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38章 一只兔子引发的血案7

第38章 一只兔子引发的血案7

    ()    但看这几只雄狮,头颅硕大,肩高身长,体重足有半吨,狮鬃乌黑一片,尤其是那只狮王,体形更大,狮鬃又黑又浓又乱又长从脖子一直延伸到背部和腹部,映衬着它上颚两颗足有十公分长白森森的尖利獠牙愈发的让人胆寒。

    这群狮子正是世界上最大的狮种,现今早已灭绝的亚洲雄狮……旋风狮。

    旋风狮绝对是当时亚洲最凶猛,也是最级的食肉动物,没有之一,肯定比西门大官人上次遇到的黑豹还要凶猛数倍不止。

    当年杨嗣昌的公子正是裹了狮腹,而杨嗣昌不举之症也正是拜这群旋风狮所赐。

    此时,面对秦婉这个“入侵者”,雄狮们自觉地担负起战斗的使命。

    显然对秦婉的尖叫“挑衅”不甘示弱,狮王稳定心神后首先对秦婉发出了一声长长的让人心惊肉跳的震天咆哮,另外三头雄狮呈包围之势也向她发出一连串的咆哮……它们的意思很明显,跟我们比嗓门?你丫还差得远咧。

    秦婉生平第一次遭遇狮群,还是如此庞大的旋风狮狮群,虽然一开始吓得不轻,但毕竟出自恶魔崖,在刀口上讨生活惯了,显然不是坐以待毙的主。她骨子里也是“魔根深种”,当得起是魔女,胆子比一般的女人,甚至比大多数男人还要肥,在发出一声尖叫后,很快便恢复了镇定。

    不过,她却是不敢稍动,仍是乖乖地坐在那儿,但一双美眸却是shè出奇光,那是运集功力的现象,渐渐可以看到她毛孔收缩,颈侧的大动脉和手背露出的血管扩大又收缩,血液大量和快速地流动,将她的体能发挥到了极致,也使她的身体能保持在随时进攻或闪避的状态。

    苦于九尾鞭摔落在远处,她的左手只能是悄悄扣起一把喂有剧毒的暗器。而为了对付狮群群起攻之,她的右手却是放在了腰间发shè银针的机簧处……至于银针上鹤痒痒散的剂量是按人配制能否对如此壮硕凶猛的动物也具有立竿见影的杀伤力,秦婉同学只能是祈祷祖宗保佑了。

    秦婉不吭声,雄狮们便以为自己的咆哮“震”住了她,狮王同志再次发出一声震天的巨吼,从正面率先向秦婉发起了进攻。

    旋风狮的爆发力异常迅猛,动作之敏捷丝毫不亚于一位武林高手。

    而狮王体形壮硕,更是声势惊人,掠带起一股旋风,像是一座山般向跪坐于地的秦婉飞扑而至。

    尽管秦婉全神戒备,也是吓了一跳,眼看着狮王一对硕大的锐利前爪便要搭上自己的肩头,她不及腾身闪避,只能是侧倒滚身闪躲,虽然颇为狼狈,但“轰”的一声,狮王一扑而空,一双利爪竟是将地下抟出两个坑洞,她也趁一滚之势蹲起身……却不等她站起,临近她的一头雄狮已张开血盆大口,呲着獠牙,向她的大腿白花花露肉处狠狠咬下。

    根本不容多想,秦婉几乎是本能地暴退,但也是“嗤啦——”一声,被这头雄狮撕咬下一截裙摆,更是将几达腿根的一截大腿露了出来,吓出了秦婉一身冷汗。而她这一屈身后退,却是又送到了狮王的身旁。

    须臾之间,狮王同志也不及调整身姿,抬起一只利爪斜挥而出,感觉到劲风及背,秦婉已是避无可避,一咬牙运功于背,便想硬抗狮王一爪。但如果被狮王一爪抓实,秦婉的后背绝对是皮开肉绽,甚至脊骨也会被抓裂。

