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43章 寒毒再次来袭

第43章 寒毒再次来袭

    ()    此时艳阳高照已近中午时分,室内且有旺燃的炭火,周遭并不如何寒冷,但英婷爱俏脸煞白娇躯冰寒自然是体内的寒毒发作难止所致。

    西门町很清楚这一,愣愣地看着她,心脏不知因何觉得一痛,不自禁地捉住她那双jīng致到完美的纤纤柔荑放在嘴边呵了几口暖气。

    英婷爱只感到一股暖流从手心直流入心头,随即,眼眶涌起一团湿润,睫毛颤了颤,一滴眼泪夺眶而出,紧跟着又一滴眼泪夺眶而出……止不住的泪滴顺颊滚滚而下。

    这时候,西门町脑子里丝毫也没想起灭门之仇不共戴天啥的,只是感觉抱着的这个妮子需要自己来呵护,哪怕是……一辈子就这么抱着她。

    他呵了几口气,感觉英婷爱的手还是一片冰冷,便将它们攥在手心,却忽地发现英婷爱默默中泪如泉涌,不由得一震,晕,这丫头的泪腺现在变的这么发达?整得我的鼻头也有酸酸的。

    “爱,你哭了?”这厮没话找话,了句废话,但声音却是柔和的紧,像是怕惊吓到她。

    英婷爱流得当然是幸福的泪水,却是被西门大官人这句话给“堵住”了泪腺。

    她娇躯微微一颤,苍白的脸上浮起一丝晕红,抽回了稍稍变暖的手,抚在自己脸颊的两侧……既是擦泪,也是掩饰自己的羞意,更是不浪费手上带着的町哥的体温。

    她无意识中作出的这个动作简直诱人之极,有一种梨花带雨中含蓄的诱惑,西门町在异香盈鼻下,看的心头不由得一荡,竟是低下头去,在她沾着泪滴的眼睫处轻轻落下一吻。

    英婷爱这个冷冰冰的女人哪里经受过男子如此的亲昵,一颗心狂跳的像是要爆炸开来,苍白的脸唰的一下,晕得更红了。

    苦涩沾唇,西门町却是清醒过来。

    他心里很清楚,英婷爱应该是苦苦地恋上了自己,而自己,貌似对她也眷念的紧,但因为发生了cāo蛋的狗血肥皂剧的爱情桥段,才让俩人不得不劳燕分飞。

    此类肥皂剧虽然老套之极,但架不住老百姓喜闻乐见,因此,前世里西门大官人也时常陪着老婆大人看得津津有味,甚至还贡献过几滴同情的泪水。

    不过,西门大官人作为乐观主义者,最讨厌悲剧结局……更何况,自己还是这爱情桥段里悲催苦逼的主人公呢?

    这厮仅纠结了不到一分钟,便替英婷爱找到了一个自认为可以解开她心结的理由……狼心狗肺总好过撕心裂肺,再者,我杀你爹也没啥不对,完全没必要搞成你现在这般的孤单,寂寞,冷,这也太让町哥我心疼了。

    西门大官人心里不再纠结,便只剩下满腔的怜爱,他将英婷爱抱紧了一些,开始做她的思想工作……也就是让爱妹子因为爱情,而接受可能召来的狼心狗肺的骂名。

    这厮一边用手轻轻撩起英婷爱额头的几根秀发,一边深情款款道:“爱,你知道我为何到了京城?”

    “……”

    英婷爱享受着町哥的拥抱,细密的睫毛颤了颤,仍是紧覆眼睑,没有话。

    她本就是冷言少语之人,而这个时候,她心里的幸福甜蜜已经腻到了嗓子眼,对初涉爱河的她来,最好是开口的不要。

    西门町也没准备让她回答,伸出中指,在英婷爱那两道纹丝不乱的翠羽一般jīng致的眉毛上轻抚着……据,非处的眉毛是散乱状。甜言蜜语信口便款款道来,并且,声音低沉,透着深深的凄苦:“当rì你狠心离去,直叫我心痛多rì,唯有夜夜买醉,方解对你的相思之苦。每每清醒之时,更是痛恨自己,当时为何不及时追你而去?那些rì子,我彷如行尸走肉,满脑子都是你一身紫幕的身影,有好几次,看到前方有身着紫衣女子便以为是你,满怀激动和兴奋追将过去,却是一次次的失望。或许,在我的生命中,你比吃饭更重要,因为,没有你,我一直吃不下饭。于是,我来到了京城,希望能找到你,但……但……我以为此生再也见不到你了……”这厮到这儿,仿似被自己感动了,竟是哽咽难言,只是愈发紧紧地搂抱着英婷爱。

