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41章 铁腕治军

第41章 铁腕治军

    ()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冥冥中天注定,屠戮清剿玄武庄的四位主力干将——英扎吉四大贴身护卫最后一人邛老三,终于难逃法网……在少庄主西门同学剑下伏诛。

    当然,邛老三也不是吃素的,虽然被西门同学一剑秒杀,但偷袭还算成功,在西门大官人后心留下了一道极恐怖的刀伤,伤口处血肉外翻,深可见骨,已经将他后心白衫浸满的鲜血还在不停地溢流而出。他展臂挥动间牵扯到后心的伤口,疼得直咧嘴,可以清楚地判断出这次受创肯定比上次青城烟叟用玄武剑划破他后心还严重。

    西门大官人的体质可是变态之极,寻常刀剑根本不能伤他分毫。

    他的目光不由得落向了邛忍掉地的那把短刀。

    短刀一尺三寸,入手极沉,黝暗的刀锋乌芒闪烁,显然是吹发可断的锋快宝刃。

    本着不能暴殄天物和浪费的原则,西门大官人自然是将短刀收归己有,顺便又将邛忍身上的几锭纹银揣入怀中,这才有暇顾及一旁的英婷爱。

    原本英婷爱寒毒发作,她捱过去就会恢复如常,寒毒又会蛰伏到脏腑内等候下一次的爆发,但因为邛忍用外力为她逼毒,尤其是他的蛤蟆功绝不容视,让她体内的寒毒只能是奋起抗争,规模空前地大爆发起来,竟是一发而不可收,这便让英婷爱长时间处在了忍受一波又一波寒毒发作的痛苦折磨中。

    这也辛亏是邛忍住了英婷爱几处穴位,不然,英婷爱不堪折磨,咬舌自尽都有可能。

    而她现在痛醒过来,那犹如万针攒心的感觉直让她生不如死,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在痛苦地颤栗。

    不过,她看向西门町的双眸中,却是异采慑人,糅集着某种澎湃而又压抑的感情。

    或许,她感觉这次的寒毒发作不同以往,自己将毙命于此,但在生命最后一刻能看到自己的町哥也了无遗憾了……起码,比自己的母亲幸福,一辈子饱尝相思之苦不,关键是没能见到“情郎”西门啸天最后一面。

    而当她被西门大官人抱入怀中,一种无可名状的幸福感觉瞬时充盈心田,让一切的痛苦都显得微不足道。

    若此时有人采访她:“英姐,你幸福吗?”她肯定不带一丝犹豫地回答:“幸福,我太幸福了,即便现在死去,也已经值得……”

    来也是巧合,西门町虽然有神功护体,不畏寒冷,但今儿仅着单薄的白衫,倒不是图省事,更不是为了装13,仅仅是为了配合婉妹纸的着装罢了。秦婉仗着内功还行,着装一贯清凉,深谙“露”“透”的jīng髓,才不管冬天还是夏天。

    如此,英婷爱紧贴在西门大官人怀里,不但能清晰地听到他的心跳,更几乎是零距离感受到他的体温,那一阵阵富含地火灵珠的浓烈的阳刚之气,直让她闻之yù醉……这一切都大大减轻和缓解了寒毒发作带给她的痛楚。

    西门町听英婷爱过体内寒毒发作的原因,知道运功为她驱毒行不通,只能是将她越发搂紧,希望自己的体温能稍减她身体的冰寒。

    而他后背的伤口血流不止,已让他产生晕眩的感觉,也是不容耽搁,因此,抱起英婷爱后,都忘了替她解穴,也是不放心秦婉究竟如何,直接便腾身而起,想原路返回,耳中却清楚地听到前方传来有人训练时高喊的口号声,心里不由得一动,瞬时改变了主意,半空中一个折身,又往御军卫所而去。

    ********

    权势权势,有了权,便会得势。

    朝中有权者,甭管是门生故吏遍布天下的内阁大学士,还是各部的尚书,东、西厂、锦衣卫的统领,甚至宫里的嫔妃、各房太监的提督,哪个人周围没有一批人给他们抬轿子?穿了,这就是势。没有这个势,即便你是内阁首辅又算的了什么……指不定哪天就会被从四面八方飞过来的鞋砸爬下。

    权能生势,势助权牢。

    两者看似相辅相成,但却不尽然。

    因为,“势”的大跟官职大无关,而要看他发挥出的能量大决定……甭管是正能量还是负能量,能保势不倒,便是好能量。

    王承恩便是最好的例证。

    他只是一个太监,不能参政议政,手上可没有啥权柄,但满朝文武没人敢看他,绝对是跺跺脚就可以让京师颤一颤的主,凭着就是他的势。

    而西门大官人则是另一个很好的例证。

    虽然他是什么驸马都尉,太子太薄,听起来官阶不,但只是虚头而已,手头真正掌握着实权的官职,却是御军卫所指挥使。而在大明军中,御军卫所只是沧海一粟,卫所指挥使更是多如牛毛,朝中还真没几个人把他这个的卫指挥使当回事。

    不过,架不住这厮皇恩正隆,是朝中的超级大红人,又是以“大内密探007”的特务身份“屈身”就职卫指挥使,这才是大家伙忌惮他的地方……皇上那么宠信他,自己屁股后面又不干净,他随便打个报告也足够自己喝一壶的……如此,即便是国-防部长林木森也要对他拉拢逢迎。