    就在这间不容发之际,忽然,一支利箭尖啸而至,“飕”的一下,竟是从狮王挥出的前爪上透腕而出,利箭带过的强大劲气更是差将狮王掀翻。

    甭管从箭的力度,还是准度来看,shè出这箭的人绝对是一个膂力惊人,百发百中的神shè手。

    正是瓦克达当先赶到,在百米外一箭解危。

    原本瓦克达三人应该早就到了,却是走了弯路,并没从那山丘直接过来,而是绕过了山丘……一马平川,正好远远看到狮王要从秦婉背后“袭击”。

    但突然见到如此庞大的狮群,不要瓦克达坐下马两股战战,不敢向前,便是无量寿佛天尊法师……鹫颉老和尚也是吓了一跳,停下了脚步。

    秦婉也没时间看是谁救了自己,终于得空挺直了腰身,明眸四扫,脚下疾步,站在了一个有利的位置。

    直到此时,狮王同志才感觉到自己受伤,并且还很痛,想当然以为是秦婉这个“入侵者”下的狠手,立时凶xìng大发,仰天狂吼一声,向三位弟发出了围攻的命令。

    就在这时,心急火燎的吴三桂同学一马当先冲上了那座山丘,尽管他胯下马黑旋风身经百战,神骏异常,猛地见到如此众多的“天敌”,也是第一时间便吓得“嘶溜溜——”发出一长串惊叫,四腿打颤,想要驻足不前,却是被紧跟着冲上来的朱慈烺和祖帅的大队人马推挤着向山丘下冲去。

    不用,所有的马匹都不敢往下冲,珍爱生命的朱慈烺祖帅王轩等同学也不敢直面如此庞大的狮群,但满江红童史睨及一众护卫却是不甚畏惧,尤其是三桂兄,护花心切,早从马上飞身而下,挥剑杀入狮群。

    一时间,人仰马嘶,场面很是混乱。

    混乱中,不知谁大喊一句:“太子殿下!!!不可——”便看到朱慈烺同学骑着马“奋勇”冲向狮群。

    但朱慈烺一张脸吓得煞白,回头惊叫连连:“护驾!护驾!快护驾……”

    他倒没有多想,以为是自己的马受惊,但却是贴身“保护”他的一个近卫营伙计在他的马屁股上狠狠扎了一刀,这匹马剧痛之下,浑忘了对狮子的恐惧,当即便四蹄发力,奋勇向前。

    人狮混战,惨叫四起,狮吼声声,刀光剑影,血肉横飞……一只兔子引发的血案由此拉开了大幕。

    *********

    西门町猜错了,英婷爱今儿没有来参加狩猎,根本不是在陪她老爸,她心里可是对自己的父亲痛恨的紧,不是他的yīn狠歹毒,自己会受感情如此煎熬么?特别是见到西门大官人后,她一颗心更是无法平静,几乎半年没见老爸,却没跟他一句话,一直都紧绷着俏脸,跟在师傅身侧。或许是她情绪波动太过激烈所致,昨晚体内的寒毒突然发作,貌似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来得猛烈。

    而每次寒毒发作时的痛苦之态狰狞之状,英婷爱从不想让别人知道,哪怕是自己的师傅,都会找一个僻静空旷之处自己一个人竭力压制。

    英婷爱还是“买椟还珠格格”的时候,虽然在京城停留不久,但却是知道一个地方人迹罕至……那就是老虎山狩猎场。

    英婷爱知道老虎山狩猎场人迹罕至,作为英扎吉贴身护卫,对京城很是熟悉的邛忍更是知道。

    他在锦衣卫眼皮底下脱逃,凭他当年累积的逃生经验,完全是本能地便往老虎山狩猎场……还是中心区逃窜。他当然不会在乎遇到猛兽,打不过就逃,这自信还是有的。

    也是英婷爱寒毒发作时闹得动静太大,从中心区一路狂飙发泄到内区才跌坐于地消停下来,便惊动了蛰伏在中心区一处假山洞内的邛忍。

    邛忍当然认识自家的大姐,此时天已微亮,突然看清这个双目紧闭,脸sè青紫,浑身蜷作一团,并不停抽搐的女子竟然是英婷爱,顿时震惊异常。

    邛忍绝对算得上是武林高高手,一眼便看出英婷爱是毒发所致,但伸手探其脉门,却是感觉触手冰寒,在他的认知里,还真不知道世上有什么毒会有如此症状。但不管如何,出手帮助她驱毒应该不会错。

