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42章 异香盈鼻

第42章 异香盈鼻

    ()    西门町之所以瞬间改变主意,放弃原路返回而去御军卫所,便是突然想到自己受伤在身,不能继续参加狩猎比试是肯定的,这绝对会招来朱慈烺等人的嘲讽。

    西门大官人可是很骄傲,很要面子的人,后心流出的每一滴血都饱含着他骄傲的因子,怎么能傻-逼逼主动跑过去给他们嘲笑自己的机会呢?

    再了,刚刚集中心神追踪邛忍,已深入到狩猎中心区,对他这个路痴而言,想原路返回还是很有一些难度的,既然能听到御军士兵训练喊口号的声音,显然循声回自己的大本营疗伤更显得明智一……话,御军卫所最不缺的就是治疗跌打损伤和一些止血药物。君不见,一天训练结束,御军卫所内最忙碌,最“繁华”的地方便是军医室?磕磕碰碰见到血,那绝对是常事,扭伤胳膊摔断腿,也很正常,反而是那些一天训练下来完好无损的,倒不正常了。

    “……”

    “御军——攻无不克!战无不胜!”

    “一,二,一,一,二,三——四!”

    “我是一个兵,来自必胜军!”

    “我们是御军,我们是御军,正义的灭害灵,正义的灭害灵……”

    ……

    那整齐划一高亢嘹亮的“洗脑”口号声越来越清晰,西门大官人数个呼吸之间,已是赶到御军军营,此时已近上午十钟光景,御军士兵在上百亩填了沙土的cāo场上的列队训练已接近尾声……正开始高唱御军军歌……曲调竟然……竟然是《义勇军进行曲》。

    很显然,西门大官人很不要脸地进行了剽窃。

    当然,这厮将歌名变成了《御军进行曲》,至于歌词,他更是大刀阔斧,作了大胆而勇敢地篡改……完全是面目全非。

    此时他抱着英婷爱刚走过一处斜坡,要向自己的中军帐走去,闻听之下,立马条件发shè般表情肃穆地止住了脚步,嘴里也喃喃地哼唱起来……雄起!我不想做战败的军人!把我们的jīng-血,化作我们坚强的意志!泱泱大国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我们御军必须发出强有力的吼声!雄起!雄起!雄起!我们勇往直前,对着敌人的阵地,冲啊,对着敌人的阵地,冲啊!冲啊!冲啊!啊!!

    这首《御军进行曲》得到了老朱同志的高度认可,更是受到林木森的极力追捧,目前已在大明军中全面推广。<ww。ienG。com>

    为此,西门将军不但从初授的镇国将军升授为定国将军,还荣获了军委和国-防部联合颁发的嘉奖令……是对提升军队士气和改变军人的jīng神面貌都有着特别而杰出的贡献。

    军歌刚一结束,因为嗓子好做领唱的秦仁当先发现了“首长”突然莅临,关键是……怀里还抱着一个女人,不由得长大了嘴巴,愣愣地看着西门大官人,引得众人齐齐偏头看了过来。

    西门大官人神sè严肃,很是风sāo地朝大家摆了摆手道:“兄弟们辛苦了!”

    “西门大人好!!西门大人辛苦了!!!”

    四五千人绝对是异口同声,问候声响彻云霄。

    而此时此刻,身为卫所指挥同知之一的杨泽凯也在其中,虽然他嘴里没有出声,但心里却是感慨颇多。这一个多月来,他算是彻底领教了什么叫牛人,牛人就是……无所不能,甭管处在什么岗位,是什么样的身份,都可以做到出类拔萃,让人不服都不行,自己跟这个牛人共事,还是老老实实当好配角为妙……现在可不同以往,朝中一个个大佬纷纷下马,文武百官人人自危,只有西门大官人反而越发地“耀武扬威”,杨嗣昌极度怀疑此次朝廷大地震的背后……都有他的影子。

