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39章 此事定有蹊跷

第39章 此事定有蹊跷

    ()    乾清宫内,沉默异常,落针可闻,气氛之紧张,连空气放佛也凝固起来。

    朱由检高坐在御案后,双眉紧拧,脸sèyīn沉,半响没有言语。

    而御案前弓身跪伏的夏可雄和符兴生更是不敢言语,甚至不敢大声喘气,现在已是寒冬,而俩人的额头上,却是细汗密布。

    伴君如伴虎,无论你多么受宠,但这个男人掌控着你的一切,生死荣辱,只维系在他一念之间。

    此时,俩人肩上放佛感到有一座大山压着,大山没有声音,却是对他们不停施放着他们根本无力挣扎的压力。

    符兴生不像夏可雄身具武功,跪多久也没事,虽然他脸上一片木然,但膝盖却是情不自禁地颤抖了。他当然清楚怎么回事,正所谓言多必失,他舔了舔干瘪的嘴唇,更是不敢话。

    而夏可雄,经历“入宫行刺”事件还不久,现在又发生如此严重的锦衣卫护卫失职事件,竟是让太子爷身受重伤,不但他生命垂危,更是被旋风狮咬掉了命根……他是从内心深处感到了惶恐和不安,只要老朱有那么一不爽的念头,就可让他万怯不复。

    终于,朱由检像是想通了一些事,眉头舒展,脸sè稍霁,对夏可雄缓缓道:“可雄,此事你怎么看?”

    虽然老朱的话里透着对自己的信任,但夏可雄却丝毫不敢抬起头来,颤声道:“皇上,微臣觉得……此事定有蹊跷。”

    “且。”

    “皇上,微臣已去现场察看,发现隔离内区和中心区的闸门锁链是新近被人解开,当是有意将中心区的猛兽放将出来,yù对太子不利。”

    夏可雄的确是察看到锁链被人为解开,但到底是新近解开,还是解开已久,却是不能判断。不过,他当然不愿承担“护卫失职”的罪名,哪怕是减轻罪责也好,自然是将老朱认为的“偶发事件”往“预谋事件”上推理。

    “哦?”朱由检双目陡然一凛,“解开锁链之人你可查到?”

    “呃……皇上,自从您在宫内号召减膳撤乐,那内区狩猎场因为rì久无人光顾,并且宫内出现刺客事件,微臣将看守的护卫撤离,从而加强紫禁城的防卫,直到昨rì晚间接到太子殿下的口谕,方在今rì早间急急派人看守,却是没来得及着人去场内细细察看,这是……这是微臣失职。”

    “如此来,这解锁之人毫无线索可言?”

    “微臣无能。咳咳……不过……”夏可雄着,悄悄瞥了一眼符兴生,沉吟道:“今早符公公特意将微臣安排护卫太子殿下的其中四个锦衣卫换成近卫营的侍卫,不知符公公是不是……有什么预感……”

    发生如此严重的事件,夏可雄这么有“疾病乱投医”的味道,能拉人罪最好,不能罪,也要分担一下自己肩上的压力。

    符兴生那么做,完全合情合理,也早想好了应对之策,当即便叩头“喊冤”道:“皇上圣明,奴才哪有什么劳什子的预感,只是听不仅是太子殿下要参与狩猎,连公主殿下和贵妃娘娘也要参加,奴才身为御马监提督,执掌近卫营,职责便是rì夜拱卫皇上您和后宫的安全,她们二人出宫参与狩猎,奴才岂敢怠慢,又怎敢疏忽……”着,他像是对夏可雄拉他下水表示愤慨,竟是直起腰身,抬头看向了朱由检,很是理直气壮道:“皇上,幸亏奴才有此安排,近卫营那四个兄弟现在两死两伤,正是他们的誓死保护,才不致太子殿下当场……当场……”到这儿,符兴生声音呜咽,貌似痛不yù生,再次俯身跪倒。

    “符公公此言差矣,难道我们锦衣卫的兄弟没有誓死保护么?除了有两人护送黄大人女儿回府外,锦衣卫其余十二个兄弟也是死伤大半……”

    “住嘴!”老朱不耐烦地轻轻一拍案桌,沉声道,“朕还没怪罪你们,倒先抢着为自己争功?”

    “微臣(奴才)不敢。”

    夏可雄和符兴生连忙叩头闭嘴。

    “哼,若非有吴三桂等人奋力搏杀狮群,不单单是太子,只怕连长平公主和袁贵妃也会遭遇不测,届时,你们还有机会跪在朕的面前么?”

    俩人哪敢搭话,额头更是冷汗如浆。

    老朱的眉头又拧在了一起,看看符兴生,又看看夏可雄,沈吟片刻道:“诚如可雄所言,此事确是透着蹊跷。那锁链不会自己解开,当有人故意为之,究竟是何人所为,又有何目的,朕便着你二人彻查,限你们三rì之内,务必给朕一个答案。”

    “微臣(奴才)遵命。”

    “好了,你们退下吧。”朱由检一摆手,忽地想起什么,又对战战兢兢爬起身来的夏可雄道:“可雄,一有西门大人的消息,马上让他进宫见朕。”

    ********

    那场人狮大战,场面极其惨烈,除了躲得远远的祖帅和那两个双生姐妹,以及袁贵妃朱微娖毫发无损外,不但所有的护卫全部死伤,连其中武功最高的吴三桂身上也挂了好几道彩,秦婉“弹尽粮绝”,仅凭一双肉掌,dú lì搏杀一头雄狮,早已是衣不蔽体,浑身伤痕累累,差虚脱。幸亏三桂兄将护花行动进行到底,从旁协助,干翻了那头扑倒秦婉正准备下口的雄狮。

    即便是最后赶到,战斗已接近尾声的周显,也是被一头母狮临死前一口咬住大腿,忍着被撕扯下一大片血肉才得以解脱。

    对了,始终呆在百米以外的瓦克达三人也是毫无无损,他们完全是在看戏,巴不得朱慈烺等人全部喂了狮子,这样的沉重打击对大明朝而言,比冒险去救秦婉从而结交西门町划算多了。

    战死的不了,活着的都有伤在身,也是jīng疲力竭,脑子里啥也不想,就想赶紧躺下来好好歇歇。

    而没参加战斗的袁贵妃等人,双生姐妹是吓傻了,脑子里一片空白,祖帅倒没有吓着,而是感觉异常的刺激,一直都激动兴奋地看着,而朱微娖拍马赶到,也是吓的不轻,但没发现西门町,却是见到太子哥哥涉险,她第一个念头便是赶紧跑去狩猎场外叫人,却是被貌似吓得花容失sè的袁贵妃拉住了。

    直到战斗结束,吴三桂大喊祖帅去叫人,所有人都忘了一个人……西门大官人去了哪儿。

    大群的锦衣卫涌入后,场面相当的混乱,更没人想起西门町。场内除了袁贵妃和吴三桂心里窃喜外,大家伙都是异常惊恐,包括祖帅也是心里发虚,自己完好无损,太子殿下却是生死未卜,特别是看到他没了鸡-鸡,不由得预感到自己的鸡-鸡也可能不保。

    这个时候,瓦克达三人方才“匆匆赶到”,脸上表情凝重,对明朝太子殿下的生死安危表现的极为关切,自责和担心。

    如此,朱慈烺组织的这场狩猎活动,便以这件必将震惊朝野的血案而告终。

    而内区在进行惨烈的人狮大战的时候,在中心区……不,在外区,也就是在御军卫所内,西门大官人却是进行着一场让这厮既纠结又心疼的“救美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