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35章 一只兔子引发的血案4

第35章 一只兔子引发的血案4

    ()    周显突然闯入己方的“领地”,shè杀己方发现的猎物……尤其是一现身,态度极不友善,明显带着冲天的怒气,貌似比武大郎发现金莲姐和西门哥正在嘿咻时的怒气还盛,现在竟敢跟贵妃娘娘叫板,那是完全不将己方的人看在眼里,是赤果果的挑衅行为。

    麻痹的,朱慈烺在老子面前也夹起尾巴做人,你丫从哪里来的这般底气,也敢如此嚣张,难道没人教你“自取其辱”四个字怎么写?!

    周显梗着脖子话脖子还没有扭正,西门大官人用行动回答了他的话……你丫有种就别放!伸手在帝王驹脊背轻轻一按,身体已骤然腾飞而起,仿似比周显那支箭的速度还快,周显的瞳孔来不及缩,神情来不及变化,甚至连恐惧都不来及……他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他梳得光溜顺滑的“秀发”已被西门町一把揪住,随着“嘭”的一声闷响,震起一蓬灰尘,已从马背上被狠狠地摔落……或者砸落在草地上,姿势是“以头抢地耳”,虽草地柔软,可惜是冬季,青青草早已枯死紧贴着硬实的地皮,他只感到天旋地转,差砸晕过去……这当然没完,西门町紧跟着落在他身旁,一脚正踩在他本能攥紧野鸡的手腕上,同时耳边传来西门大官人yīn恻恻的声音:“不放又如何?!不放又如何?!不放又如何……”

    西门大官人每一句,停顿片刻,脚下却是使劲一碾,可以清楚地听到腕骨将要碎裂的声音……这明显反映出西门大官人对力道的把控比婉妹子更jīng准,竟是可以将深入肌理内层的骨骼把控在碎裂的临界,却又不突破临界,从而能让人始终处于最疼痛的状态。

    即便刚才周显被“砸晕”过去,此时也会疼醒,一瞬间,他已疼得脸sè苍白,脸上冷汗直冒,反抗挣扎的念头也疼没了……他很想,求求你别踩了,没看到我已松手放开了么。但丢不起这人不是?周显紧紧咬住牙,硬是一声不吭,两只眼睛更是满含怨毒地瞪着西门町。

    见此情景,袁贵妃当然是乐见其成,这正是她故意挑起事端的目的,即便西门大官人不是为她出头,也没有跟她统一阵线的打算,但此事过后,相信不用两天,宫里宫外都会这般认为。再跟周皇后斗,袁贵妃不由得感到轻松许多,也是胜券在握。当然,她也清楚,造势归造势,必须,肯定,以及一定要把“把西门町拉拢过来并牢牢地绑在自己的战车上”这件事落实到实处。

    袁贵妃媚眼含霜,冷冷地看着周显受虐,不但认为他罪有应得,也更希望西门大官人能再狠辣一,最好是将他剁手跺脚,落个终身残疾,彻底跟周皇后团伙撕破脸,一也没为朱微娖着想,周显毕竟是长平公主内定的驸马,把人家搞这么惨,这不是给公主殿下以后的婚姻生活一开始就制造照顾残疾人的苦差事么?

    而这种事的发生,却是让朱微娖处于了极为尴尬的境地。

    原本周显突然冒出来,朱微娖着实吓了一跳,一种红杏出墙般的负罪感油然而生,但他竟是对姐夫的笑脸相迎置之不理,还很是猖狂地冒犯袁贵妃,这便让朱微娖转瞬间改变了对周显的态度……躲躲闪闪的目光变成了横眉冷对。

    不过,周显现在被姐夫踩在脚下,恣意羞辱,却又超出了朱微娖的心理承受范围。

    虽然朱微娖钟情姐夫大人,对他修理周显持“举双手”赞成的态度,但不管怎么,起码在老朱周皇后袁贵妃朱慈烺朱微如等人的心目中,甚至在周显心目中,公主殿下已经认可了周显是她未来夫君的事实,她如果也冷眼旁观,无动于衷,肯定会让人猜疑她跟西门大官人的关系应该,可能,大概,或许有些不纯洁……尤其是被朱微如得知后,朱微娖都不知道以后该如何面对姐姐温和而犀利的眼神。

    故此,在西门大官人喊出第六声“不放又如何”,周显的嘴唇已经咬出血就要忍不住疼叫出声的时候,朱微娖终于下定决心,应该劝住姐夫大人继续对未来夫君施暴。

    她不敢看西门町,也不想看周显,目光直直地盯着那只野鸡,轻咬朱唇,了一句周显早就想的话:“西门大人……他已经……已经放下了……我们的猎物。”

    西门大官人对姨子还算比较了解,清纯善良的比叶筱轩还过份,她“西门”两字一出口,便知道她要求情,却是没想到姨子话还蛮含蓄,不由得抬头对她一笑,准备用力踩碾的脚往后一撤,紧跟着,嘴里却是怒喝一声:“滚!”一脚闪电般踢在了周显的胸腹之间,虽然高高地,远远地,将他踢飞出去,也似乎重重地摔落在地上,溅起了一篷更大的灰尘,但脚上却是用的挑劲,并没有对周显造成太大的伤害,毕竟,西门大官人认为两人之间也没有深仇大恨,略施薄惩足矣,再了,姨子求情也得给面子不是?不过,即便如此,周显也是被摔得七荤八素,差背过气去。

    西门町一脚踢出,也不看看这一脚踢出的效果如何,而是一弯腰将那只野鸡捡起来,像是啥事也没发生一样,走上前双手递给袁贵妃,一本正经道:“贵妃娘娘,这是您先发现的野鸡,微臣很是自觉,可不敢跟您抢。”话刚完,这厮却是自己先笑了出来。

    西门大官人这种态度,那是不将自己当外人啊,袁贵妃也不客气,伸手接过,脸上也是一本正经地调侃道:“还是西门大人明白事理,本宫就笑纳了……”她话没完,便咯咯咯地笑了起来,笑的是花枝乱颤,笑得桃花眼眯成了一条缝……她这是真开心,不是将揉造作。

    西门大官人站着她马一侧,有些仰视着她,清楚地看到她胸前双峰颤成了动人心魄的波浪,一瞬间,这厮竟产生伸手过去推“波”助澜的冲动,好在他及时jǐng醒,连忙移开了自己也感觉有sèsè的目光。

    “咦?”这厮为了不让袁贵妃或姨子觉察到自己的失态,眼睛看向左前方不远处那片树林,故意转移她们的注意力道:“贵妃娘娘,秦姑娘呢?”嘴上着,他心里已是感到奇怪,依秦婉的脾气,这边闹这么大动静,她早就跑过来看热闹,甚至会亲自出手。

    再仔细看那片树林,并不茂密,隐隐约约能看穿过去,却是不见秦婉身影,心里不由得生出一丝不安。

    西门町也不等袁贵妃话,连忙飞身上马,一边拨马向那片树林冲去,一边回头对袁贵妃和朱微娖叫道:“跟上我——”

    却是话音未落,突然从远处传来秦婉发出的貌似万般惊恐的尖叫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