎梏。

    而现在吴三桂的表现,虽然出乎祖帅意料,心里也表示不耻,但却是稍稍能理解表哥攀高枝的“进取心”了,只是低声嗫嚅了一句:“巴结太子也不用这么明显吧。”

    朱慈烺一愣之后,当然是表示欢迎,自己以后登基,当少不了有一批忠实的有实力的少壮派的支持。

    “祖公子,我们也赶紧出发吧……”朱慈烺一提缰绳,纵马向前,像是想起什么,又偏头对祖帅道:“若是本宫赢了,这远望镜本宫还是送与你,权当吴总兵相助本宫的酬劳。”

    祖帅带着人一边呼啦啦跟上,一边很是猥琐地笑道:“太子殿下,我虽然少了表兄,但两名家将却也不弱,若是侥幸赢了殿下,除了远望镜,殿下能不能送我两宫女玩玩……嘿嘿,我长这么大,还没玩过宫女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