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37章 一只兔子引发的血案6

第37章 一只兔子引发的血案6

    ()    被秦婉穷追不舍的那只野兔显然是对内区狩猎场的地形非常熟悉,它虽然沿着毫无规则的路线在逃跑,但逃窜的总体方向却是临近隔离中心区石墙的一座山丘……或许,那里有它认为最安全的“狡兔三窟”之第三窟。

    此时,秦婉被这只兔子“调戏”得几乎要抓狂,早已舍弃了弓箭,右手握鞭,提着缰绳的左手也紧捏着一支甩手镖,咬牙发誓一定要生擒活捉这只兔子,然后给它扎一针“鹤痒痒散”,再一根根拔毛,一刀刀凌迟。

    眼看前方出现一座光秃秃的山丘,周围又是一片开阔平地,想来野兔已穷途末路,在劫难逃,秦婉信心大增,催马急追而上。

    忽然,“jīng灵”故技重施,一个迂回,突然掉头又向秦婉了冲回来,秦婉早有预防,左手勒马,右手的九尾鞭闪电般挥出,七根鞭尾像是张开了一张网,罩向这只狡猾的野兔。它明显多次领教,不等九尾鞭落下,已猛地折身,使出了求欢的力气直直向山丘窜去。

    秦婉也是积累了多次被耍的经验,右手九尾鞭落空,双脚猛地踹镫,枣红马瞬间提速追赶的同时,左手一扬,甩手镖划了一道弧线,在野兔猛地一跃便要翻过山丘的刹那,竟是突然出现在野兔的前方……慢动作回放,甩手镖凌空而至,野兔像是足球场上瞅准了shè门良机的前锋一般,一个标准的“鱼跃冲”,“啪”的一声不是很响,却不但将镖飞,也让“jīng灵”头晕眼花,一下子从半空跌落。

    见此情景,秦婉大是振奋,生怕这只兔子爬起来再跑,回手一掌拍在枣红马屁股上,枣红马吃痛,猛地一窜,冲上山丘。

    秦婉眼中只有那只兔子,根本不看前方,眼看兔子在地上蹬了几下腿,便要翻身起来,她便做了个朱微娖在姐夫面前显摆的动作,纵马疾驰中弯下腰身探手去捞兔子耳朵。

    突然,正在飞奔的枣红马发出一声惊惧的长嘶,猛地收住前冲之势,却是前蹄发软一下子跪倒,秦婉哪里会料到有如此变故,措不及防之下,巨大的惯xìng作用当即便将她被枣红马玩了个“过肩摔”,呼地飞下了山丘,重重地摔落到地上。

    秦婉这一下摔得不轻,右手的九尾鞭也脱手飞了出去,停了半响方撑腰坐起睁开了双眼。

    就一眼,只一眼,秦婉便感到一股寒气从脚底瞬间冲到脑袋,浑身寒毛刹那间炸起,情不自禁发出一声极度尖锐惶恐的惊叫,比海豚音还海豚音,刺破云霄,几乎响彻整个狩猎场。

    女人的嗓门真不是盖的。

    秦婉……直接落在了狮群中。

    或许,换做任何一人,猛然间见到自己落入秦婉这样的境地,也是会这般反应,胆子稍的,甚至会直接吓死过去。

    秦婉睁开眼,猛然看到一只只凶猛异常的家伙正虎视眈眈环视在她周围,并对她呲牙咧嘴发出让人毛骨悚然的低吼,貌似随时要扑过来,她不吓得尖叫都对不起自己是个“女人”。

    这近三十头狮子对自己的“新领地”还比较满意,又享用了一餐不劳而获的羊腿肉,正懒洋洋地躺成一片在做rì光浴,只有那五六只幼狮在互相打闹。

    突然之间,来了个天外来客,让这群狮子吓了一跳,第一时间都敏捷地弹跳而起,异常jǐng惕地恶狠狠地瞪着这个入侵者。

    狮子是一种团队协作群体猎食的动物,而对如此一个大家族而言,若不想无功而返,让大伙儿都能尝尝鲜,尤其讲究集体围猎的战略战术。需要补充明的是,狮群中的雄xìng一般只干大事——“保家卫国”,跟入侵者干架,极少参与捕猎这种危险xìng低的体力活儿。因此,当看清天外来客只是个“人”,还是露出白花花嫩肉的“人”,貌似比羊腿肉还香啊,狮群中那四只威武凶猛的雄狮不约而同地伸出舌头舔了舔……鼻子,踱步离开了包围圈,将猎杀这个“美食”的活儿交给了一众母狮。

    此时秦婉发出一声高分贝的尖叫,让这群狮子感觉到耳膜刺痛,包括那四只雄狮在内,又是吓了一跳,都齐齐往后退开了几步,重新将秦婉定位为“入侵者”。

    ********

    瓦克达积极响应朱慈烺提议的狩猎比试,却压根没有“比试”的想法,而是打定主意……协助西门町这组取胜。

    他初到明朝京城,由于英扎吉原来打下的“汉jiān圈”因为赖水强和刘锦的败露而土崩瓦解,即便还有一些漏网之鱼也是鱼虾,几乎没啥话语权,根本接触不到明朝核心机密,因此,他急需攀交上一棵明朝的大树,为即将展开的间谍活动提供便利甚至庇护。