    当然,现在御军卫所根本没有杨泽凯兴风作浪的空间和机会,由不得他不夹着尾巴做人,好好配合和执行指挥使大人下达的各项指令。因为,现在的御军卫所几乎铁板一块,从上到下都牢牢地紧紧地团结在西门将军周围,即便是最初的“盟友”吴建升,也已经一丝一毫都靠不住了……话西门将军乔迁之rì,吴建升陪着他老子吴襄刻意避开杨泽凯去登门祝贺,谁知道他们背后有啥勾当呢。

    ********

    西门大官人今儿失血不少,足有一海碗,等于树风带着军医帮他处理好伤口退出中军帐后,这厮站起身准备去里间休息室看英婷爱……也是探望心切,起身有猛,竟是眼前一黑,脚下一软,一下子摔倒在地。

    好在他没有就此晕去,头磕在冰冷坚硬的地面,疼痛倒是将头晕目眩之感驱散了,但却是感到前所未有的力乏体虚,深吸了好几口气,方伸手撑住椅子,缓缓站起身。

    或许是脱离了西门大官人温暖的怀抱,心理巨大的落差竟是让英婷爱一刻也没能抗住寒毒发作中的痛苦折磨……已经再次晕厥过去。

    西门町看她处于昏迷中,蜷曲的身子仍是发出一阵阵的抽搐,两颗玉质般的贝齿紧咬着下唇,咬破-处流出的血竟是黒紫sè,并且,像是结冻一般凝在齿唇间。

    这厮心中大是不忍,大是心疼,却是无能为力,只有再次将她拥入怀中……片刻后,也终于想起什么,抱在她后心处的手轻轻抚过,解开了她被邛忍住的几处穴位。

    此时英婷爱的身子绝对比寒冰还冰,换做寻常人这般贴身抱着肯定抵受不住,即便她师傅鹫颉也坚持不了多久,但西门大官人体内的地火灵珠专克海洋之心,搂抱着她却是没感到丝毫不适,相反,竟是从鼻中传来丝丝缕缕的从未闻过的让他如登仙域也昏昏yù睡的异香。

    这异香,正是由海洋之心催生而出的英婷爱的体香,绝对是只此一家,别无分号,也绝对是寻常之人嗅闻不到,只有拥有天然……还必须是纯天然相生相克的气息的异xìng才能闻到。这样的两个人,也天然适合交-配,而这样的交-配,也才能真正达到水rǔ-交融yīn阳互补的境界,这显然比医仙的房-中术又爽了一个档次。

    当然,西门町和英婷爱这俩家伙不知道罢了。

    迷迷糊糊中,西门町感到怀里的娇躯轻轻扭动了一下,顿时清醒过来。

    睁眼看去,正迎上英婷爱深邃沉重的双眸……那里面有一种爱到深处,经过rì夜积累才能够自然而然不知不觉便流露出来的感情……更有一种充满孤寂的落寞,这是一种真正的寂寞,就是你清清楚楚地知道,你永永远远无法和你深深爱着的人在一起!!

    而此时,英婷爱满脸的青紫已是褪去,脸sè极度苍白,也写满了极度的悲伤。

    这一瞬间,是英婷爱内心深处真实情绪的表露。

    而发现西门町清醒过来,英婷爱像是受惊的兔,长长的睫毛一颤,连忙闭上了眼睛。

    西门町也不知这么坐在床头抱着她有多久了,反正感觉双臂有些发麻发酸,但也是恢复了不少气力。

    “嗯……”不过,他却是不敢稍动,沉吟了片刻轻语道:“……爱……你好些了么?”

    英婷爱娇躯一阵轻轻的颤抖,没有话。

    但西门大官人却是清楚地听到她心如鹿撞,更感觉异香盈鼻,一时有晕头转向,呆呆地看着英婷爱一张俏脸,也忘了话。

    英婷爱的的美丽是令人心碎的美丽。

    或许,她气质比不上轻舞霓裳或是独孤羽的出尘脱俗,清丽不如叶筱轩或是朱微娖的夺人心魄,明艳也不及朱微如或是秦婉的妖娆迷人,当然,更加没有陈圆圆的丰媚和龙馨儿的大咪-咪,但她有种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俏丽纯净,不含半丝杂质。

    而她现在这般我见犹怜的神态,更显得楚楚动人,惹人怜爱近乎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