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40章 临死前的凄吼

第40章 临死前的凄吼

    ()    狩猎场中心区的地形地貌跟内区大不相同,内区毕竟是皇家狩猎区,整得跟高尔夫球场似的,环境很是优美,但中心区却是猛兽出没之地,鲜有人光顾,里面地势高低起伏,便是杂草也有半人多高,更有林立的山石,密布的荆刺,根本没有一条完整的“路”。<ww。ienG。com>

    西门町从石墙上落下身形,早抛掉弯弓,拔出了从不离身的玄武剑,身前瞬时幻起一团剑光,阻挡在前的花草树木尚未触及便化作了一蓬齑粉,强行打通了一条“路”,他速度快的惊人,在剑光映衬下仿似一道闪电,直直地向那片假山而去。

    却白羽箭shè中邛忍,虽是溅起一蓬鲜血,却是发出一声如中败革的怪异声响。

    因为在箭支触体的电光火石间,西门大官人眼力再好,也是不能看见,邛忍的后背竟是剧烈地神奇地颤抖起来,快若闪电般忽而放松,忽而紧绷,却是将白羽箭挟带的强大劲气化解殆尽。虽然箭支近半没入他体内,却没能伤及他的脏腑。

    不过,这一箭的威力还是超出了邛忍的想像,让他痛叫一声,踉踉跄跄前冲几步,方稳住身形。

    他丝毫不敢停留,深吸一口气后,右脚在地面猛地一跺,脚下一方巨石竟被跺得片片碎裂,而他借着这巨大的反震之力,抱着英婷爱一头钻入了那大片的假山丛中。

    邛忍昨晚便躲在这里,对地形很是熟悉,七转八转,到一座假山前,拨开乱草丛,假山底竟是有一个低矮的洞口。

    是洞口,还不如是山石凹进去一块,仅能藏住半边身形……邛忍的目的显然不是“钻洞”。他“让”仍是昏迷不醒的英婷爱盘腿而坐,背靠着石洞后,再以杂草将她的身形完全掩盖。

    而这个时候,他已是感知到西门町如cháo水般涌来的杀气。

    此时,邛忍的一张脸血sè尽退,更是像戴了人皮面具,不带丝毫人类的喜怒哀乐表情。他碰也不碰,看也不看……废话了,他想看也看不到插在后心处箭尾已烧的光秃秃的白羽箭。而是一伸手,从怀里抽出了一把短刀,将刀鞘纳回怀里,持刀在手,矮身钻入了一片直对着假山洞口的灌木丛,掩藏好身形,敛神静气……他知道,自己受了伤,又带着一个人,完全没有可能逃脱西门大官人的追杀,唯有以静制动,出其不意偷袭他,才有可能有一线生机。

    如此,他将英婷爱放在石洞处,实是布设“诱饵”之举。

    他也知道,这场战斗或许是他这辈子面临的最危险的一次战斗,一丝一毫也不敢大意,毫不犹豫地拔出了多年未曾使用过的兵刃……那把匕首长短,刀身看起来黑黝黝的不知何物制成的短刀。

    忽地,杀气更浓。

    紧跟着,先前疾若闪电的西门町,一步一步缓缓向这处假山而来。

    他的脚步很轻,踩踏在荒草和掉落的枝叶上没发出一丝声响,更没有留下半的脚印遗痕,但一步一步却是让邛忍感觉到一种联想到死亡的恐怖节奏。

    西门大官人不擅长追踪,但架不住这厮目光敏锐,嗅觉灵敏,听力更是变态,循着邛忍的足迹和零星洒落的血滴找到了此处。

    不出邛忍所料,西门町到了这处假山,当即便发现了假山底部乱草遮挡下有人。

    而出乎邛忍所料的是,英婷爱的劲气强弱,经脉内真气的运作,体内的一切变化,莫不收入西门大官人的灵耳内,更何况她还在时不时地抽搐着,响声在西门大官人听来,不亚于一阵阵惊雷。

    这厮一听,就判断出“躲藏”的人脉象紊乱,貌似受伤严重,痛的浑身发抖呢,并且后心还有几处穴位凝滞,仿似被人住……这个人显然不是被自己一箭shè中的人,那么,肯定是被挟持的秦婉。

    听到“秦婉”受到如此折磨,西门大官人怒气更甚,杀气严霜。

    但再仔细凝听,“秦婉”身边却是没有任何有人的迹象,他知道,这家伙应该是个高手,也是不敢掉以轻心。

    西门町手握玄武剑,更是放轻了脚步,极其缓慢地向“秦婉”靠近。

    突然之间,西门町疾窜而出,有若一阵狂风,邛忍只能看到他身体拖出的一道残影,对西门町的身手不由得更是惊惧。

    一剑挥出,飞卷起大片杂草,露出了依假山而坐的英婷爱。

    西门町原本突然袭击,让“他们”现出身形后,第二剑便攻击挟持秦婉的人,但眼前所见,却是大大地出乎了他的预料。

    英婷爱浑身上下因为冰寒彻骨,有若被利针剌体,是极度地痛苦而不断颤栗着,看起来是痛楚万分。尤其是她一张脸,包括欣长的脖子,像是被人狠狠掐了个遍,是一片青紫,但那双柔荑却是十指葱葱,莹白如玉,只是毫无血sè。