    他舍下英扎吉独自逃生,心里还有负罪感,现在有一个赎罪的良机,他当然不会放过,并且他知道,英扎吉可是对这个独生女儿宝贝的不得了。

    他看英婷爱貌似处于了昏迷状态,为不致于运功为她驱毒的时候,她突然醒来,受惊之下岔了劲气,便伸指连她几处穴位,这才将她扶坐而起,伸掌按在她背心大穴,蛤蟆功由弱到强,逐渐输入英婷爱体内。

    若是海洋之心引发的寒毒能用内功逼出,功力比他强多了的鹫颉早就这么干了。

    这种寒毒已深入脏腑,浸入浑身每一条经脉,与她体内的气机相互依附,除非洗筋伐髓,或是服食地火灵珠方能彻底治愈,其他任何手段都无济于事,甚至还会激发寒毒更为猛烈的发作。

    邛忍也算是尽心尽力,却是不知道好心办坏事。

    随着他功力不断输入,却发现英婷爱的身子抽搐得越发厉害起来,而透过掌心传来的寒气也是越来越冰冷,越来越猛烈,竟是让他自己也大感吃不消,不由自主地便打了个寒颤。

    就在他运功要加大劲力以抗寒毒时,却突然听到有人数众多的脚步之声,顿时吓了一跳,这里是内区,皇家狩猎场,便以为是英婷爱引来的宫中侍卫来捉拿她,连忙撤回掌力,凝神听去,脚步声仍是在远处,并没有向这边逼近,并且,脚步声也渐渐了下来,稍一犹豫,他站起身悄悄向传来脚步声的地方摸了过去。

    这人数众多之人正是那一拨拨在内区狩猎场前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和巡弋的锦衣卫护卫。

    虽然他们全副武装,看起来戒备森严,但明显不是来捉拿人。

    邛忍自然是猜想到,肯定是宫中有人要来狩猎。

    这厮心里一动,英王爷肯定已落入了明朝的手中,想来英婷爱便是去搭救自己的父亲才中毒受伤,若是能绑架一两个宫里的贵人,不正好可以和明朝谈判交换?!

    主意打定,邛忍也不再替英婷爱驱毒,而是抱着她找了个隐蔽之处潜伏起来。

    终于,孤身玩命追野兔的秦婉出现了。

    邛忍虽然不认识她,但既然能在内区狩猎,想来应是老朱的某个妃子,再看她长得如此明艳,不定还是老朱的宠妃。

    邛忍再不犹豫,潜身便跟了上去。

    却是不等他出手,秦婉竟是落入了狮群之中,让他大为可惜。

    而秦婉发出的那声尖叫,也让邛忍不敢在狮群附近多呆,连忙向原处折回。

    就在他返回原地的这段时间,耳中已听到多处传来马蹄飞奔而来的声音,他也是眼尖,加上帝王驹醒目的标志,更是对西门大官人印象深刻,忽地看到纵马疾驰而来的竟然是西门町,顿时吓得不轻,掳人的念头刹那间湮灭,赶紧逃命先。

    英婷爱一身深紫sè道袍,被劲风翻卷而起的下摆,在阳光下貌似深红的颜sè,迷惑了西门大官人一双钛合金眼……当然,也是这厮先入为主,绝不会想到英婷爱会在这里出现,秦婉又发出惊叫,便认定了是秦婉遭到挟持。

    却西门町超水平发挥的那一箭,邛忍第一时间感觉到了危险临近,瞬时在周身布起一道强劲的气墙,却是根本来不及闪躲,只见到燃烧着的白羽箭狠狠地刺入那道无形的气墙,形成了一道有形的涟漪,一圈一圈向四周荡开。白羽箭便在那涟漪正中心,势如破竹一般,刺进了邛忍的后心……深达数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