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34章 一只兔子引发的血案3

第34章 一只兔子引发的血案3

    ()    内区皇家狩猎场占地数百公顷,有草地有树林,有土丘有溪,而入口处地势最高,视野开阔,放眼望去,连数千米外隔离内区与中心区的彷如长城一般蜿蜒曲折的石墙也能看到。

    西门町率先进入,也没多想,随便找了一处下坡舒缓的地儿便往里走。

    当西门町一箭干翻那只野兔时,朱慈烺带着人站在狩猎入口处正往狩猎场内瞭望。原本朱慈烺的意思,西门町在东,他就在西,眼不见心不烦,离的越远越好,却发现瓦克达几人在西门町他们左近瓦克达连弓都没取下来完全不像是要狩猎,倒像是盯梢,不远不近地跟着他们。朱慈烺对昨天朱微娖被鹫颉“绑架”之事多多少少知道一些,心中不由得狐疑,他们是想找西门町那厮麻烦,还是yù对微蹙不轨?

    诚然,瓦克达几人若是找西门町麻烦,朱慈烺巴不得呢,但这子还算念着兄妹之情替朱微娖的安危着想,稍一犹豫便带着人也朝西门町所在这片区域赶了过来。当然,他呼啦啦带着大队人马过来,动静不是一般的大,倒不是准备来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而是jǐng示瓦克达几人……我们就在边上呢,别对我妹妹起什么歹意。

    而祖帅也发现了瓦克达几人不正常,这货是哪里有热闹往哪儿钻,也带着人呼啦啦跟在了朱慈烺队伍后面。

    西门大官人和瓦克达都没拿这场狩猎比试当回事,发起人朱慈烺同学却是要认真对待,安排了两个锦衣卫注意着瓦克达几人动向,便和祖帅两队人马开始了猎杀动物比赛。大伙儿包括随从护卫都表现的很是积极,甭管大,两队时不时都有猎物进账,但周显……明显心不在焉。

    周显今儿第一次跟朱微娖见面,可是做足了功课,别的且不,便是他所用的弓箭,也是费尽了心思。

    他带着一只大反曲的超长弓,shè程远,威力大,对shè手的力量要求极高,所配的箭矢也是特制的,比普通的箭矢要重一倍以上……他是准备在公主殿下面前好好表现一把,最好是一“箭”便赢得公主殿下芳心,从而为以后的夫妻生活打下牢靠的感情基础……而他见到朱微娖惊为天人后,表现的yù望更是愈发的浓烈。

    却不料,公主殿下不给他表现的机会不,竟然……居然……貌似对别的男子乱放电。

    当他憋着一口郁闷之血站在闸门入口处远远看到朱微娖跟着秦婉和袁贵妃纵马的英姿,两只眼睛便再也挪不开了。再看到朱微娖在姐夫大人面前显摆矫健身姿一幕,周显更似灵魂出窍,随朱慈烺等人顺坡而下的时候仿似行尸走肉一般。

    如此,别人都在弯弓搭箭追赶惊吓而出的猎物,周显却是魂不守舍一箭未发,骑在马上仿似被一股磁力吸引着慢慢脱离了队伍向西门町这边而来。

    终于,周显到了西门町右前方那片树林,可以“近距离”窥到朱微娖……恰好看到西门大官人和朱微娖挨得贼近不,还伸手去刮姨子的脸。

    我草你妹的!公主你都敢调戏?!你他妈怎么不去修仙啊!!!

    周显胸中霎时涌起一种无法遏制的冲动,弓身撅腚,拉开了手中的长弓,便要惩罚西门町这个胆大妄为之徒。

    却在此时野鸡飞出,朱微娖不但完全不在意西门大官人的“调戏”,竟然,赫然还伸出手去非常亲昵地拉着他的胳膊让他快shè,这一瞬间,周显心神狂乱,妒火中烧,几乎想也没想,便抢在西门大官人前面一箭“先”shè。

    不得不,周显的箭技还是可以的,值得在公主殿下面前表现一番。

    西门町正享受着跟姨子的暧昧,突然被人滋扰……关键是被人发现,心里极度不爽的同时,也是心里一惊。但这厮脸上没有丝毫的慌乱,相反,他的眼神陡然变得犀利起来,看向了从树林中露出身形的周显。

    西门町跟周显一样,都不知道对方是老朱眼中的“未来女婿”,只以为是受到老朱欣赏宠信的年轻一代政治明星而已。从这来,甭管是朱慈烺,周皇后,还是袁贵妃,朱微娖,更不用夏可雄,都对朱微如公主的身份能谨守老朱的jǐng告……谁胆敢泄露半句,凌迟!而朱微如没在町哥面前提妹妹的这位未来夫君,倒不是疏忽,而是在町哥面前压根都不提妹妹,她对町哥可算是“心服口服”,只要是美女,这厮完全是来者不拒啊,妹妹的美貌自不必,关键是清纯可人,估计是个男yín都会被妹妹吸引……她对町哥的定力不报任何信心。而陈圆圆叶筱轩的存在,也让朱微如灭了暗示町哥“妹妹已经名花有主”的念头,貌似这厮完全不介意,他连父皇的女人都敢抢,还有什么不敢干的?可别弄巧成拙,激发了他的“斗志”……如此,朱微如在町哥面前母后,贵妃,哥哥,弟弟,就是不妹妹。偶尔西门大官人主动提及,朱微如总是巧妙地转移话题避开。

    此时,西门大官人发现只有周显一人,心里倒是松了口气,即便被他看到又如何?敢乱嚼舌头,老子不介意灭了你!

    不过,这厮脸上却是马上装出一副赞许的神情道:“原来是周都督,真是shè得一手好箭,弟佩服,佩服。”

    周显有周皇后撑腰,也颇得老朱赏识,虽然在老朱那次晚宴上西门大官人的表现很是抢眼,但他压根没放在眼里,更不会按老朱的,以后两人多交流交流。更何况,西门大官人在朝中“嚣张跋扈”,连皇后娘娘、太子殿下也敢得罪,也让周显对西门大官人颇为忌惮,更不敢主动招惹……那是有多远躲多远,交流个毛。

    但现在的情况可不同……大大地不同,西门大官人竟敢调戏公主殿下,关键还是自己的“未婚妻”,周显即便对西门大官人再忌惮,也是有自尊不是?再了,他也算是一个有背景有前途有傲气有血xìng的“四有”男人。

    他寒着一张脸纵马过来,对西门町的主动招呼根本不理睬,到的那野鸡前,右手长弓一挑,左手很是潇洒地将它接住。

    这时,袁贵妃却是骑马奔了过来,脸露不悦道:“周公子,这野鸡是本宫发现的,你这是跟我抢么?”她准备跟周皇后撕破脸,当然对周皇后的大侄子是不给面子的。

    而周显对袁贵妃今儿的表现,已隐隐猜到一些什么,虽然他不敢给袁贵妃脸sè看,但仗着背后有周皇后和朱慈烺也是不怕她的,当即便淡淡一笑道:“好像是我shè落的。怎么,贵妃娘娘的意思,只要是您先看到,我等便不能shè么?这未免有……仗势欺人。”

    “放肆!”周显的话中明显透露出对袁贵妃的不敬,在西门町面前,袁贵妃岂能弱了自己的气势,而让他看了她,当即便厉声斥道,“本宫仗势欺人又如何?给我将野鸡放下!!”

    周显嘴上撞贵妃娘娘,原本心里还是有心虚,但瞥到朱微娖也是冷冷地看着他,顿时羞怒攻心,啥也不顾了,梗着脖子道:“我不放又如何?”

    ********

    Ps:回来晚了,算周五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