    英婷爱哪里禁得住西门大官人这般忽悠,早已被这厮“糖衣炮弹”的大招轰得溃不成军,感动的眼泪哗哗地。

    女人,真的需要哄。

    而英婷爱,真的很好哄。

    也许,英婷爱的爱有白痴,甚至让人很难理解……但人家就是这么干脆,很干净,很单一,认准了一汪清泉,四周就肯定是一片沙漠,别无选择,只有守着这汪清泉才不致在荒漠中渴死。如果这汪清泉没了,她就会觉得自己失去了方向,最终将会干渴而死。

    当然,这跟她的xìng格不无关系。

    由于老妈的言传身教,这丫头本就比别人yīn冷偏激的xìng格更是偏执,也正是她的这种偏执,反而更容易使她从一个极端滑向另一个极端。现在,她就滑向了另一个极端,她完全相信了西门大官人的“深情表白”,坚定地认为……自己和町哥的爱情是这世上最凄美的爱情,而町哥,就是她心目中最好的男人。

    此时此刻,如果西门町把她买了,她肯定还帮西门町数钱……有些东西就是命中注定。

    英婷爱感觉被西门町搂抱的有些喘不过气来,伸出一手抵在他胸前微微撑拒,身子微仰,双眸还是闭着,声音极低道:“我……我也是这般……这般思念于你……”

    “那么……以后别再离开我了好么?”西门大官人自然是打蛇随棍上,进一步“蛊惑”道。

    “……”

    英婷爱抬起满布泪痕的俏脸,终于张开了双眸,眼中掠过一丝讶异,却是没有话。

    西门町知道她还有心结,现在气氛很好,必须趁热打铁,帮她解开。

    “爱,我问你一个问题……”这厮着,为了分散英婷爱的注意力,进一步打出柔情牌,抬手举袖轻拭去她脸上的泪水,貌似漫不经心道:“我是明朝子民,而你是清国之人,若两军对垒,我和你父在阵前相遇,你会站在……清国一边么?”

    让西门大官人没想到的是,英婷爱明汪汪的眼眸看着他,不带丝毫犹豫地便缓缓道:“我站在你这一边。”声音虽然轻柔,却是透着一股超乎寻常的坚定。

    “呃……”爱的果断倒是弄得这厮一愣,情不自禁张开便道:“若是我杀了你父,你会为他报仇么?”或许感觉这么问有太过直接,忍不住老脸一红,干咳两声又接着道:“当然,你报仇也是应该的,到时……”到这儿,西门大官人叹了口气,轻轻摇了摇头,一副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表情道:“冤冤相报何时了,到时,我引颈就戮,绝不还手,就让这段仇怨到我这儿终止吧。”

    英婷爱双眸中闪出柔柔的波光,幽幽道:“我在你心目中便是……便是这般无情无义,心狠手辣的女子么?”着,垂下颔首,轻轻一叹道:“真到那时,当是我红尘已尽,唯有苦雨孤灯。”

    很显然,英婷爱老妈平rì没少教她读书习字,出来的话,很是有学问。

    不过,这显然不是西门大官人要的答案,感觉自己“表演”半天都白忙乎了,顿时有些急眼道:“你能狠下心去苦雨孤灯,还你不是无情无义?你让我怎么办?又让我过着行尸走肉,夜夜买醉的生活么?我们都这般的年轻,什么红尘已尽?我不管,反正我不让你走,除非你先把我杀了,免得我相思成灾,肝肠寸断,给活活折磨死……”

    这次,这厮虽是耍起了无赖,但也算是情真意切。

    英婷爱听着听着,只觉得自己的心像是被什么魔兽在撕咬一般,一阵阵裂痛,突然一个激灵,身体一搐,已然平息的寒毒再次来袭。