    此时,不知是被西门町一剑所惊,还是自己痛醒,西门町一愣之际,英婷爱竟是睁开了眼睛,只是被邛忍住了穴位,发不出任何的声息,但张开的樱唇和睁大的双眸表示她很是惊讶。

    西门町对英婷爱的寒毒发作早就“见识”过,此时一见,大是不忍,根本无暇考虑是什么人将她带到这里,目的是什么,这个人现下在哪里……随手将玄武剑归鞘,迎着一股逼人的寒气疾步而上,张开臂膀,弓下腰身,便要给英婷爱冰寒的娇躯一个温暖的拥抱。

    邛忍像是一头等候猎物上钩而蛰伏的猛兽,等的便是如此良机。

    此时见西门町解除武装背对着自己,邛忍丝毫不作犹豫,第一时间从灌木丛中暴起身形扑向西门町,而手中的短刀更似在晴天白rì下划过一道黝黑的闪电,向西门町后背斩落。

    因为速度太快,刀身与空气摩擦响起“嗤——”的凄厉声,再加上短刀黑黝黝的刀身带起的那抹yīn暗刀影,显得这一刀是那般的幽寂,不是来自人间,倒像是来自地狱。

    就武功而言,西门大官人属于菜鸟级别,但这厮超凡入圣的敏锐的感应力,让他瞬时判断出邛忍攻击的位置,远近和速度,甚至能感应到这一刀的压力,威力,杀伤力……所有这一切形成他无与伦比的变态战力,能在任何一刻做出最jīng准的判断,厘定最佳的策略。

    短刀电闪而至。

    只一瞬间,西门町已清楚背后风驰电掣的一刀势在必得,自己若是闪避,肯定收势不住会劈中英婷爱前胸。他也没时间拉起英婷爱一同闪避,只能是背对着“应战”。

    他身姿不变,原本展开的双臂在身前交叉划过,一从脑后一从腋下伸至背后,而他的双手竟是在刹那间分别取下英婷爱道髻上插着的两根深紫sè的流烟簪子,分毫不差地迎向了短刀。

    “嚓——”

    随着一声几不可闻的轻响,两根被西门町匆忙间灌注了强大内劲的流烟簪子几乎同时被邛忍的短刀劈断。

    但受此一阻,这一刀威力大减,却也是嘶啦一声,短刀夹带的罡风已将西门町后心的白衫破裂开来,短刀更是在西门町后心留下一道极深的伤口,鲜血就像漫过堤岸的江水瞬间溢流而出。

    西门町闷哼一声,已是扭转身来,也借势化去邛忍短刀劈中后心带来的气劲。

    不等他站起身形,邛忍手中的短刀在空中转了一个大圈,强劲的气旋如龙卷风般卷起,让人难以呼吸,心跳加速,气浮身颤,伴随着刀影暴涨,第二刀对着西门町已搂头劈下。

    邛忍不愧是江湖上让人闻风丧胆的“穷即死”三人帮老大,武功心智过人一等,深深懂的“趁他病要他命”这个至理名言,一不给西门大官人喘息的机会。

    而他后心中箭,竟然还能发挥如此可怕的威力,看来是跟西门大官人这个平生遇到的最强大的“敌人”拼上了老命。

    西门町一扭转身形,已跟邛忍照面,当即便认出了他,自然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邛忍的速度快,西门町的速度更快,在短刀距离头还有十公分的距离时,西门町已是一拳轰出。

    在邛忍骇然大惊中,仿似被一只从天空落下的大锤砸中,伴着一声厉啸,一口鲜血狂喷而出,蹬蹬蹬蹬,连退数步方才稳住身形。

    西门町倒没有“趁他病要他命”趁胜追击,而是缓缓站起,又缓缓抽出了玄武剑,一步一步向邛忍走去。

    邛忍这拳挨得不轻,起码断了好几根胸骨,他强压住吐血的伤情,收摄心神看着西门町手中的剑,却是没有后退一步。因为,他知道自己如果贸然后退,气势上就会弱了几分,也无可避免地会出现空隙,将会像干布吸水一样,引来西门町威力惊人的攻击,与其被动挨打,还不如……他大喝一声,手中短刀一紧,一按一挺,化作一道乌芒,率先向西门町攻去。

    这看似随意的一刀,却是气劲惊人,直让西门町衣衫猎猎,更是卷起地上的尘屑枯叶袭向西门町。

    西门町双目jīng光电闪,突然一改沉凝缓慢,闪电般往后一退,拉开了与邛忍的距离,趁着他攻势一挫之际,玄武剑一而出,刺破漫天刀影,直取邛忍咽喉。

    依稀听到一声喉骨碎裂的脆响,邛忍手中短刀落地。

    不等一股鲜血狂飙而出,邛忍双手已紧紧捂住了脖子,人更是疯了般向后狂退。

    狂退中,邛忍嘴里发出嗓子漏风怪异难听的厉嚎,仿似那些为了尊严而战死的旋风狮临死前的凄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