    西门大官人很清楚,现在虽然是皇权至高无上的时代,老丈人一不二,无上龙威没人敢冒犯,但在这皇权之下,却有着无数个利益集团,他们有的借助于皇权狐假虎威,有的借助于天下舆论遏制皇权,有的则是集合成党,左右皇权。因此,既然选择混官场,光靠老丈人的恩宠还远远不够,必须自成体系,构建自己的势力范围。

    这个势力范围,可以没有内阁大学士那般的声势,也不必有和七部六院相抗衡的能量,但却绝不能让各方大佬轻视,并且,起码要在朝中有自己的话语权,最好是混成大明朝为数不多的大佬之一。

    如此,御军卫所便成为了西门大官人打造自己体系的平台,再以此为根基,为中心,不断发挥和扩散他的能量。

    如果,西门将军府是西门町的家,那么,御军卫所便是他的“势”……在这里,他便是王,绝不容许出现任何杂音,也绝不允许有任何人插足。

    西门大官人曾夸下海口,要将这支御军打造成大明军中最jīng锐的部队,最能征善战的部队,显然,文武百官不知道有多少人搬了个凳,坐等着看他的好戏呢。你丫一个做特务的,在背后揪人家辫你擅长,但丝毫没有领兵打仗的经验,就敢如此大言不惭,最能征善战?你以为打仗是比揪辫么?即便是老朱听闻,也是摇头苦笑,臭子,你不吹牛会死啊?!

    西门大官人当然不是信口开河,吹吹牛就算了,这厮身为穿越男,这自信还是有的……怎么我也比你们多了数百年的见识,谈军事理论起码甩你们十七八条街,或许,你我没有领兵打仗的经验,但没吃过猪肉,可是见多了猪跑,不第一、第二次世界大战,便是毛爷爷当年八年抗战,五年内战,也足够老子有资本鄙视你们。

    当然,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你理论再高深,实战经验再丰富,如果带着一帮猪友,一切都是空谈。

    所以,西门大官人特别注重御军“人”的建设。

    起“人”的建设,西门大官人亲自cāo刀制定了“德、智、体”三手抓的建军模式,即军队思想的教育、军事知识的灌输和军人体能的锤炼三位一体……三手都要抓,三手都要硬。

    所谓军队思想的教育,核心内容就两字——服从!四个字——绝对服从!

    而军事知识的灌输,当然不是教他们孙子兵法之类的,不好听,教给他们有毛用,西门大官人可不想将这帮兵哥哥一个个都塑造成诸葛亮。而是跟他们讲一些《百战奇略》之类的战争故事,以及各朝各代名将的笔记或者手稿。这里面,大多是讲行军打仗的基本知识,甚至是常识,比如一队人马,所耗辎重多少,急行十里,需耗时多少,士卒作战时,如何与本队联络,身为旗、总旗又该如何激励,如何团结士卒等等……这才是真正的,有用的战争教材。

    乍一听,这些东西枯燥无味,貌似跟热血沸腾的战争没啥关系,但连这些都不懂就派上战场,无疑是一群散兵游勇,注定会失败。

    当然,懂这些跟打胜仗还相去甚远。

    要知道,没有一场战争不是一场实力和勇气的比拼,正所谓两军相遇勇者胜,的便是这个道理。

    而在战场上,士卒们的心情每天……甚至每时每刻都在发生着变化,有时黯然,有时暴躁,有时贪生怕死,有时勇往直前。因此,士卒必须学会控制自己的情绪,调动出能打必胜的勇气,这才是左右战争胜利的关键。也因此,对激励士兵、鼓舞士气最简单却很有效的高喊口号训练形式,便成为了这帮兵哥哥们的必修课。

    诚然,跟军人体能的锤炼比起来,军队思想的教育和军事知识的灌输,对这帮地痞流氓组成的新兵蛋-子而言,简直是地狱和天堂的对比,那叫一个坑爹啊,绝对是高强度,大体能,魔鬼般的训练。

    西门大官人这一手的“硬”,是将他们累趴下为原则,绝对是严格无比。

    而偌大的狩猎场外区,也足够地方让西门大官人折腾他们。

    天刚蒙蒙亮,一众兵哥哥就会被人从暖烘烘的被窝里赶起来,啥也不做,就是着凛冽的寒风跑步,负重跑,沿着老虎山山脚跑……也不多跑,就跑一圈而已,大概一万米左右吧。跑不完,别想吃早餐,并且还得继续参加早餐后的训练……采用金鸡dú lì式,立在一根一米多高的木桩上,先站一个时辰再,然后便是各种队列、shè击、骑马、互博等cāo练,几乎没有一丁的空闲,直到中午吃饭。午饭后倒是能憩一下,但也就打个盹的时间,等着他们的又是万米长跑,各种摸爬滚打,没命地cāo练……反正,这cāo练的rì子绝对不是人过的,西门大官人大有将他们打造成超人的架势,谁他妈肉长得能受得了啊。于是,有人偷懒作弊,有人害怕逃跑,对这些人,西门大官人铁腕治军,绝不手软,在cāo场上当着所有人的面,杖刑伺候,不打得你屁股开花绝不罢休。

    不过,训练虽然严酷,但在吃穿方面,御军卫所在整个大明军中绝对是独一份。就每rì的伙食,首先米饭管够,配上四菜一汤,两荤两素,营养搭配,还有饭后水果,甚至,偶尔还会加餐,整个夜宵……就冲这伙食,大家伙还不咬咬牙忍下来?

    而经过这一个多月的训练下来,效果还是很显著的……原本无组织无纪律的新兵蛋-子,已经彻底麻木了,早上根本不用别人叫,自个就会背好行囊,雄赳赳气昂昂……长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