    现在这个狩猎比试的机会,瓦克达几乎想也没想,便敲定了拉拢的对象……西门町。

    首先,吴三桂这组被瓦克达直接排除了。虽他对吴三桂了解不多,但祖大寿在边关跟清国多次交锋,清国上下对祖大寿这个人都是极为了解,完全可以是大明朝的死忠分子,而吴三桂是祖大寿手下的得力干将,并且还是亲戚关系,蛊惑他背叛或是谋反几乎不可能。并且,吴三桂他们只是到京城打个酱油而已,绝大部分时间都在辽东一带,即便能策反他也是鞭长莫及,远水解不了近渴。

    而朱慈烺这组更是想也不用想,人家可是明朝的储君,未来的皇上,难道让他自己出卖自己?除非朱慈烺脑子短路了……嗯,本宫能力有限,不能治理大明江山,不如让皇太极代劳吧。

    剩下只有西门町一组,关键是,瓦克达发现西门大官人貌似抱袁贵妃大腿要跟太子爷叫板抗衡,这样的人,不正是结交拉拢的最佳对象?!

    故此,瓦克达几人尾随着西门町一组,伺机帮忙……一方面,不让猎物从西门町他们箭下逃生,一方面,将猎物往他们箭下驱赶,还有一方面,万一有猛兽出现,也担负起护卫之责……瓦克达可以借此接近西门町,进而攀谈,结交。

    当见识到西门大官人的箭术,他们四人又分成两拨的时候,瓦克达稍一考虑,决定从秦婉和袁贵妃这俩个弱者入手,便缀上了她们,但也是能遥遥看到西门町这边动静。秦婉狂追兔子的时候,瓦克达本来想帮忙来着,却因为周显的出现,貌似还跟西门町几人起了冲突,当然是啥也不顾了……瞪大了眼睛看个仔细先。

    这一看,是越发坚定了拉拢西门大官人的想法,正在这时,传来了秦婉那声惊叫,瓦克达貌似比西门町还着急,当机立断,快马加鞭便向声源冲去。

    ******

    袁贵妃听到这声尖叫,心里一沉……呀——秦姑娘这是遇上了引出的猛兽??那岂不是要白忙一场,功亏一篑?!

    眼看着帝王驹一阵风似地向前方飞驰而去,转眼间便消失无踪,袁贵妃方始jǐng醒过来,却又犹豫着是否要跟上前……那绝对是涉险之举,就在犹豫的当口,朱微娖已当先策马追了过去,她再不犹豫,暗自一咬牙,也是打马跟上,而她妩媚的桃花眼中露出了少见的彪悍之sè。

    很显然,秦婉那声尖叫也惊动了其他狩猎“团队”,袁贵妃纵马前行中已是看到不远处伴随着“哗啦啦”杂乱的马蹄声和脚步声影影绰绰有几匹健马打头带着一群锦衣卫和随从护卫也往前方涌去。见此情景,袁贵妃心里不由得又升起一丝希望……朱慈烺跑过去“看热闹”,应该是吴三桂撺掇,以借机行事。

    的确,朱慈烺是跑过去“看热闹”,但却不是受吴三桂撺掇,而是迫不得已“随大流”罢了。

    朱慈烺一箭shè中了一头梅花鹿,正洋洋得意中,听到秦婉尖叫根本没在意,但吴三桂却是又惊又怕……惊的是计划可能失败,怕的是好不容易才“钟意的姑娘”别被猛兽裹了腹。他压根没时间“撺掇”朱慈烺,朝祖帅一挥手,大喊一声:“走!我们去看看怎么回事!”一马当先便冲了出去。祖帅可是喜欢热闹的主儿,当然是呼呼啦啦带着人也跟了上去,而这个时候,那四个“近卫营”的伙计在场面乱糟糟的情况下,以护卫的名义贴近朱慈烺,不失时机地在他的马屁股上抽了一记,便“蜂拥”着太子爷也追赶上前。

    *******

    西门町听到这声尖叫,心头一紧,瞬时将视力,听力,甚至嗅觉都提高到了极致,方圆数百米的任何风吹草动都落入他的感知之中。

    帝王驹闪电般穿过了那处树林,准确地向秦婉发声处疾奔而去。

    就在西门大官人已隐隐听到有猛兽的低吼声,极目所望,也看到不远处隔离内区和中心区石墙的时候,忽然,在他的视域里,一个体形稍胖的身影一纵而起,从内区跳入了中心区。

    虽然他动作飞快,西门町看不真切,但也隐隐感觉他腋下夹着一人,并且,在他跃过墙头的一刹那,带起的风掀起一幅裙摆……貌似是红sè。

    西门町第一时间判断,秦婉遭人劫持!

    这厮立马改变方向向那处石墙冲去,在离石墙还有十几米的时候,借着帝王驹前冲之势,手上弯弓搭箭,已从帝王驹上飞身而起。

    在飞越石墙的短暂瞬间,居高临下,西门町看到那道身影在前方不到百米处急急地向一大片林立的假山窜去,更是看明他的腋下果然是夹着一个穿“红裙”的女子。

    刹那间,西门町将弓弦拉至满月,“嗖——”的一声,劲箭离弦,朝那身影的后心处疾shè而去。

    这一箭,夹带着西门大官人的满腔愤怒,更灌注了他的浑身劲气,寻常的白羽箭与空气高速摩擦,发出令人心悸的尖啸声,更是在shè中那道身影前,箭尾白羽竟燃烧起来,发出刺鼻的糊焦味。

    **********

    Ps:千言万语不足以致歉,某渣只有奋力码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